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我的神秘姐姐 > 详细内容

我的神秘姐姐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李和安家境优渥,是家中独生子,父母对他宠爱有加,但是和安觉得 一个人还是有些太孤单了,他总幻想着自己能有个姊妹兄弟。

随着年龄增长,怪异的是李和安这些日子老是做着同样一个梦,梦里有个看不清脸和身形的女子总在叫唤他的名字,朝他招手,亲切又遥远。

每次醒来李和安都会被吓出一身冷汗。

而李和安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抵抗力下降。他没有把做奇怪的梦告诉父母,不想他们担心,现在是新世纪,不能搞什么封建愚昧。

本就体高型好,白白瘦瘦的李和安更是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没有血色。

父母也不知道李和安是怎么肥事,去外面看了几遍都没什么效果,好了一下又犯病,没有办法将他送回了乡下爷爷奶奶家休养身心,一段时间看看能否有好转。

爷爷奶奶家这环境很好,是个休养身体的好地方,李和安喜欢上这里的闲静,莫名的亲切感更是涌上心头。

他对这里有好多回忆。

到了这里后,李和安总有些熟悉的画面浮上心头,好像他很久以前就在这里的草垛边嬉戏玩耍,脑海里,有个小女孩的身影挥之不去,两个人一起奔跑打闹,小小的身影显得十分的可爱,又有点别样怪异。

李和安不知道那个出现的小女孩是谁,他的胸口一阵绞痛,想面对的画面又出不来,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三番四次出现。

李和安曾试探性的问爸妈,自己有没有兄弟姐妹,爸妈总是统一口径的,一脸云淡风轻的说没有。过分镇静的表情,让李和安的心里更加产生怀疑。

纵使有个兄弟姐妹,她们为何要瞒着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毕竟血浓于水,李和安的胸口又有那种来自血脉相连的隐隐作痛。

李和安开始从爷爷奶奶那边询问,终于了解到一点蛛丝马迹。

爷爷奶奶可能是不堪于撒谎的谴责,她们只是点头承认,并未继续说更多信息。

李和安追问几遍家里人就是不说,他气不打一处来跑了出去。

他能感觉胸口的疼痛是来自对姐妹的相连。

夜晚,天上的星星希零的在天上闪烁,路边人家微弱的光芒亮射在小路上,邻边的狗看到他不停叫唤,他嫌烦,走到了无人的一处河滩,望着河水发呆。

他心绪不宁,不断乱自揣测着。想的太多,胸口微微疼痛又袭来。

李和安手捧河水往脸上拍打,想让自己清醒点,他对家人的反应感到难受心烦,恍然间,从河水的倒影中,他看到一个纤细人影在他身后,望着他。

李和安转过身,面对的那张脸,那个在梦中经常出现的身影,终于看到了她的脸,和他十分相似的五官,可她清秀可人,但苍白无色。

“你,你是……”李和安惊讶又惊喜,双手颤抖的又结巴起来。

女子盯着和安,李和安感觉到了埋怨和无奈。

像梦里一样的声音,轻声细语,温柔如水的眼眸让渴望兄弟姐妹温暖的李和安沦陷。

“和安,我是姐姐……”

女子慢慢像李和安靠近。

李和安又惊又喜,他也不管此刻的姐姐到底从何而来,但是他能感觉到两人的血脉相连,放下防备,正准备认亲姐姐时,然而,姐姐此刻温柔的眼神一下暗淡下来,将手往前一摆,

还未来得及高兴,发觉姐姐要把自己往深河里推,他摇摇头,紧张的叫唤姐姐。

姐姐力道很大,一下子,李和安就往深水河滩里倒下去,水马上盖过了他的脸。

李和安虽然平时会游泳,但此刻竟然手脚慌乱,只得不停的扑动手脚向岸上的姐姐喊叫救他,姐姐就这么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李和安的心更痛了。

望着姐姐那对他冷漠不堪的样子,李和安绝望的闭上眼,只想让这河水淹没自己,去弥补这些年不和她一起的不足,知道她肯定有不少委屈。

李和安也不知道自己能醒来,没想到睁开眼看到的是着急的爷爷奶奶和风尘仆仆赶来的父母。

李和安艰难的吐了一口河水出来,感觉嗓子舒坦不少,用沙哑的声音质问父母亲,“我看到姐姐了……”

说罢,四人惊讶的睁大了眼。

李和安埋怨的盯着父母,“别瞒着我了,难道还要我在死一次吗?”

母亲将头别过一边,明显心虚,意识到儿子知道了什么,这才缓缓道来……

原本,李和安和姐姐相差一岁,因为农村重男轻女的概念,爷爷奶奶求神拜佛终于抱上孙子。

和安出生后赢得家里人的宠爱,姐姐就被冷落一旁,可她对和安很好。

但李和安从小心脏不好,不换新的心脏,李和安没有多长活下去的时间。

好不容易生的儿子,他们当然不想就这么看着他死去,他们一咬牙,将姐姐的心脏源配给和安,而且以以前的家境,负担一个无用的女儿是累赘,雪上加霜。

死去姐姐的骨灰就被她们洒在河滩里。

李和安听到后是悲喜交加,震怒不已,他想指责爸妈这禽兽般得行为,

可剧痛从心脏传来,他又痛的说不出话。他知道,这是姐姐的感应,他为姐姐心痛,是姐姐对他们的惩罚。

李和安接受不了,和父母隔应了一段时间,那些日,李和安每日都去河滩发呆,要么就独自一人坐在那对着河滩说话,天南地北,往事回忆,都有他说的,路过的人看他好像一个神经病,家里人也无可奈何,他希望能在像那晚一样看见姐姐,像她道歉,要是可以,他愿意自己替姐姐死去,让姐姐活着,太亏欠她了。

纸钱飞着飞着,李和安眼眶通红,白色飞飘进进河水里,河面泛起轻轻的涟漪,像雪花飘落般,轻轻沉沉的荡漾下来,倒映出一个秀丽的脸庞,她不在那么苍白可怕,她笑眼弯弯,眉目舒展地看着和安许久,垂荡的枝柳弯腰摆动,一阵清风袭来,笑颜的身影消失在清风里。

李和安手抚感应的胸口处,心脏砰砰跳,轻声叫了一声,“姐姐?”

像被风吹散了一般,吹散了所有。

那消失的身影再不复返。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