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夜半浮尸来敲门 > 详细内容

夜半浮尸来敲门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凄寒的冬夜刚刚过去,黎明的第一缕曙光还未洒向红卫镇冰冷坚实的地面。几声警笛的嘶鸣却已打破了这个偏僻小镇的沉寂。

早上七点,镇子南边的小河旁,已经围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若在平时,人们肯定不会起这么早的,大冷天的在这小河边挨冻。今天之所以这么隆重,是因为小镇南边这条小河里发现了一具死尸。

很多人心中都存有疑惑,这条小河里的水只有膝盖深,它怎么可能淹死人。如果这人不是被淹死的,那么他的死因就不排除他杀的可能了……往小了说这叫意外,往大了说这叫谋杀呀!围观的人群窃窃私语,相互讨论着。在这个偏僻小镇,如果发生一件谋杀案,绝对是件大事,足够人们在茶余饭后谈论许久。

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察,蹲在从河里捞出来的男尸旁边,仔细的检查尸体身上可能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因为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他也不能断定这起案子是意外还是他杀。

尸体是位成年男性,三十岁左右,染有黄色短发,身穿皮衣,牛仔裤,身上无证明身份的证件。据红卫镇镇长反映,此人不是本地人,没人认识他。尸体后脑有被钝物磕碰的伤口,在低温的水中,血液早已凝固。尸体身上的水迹,在寒冷的空气中很快结成了冰渣。

尸体的脸惨白惨白的,嘴唇乌青,眼神空洞,看起来很吓人,围观人群中没有多少人敢直视死尸的脸。倒是警察对此见怪不怪了,中年警察让助手把尸体用白布盖上了,一会儿要拉到局里进行尸检。

“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中年警察用犀利的眼神盯视着李富贵,询问他这个报案人相关情况。

“早上我起来晨练,跑到小河边时,瞥见河里似乎躺着一个人,河面已经结了一层薄冰,加上那时光线很暗,我也不敢确定冰面下面是不是个真人。”李富贵战战兢兢的回答着,不知是天冷还是害怕,他的身子不停的颤抖。

“不是真人?你什么意思?”中年警察疑惑的问。

“以前有人往河里扔过废弃的服装店里的展示模特,我还以为河里的东西是个假人呢!可是等我溜达一圈回来,再到河边看时,天光已经大亮了,我越看越觉得河里像个真人。

于是我找了根木棍,打破冰面,把里面的东西往水面上挑了挑,这一看,我娘了,真的是个死人啊!所以我就赶紧报警了。”李富贵说完,心有余悸的瞄了一眼地上已经盖上白布的尸体。

尸体的脸已经盖上了,只有一条手臂露在外面,李富贵看到尸体那只苍白肿胀的手,手指似乎动了一下。他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揉了揉眼睛,可能是紧张过度,眼花了,他移开视线,不再去看尸体。

“队长,这个人有线索提供给我们。”一个年轻警察从人群中扯出一个人来,一个光头胖子,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羊膻味。他是镇子上老五羊汤馆的老板,名字叫王五,人称老五。

老五小心翼翼的凑到中年警察跟前说道:“领导,这个人好像昨晚在我们羊汤馆吃过饭。”

“哦,你说的详细些!”中年警察连忙说。

“这个人像是个外地人,之前没见过,他昨晚要了一大桌子菜,还有好多酒,我以为他在等朋友,谁知道至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吃喝,喝的醉醺醺的,临走时还甩给我一叠大票子,阔绰的很,所以我就印象比较深刻。他当时手里拎着一个黑皮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是不是钱。谁知道他竟然死在河里。”

“嗯!你的线索很重要,快,去河里找找,看有没有黑皮包。”中年警察连忙吩咐手下的警察下水去搜寻,结果一帮人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到所谓的皮包。

中年警察沉思了一会儿,打量了老五一番,然后说:“行,今天先到这里吧!有情况我们的人会再找你们。”警察们将尸体抬上车,跟李富贵和老五又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

李富贵回到家,脑袋昏昏沉沉的,一闭上眼睛,男尸那张浮肿苍白的脸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那张恐怖的脸一直在冲他笑,笑的诡谲而阴险,令他浑身发抖。

他跳上床,用棉被裹住了身子,片刻之后棉被里逐渐上升的温度驱走了他内心的阴寒,他的情绪也变得稳定多了。

李富贵是个鳏夫,老婆死的早,也没能给他生下一儿半女。再加上他这个人好吃懒做,穷的叮当响,年过四十也没能娶上媳妇来续香火。在镇上,没有几个人瞧得上他,也就老五,跟他是发小,关系也不错,隔三差五还能去老五的饭馆混两顿饭吃。

他看着自己四处漏风破窑似的家,心底也泛起一丝凄凉。眼看已经半截入土了,自己还一事无成,如今又碰上了死尸这件案子,不知有多晦气。

李富贵裹在被子里胡思乱想,一天都没出门,不知不觉到了傍晚,腹中饥肠辘辘,打断了他继续思考人生。

“看来要弄些吃的了!”他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想法,不过翻翻口袋,半毛钱也没有。正当他发愁之际,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富贵,在家么?”是老五的声音。

李富贵心里很纳闷,这个时候老五来找自己干嘛!他连忙去打开了门,一股浓浓的羊肉汤味儿扑面而来。

老五笑嘻嘻的提着几个塑料袋子,里面装着热腾腾的羊肉汤和几个小菜。“还没吃饭吧!哥哥陪你喝几杯!”

“啊!没,没吃呢!快进屋坐。”李富贵有些受宠若惊,但更多的是疑惑,觉得此番老五造访,恐怕另有所图,是不是因为河里死尸这件事呢?

李富贵连忙将老五让进屋里,找了碗碟盛了菜,老五还带了酒,李富贵也不客气,两个人推杯换盏就喝了起来。酒过三巡,两人的脸皮都有些微微泛红,老五也打开了话匣子,“兄弟,今天早上你发现的那个死尸,你难道真的没印象么?”

“你什么意思?”李富贵一愣,狐疑的盯着老五的脸,老五的表情很奇怪,似笑非笑。

“昨晚你不也在我的羊汤馆里喝酒么?而且那个人付完帐走后,你还专门凑到我跟前跟我说,你看见他拉开皮包拉链时,包里塞满了钱。怎么今天你跟警察说什么你从来没见过他,还说早上你是晨练时发现了他。

哥们儿,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么?你哪里有晨练的习惯啊!你可不要脑袋一热,做下什么糊涂事啊!”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杀了那个人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李富贵一听老五的话,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着,似乎很生气,也很激动。

“不是你做的最好!我不想看到你后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老五长叹一口气,盯着李富贵发白的脸看了又看,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

“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孰轻孰重我还不清楚么?杀人是要偿命的,我怎么会干这种糊涂事呢!”李富贵一脸不悦,被自己兄弟怀疑成杀人犯,他内心有多愤懑可想而知。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都没再说话,酒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我走了,喝多了,头有点晕!”老五起身,扒开门走了出去。

“哼!怀疑我杀人,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就开个破羊汤馆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李富贵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起身把门关严实了,老五出去时也不关门,寒风裹着尘土正往屋里灌。

“走了正好,剩下的酒食都是我的!”李富贵端起杯酒一饮而尽,脑袋也变得晕晕乎乎的。

咚咚……

咚咚……

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节奏缓慢,听起来怪怪的。

“谁呀!老五么?”李富贵以为老五又回来了,起身走到门口拉开了门栓,一股寒风立刻灌了进来,袭满全身,冰冷刺骨,冻的他浑身直打哆嗦。

他往门外一看,漆黑如墨的夜色下,一个人影也没有。“混蛋!什么人耍我!”李富贵以为有人在恶作剧,愤怒的一把甩上了门。刚要回到桌子前坐下,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咚咚……

还是像之前一样,节奏缓慢,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王八蛋,敲什么敲!”李富贵冲到门口猛地拉开门,门口依然空空如也,一个人影也没有。

“王八蛋,让我逮到你,有你好看!”李富贵郁闷至极,他怒气冲冲的关上门,插上了门栓。正当他要转身回到桌子前的时候,突然觉得屋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好像置身于冰窖之中,而且他还听见身后传来滴滴答答的水滴声。一股寒气直吹他的后脖颈,浑身的汗毛瞬间炸了起来。他感觉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自己。

李富贵缓慢的转过身,突然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这人浑身上下湿漉漉的还淌着水,苍白肿胀的脸五官扭曲,几乎辨别不出模样,那人留着黄色短发,身穿皮衣牛仔裤。李富贵心头一惊,这不是河里捞出来的那具男尸么?

“见鬼了,见鬼了!”李富贵转身遇逃,但是自己的肩膀瞬间被一股大力给扳住了,男尸随即用另一只手掐住了李富贵的脖子。

李富贵顿时觉得脖子火辣辣的疼痛,胸口闷的厉害喘不上气。他紧张的心脏就快从胸腔里跳了出来。而这具面目丑恶的男尸张开大嘴,一股腥臭气息就喷向李富贵的面门,随即他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把钱给我,把钱给我……”

“钱?什么钱?我没拿你的钱……”李富贵快要吓瘫了,努力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哈哈哈……死到临头,还敢骗我,去死吧!”男尸狂笑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把李富贵的脑袋吞了进去。

李富贵顿时觉得脑袋被冰冷湿滑的液体包裹,眼前一黑,再也没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富贵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冰冷的地面,而他的身旁散落着破碎的碗碟,脑袋上湿乎乎的,冰凉冰凉的,他伸手摸了一把脑袋,手上占满了快要凝固的羊汤。

他努力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只觉得浑身酸痛,桌子上杯盘狼藉,一定是自己昨晚喝多了,把羊汤倒在自己头上了,他这样想。

回想昨晚惊魂一幕,他想也许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吧!想到这里,他倒松了一口气。

他起身打了些水,洗了把脸,忽然发现镜中的自己脖子上有一道乌青的掐痕,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连忙脱去上衣,只见自己右肩膀上也有一处深深的抓痕。李富贵彻底吓傻了,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个死尸昨晚来找自己了。

李富贵无力的瘫坐在床头,他后悔自己因为贪欲而被蒙蔽了双眼,做下了糊涂事。如今被鬼缠上,他恐怕离死不远了,死人的东西不能拿,这个规矩他不是不知道,他也是穷疯了。

李富贵将目光移向床头的木柜,他掀开柜子,从中拿出了一个黑皮包,拉开拉链,里面塞了好几沓钱,足有五万多,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而如今这些钱却成了烫手的山芋,成了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刀。

“不行,这钱不能留着,反正我没杀人,我把钱交给警察,让他找警察去要吧!”李富贵打定主意,把皮包塞进怀里,出门打车直接奔城里的公安局。

“领导,我承认我有罪,我说谎了!”李富贵坐在中年警察对面,从怀里掏出皮包推到了中年警察面前。

“这是我早上发现死尸的时候,在河边捡到的,应该是死者的东西,这里面的钱,我一分也没动。我真的没杀人,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中年警察盯着李富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没杀人,有个情况需要给你说明一下,你交给我的皮包里的钱赃物,昨天我们收到邻县公安局发来的协查通报,有两个入室抢劫杀人案的嫌疑人潜逃到我们县,其中一人就是死在你们小镇的那具男尸。

另一个人也已落网,他已经交代清楚,死者独吞赃物潜逃,这个同伙恼羞成怒,在红卫镇找到了死者的踪迹,当晚死者从羊汤馆出来,他便跟踪在其身后,行至小河边突然捡起转头朝死者脑袋下拍了一下,并将其踹入河中。

当案犯要搜寻死者遗落在地上的皮包时,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人朝河边走来,于是仓皇逃走。”

“不过既然你主动上缴了赃物,我们也不追究了。”听中年警察说完了整个事件的经过,李富贵长舒了一口气。他起身朝中年警察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中年警察冲他的背影说了一句话,“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千万别走错了路!”

李富贵听罢,脑门瞬间生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大脑一片昏沉,不知自己怎么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李富贵并没有说出全部的实话,当晚他在羊汤馆看到黄发男子皮包里的钱时,他确实起了杀心,当他尾随那人走到小河附近,他那个同伙先下手杀了那人。而自己的出现正好惊走了那个逃犯。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捡了个现成,当时还一阵窃喜。却没成想,这意外之财险些成了要命的东西。

李富贵回到家,上缴了赃物,心里也踏实不少。晚上他随便弄了些东西,吃饱了就要上床睡觉,折腾了一天,他也确实累了,刚要脱衣服,门口突然传来了沉闷而又节奏缓慢的敲门声。

咚咚……

咚咚……

咚咚……

(完)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