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作死见鬼记 > 详细内容

作死见鬼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王佳美,李钰提,谢雨儿,陆婷四个大一新生同住在一个宿舍,四人关系很好虽然有时候会因为有些生活习惯不一样产生些摩擦,但基本都还不错。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快一个学期过去了。

王佳美和李钰提是本地人,所以他们打算一考完试就回去,谢雨儿和陆婷两人回去的比较晚。

在王佳美和李钰提走了以后,谢雨儿和陆婷两人在寝室无聊的玩手机。

可能是太无聊了,谢雨儿突然神秘的跟陆婷说,“你知道我们学校这栋楼原来是坟地吗?”

陆婷玩手机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不知道,但是感觉很刺激唉,因为听说很多学校都是建在坟地上的……”

谢雨儿砸巴着接着说,“而且我听说我们这栋楼的顶楼是不让住人的,因为听说有个女生因为怀孕了吊死在顶楼一个房间里,以前经常有学生看到红色的人影在那飘来飘去,所以这栋楼以前几乎都不让住,后来学校招生多了,这栋楼才翻新了呢……”

陆婷有点惊讶,她的胆子比较大,平时就很喜欢灵异事件的她很好奇,怂恿谢雨儿上顶楼去看看。

谢雨儿本来不想去,但是禁不住无聊,在熄灯后,两人打着手电筒往顶楼走去……

通往顶楼楼梯前方有个铁门锁住了道路,谢雨儿和陆婷没法继续走上去,只是卡在楼梯上望着顶楼走廊的环境。

两个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照射,看了半天两人也看不到什么。

“我怎么感觉什么都没有啊,这锁住了我们上不去怎么办?”谢雨儿倒弄着锁住的门锁,虽然生锈了,没有钥匙她们也弄不开。

“算了那就别进去了,大晚上的都熄灯了我也怪害怕的。”

突然,锁就掉在地上,门,就这么被她们给推开了……

谢雨儿和陆婷互相对看一眼,尽管心里有点发麻,但好奇心使她们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风从走廊窗外瑟瑟吹来,地上的纸张乱飞,走廊纸屑垃圾乱堆,一看就是很久没人来过。

谢雨儿和陆婷两人扶持着在长长的走廊上走,破旧的寝室门打开着,里面老旧的上下铺床位,因为年久,所以都破破烂烂的,就这么看了几间,前方传来的吱呀声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两人此刻的心都悬紧了。

前面一个寝室的门莫名其妙的打开了,两人照着手电筒走到面前,原来是风吹的门不停的拍打,因为门比较破旧,所以吱吱响。

谢雨儿和陆婷松了口气。

“我觉得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下去吧……”

谢雨儿看了陆婷一眼,“我也觉得,无聊死了,还以为有什么刺激的呢,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两人抱怨了一声,原来传闻都是假的,便关上大门,垂头丧气的回了寝室。

两个人躺在床上,无聊的在玩玩手机,就闭眼了,正快睡着时,谢雨儿突然感觉有个人影在前面。

谢雨儿是下铺,陆婷在她上铺,她想叫陆婷,但是有点害怕的叫不出来。

谢雨儿偷偷的睁开眼,发现门口镜子旁,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背对着她正在梳头发。

那个女人长长的头发快到地上了,她每梳一次头发,就掉一些头发在地上,她就这么梳着梳着,直到头发全都掉在地上,然后她用力一扯,将自己的头皮都给扯了下来。

谢雨儿吓得赶紧闭上了眼,她的心紧张的砰砰跳,以为自己是花了眼想太多,她还惊魂未定,就感觉一只冰冷的手从她的脚上抓来,慢慢的爬到了她身上,一个重力压在她身上……对方的头发丝掉在她脸上,谢雨儿再也控制不住了,睁开眼大叫了起来。

“哈哈哈!吓到你了吧!”

台灯亮起,一阵嬉笑声,王佳美拨开披散的头发,对着谢雨儿大笑,“谢雨儿刚才吓得尿都要出来了!”

李钰提在旁边也捂着肚子在那笑,吓得半死的谢雨儿反应来是她们两个在整蛊自己,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两个今天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们明天的车,特意留下来整你的,能吓到你真的要把我们给笑死了,刚才我俩就躲在床底下准备蓄势待发……”

“你俩可真皮。”

谢雨儿对王佳美和李钰提翻了个白眼,平时这两人就古灵精怪,没想到今天这么闲的无聊。

三个人这番打闹陆婷都没有反应,她们往上铺看去,陆婷侧身对着她们,像是睡的很死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让他们很无奈。

他们三决定不打扰她了。

回床上睡觉,谢雨儿怎么也睡不着。

“刚才在镜子前梳头的是李钰提吧,把我给吓得说不出话了……”

“什么梳头啊,我们一直躲在床底盯着你们啊?”

王佳美和李钰提异口同声的说。

“你们俩到现在还不说实话……”

谢雨儿还想说什么,两个人熟睡的呼噜声传来,马上就睡得跟猪一样。

谢雨儿无奈的叹口气,马上进入了梦乡。

王佳美和李钰提在谢雨儿还没醒来时赶早班车走了,一觉到大中午,谢雨儿叫陆婷一起去吃饭,陆婷还是怎么叫都不醒。

谢雨儿爬到她上铺推她,陆婷没有反应的躺在床上,血迹铺满了床单。

她的眼睛睁大着,面色惊恐,谢雨儿探探她的气息,早已经没了。

这可把谢雨儿可吓坏了,她靠在角落里,咬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面突然狂风大作,暴雨来袭,原本晴朗万里的天空也阴云密布的黑了下巴,雨水吧嗒吧嗒的打在阳台打开的窗户上,寝室里莫名以前黑暗。

谢雨儿瑟瑟发抖的打开手机电筒照射着,她想打开门冲出去,但是门就像上锁般打不开。

身后阳台方有吱吱喳喳声传来,她拿着手机照着阳台方向,门被打开了,盯着半天,也没有什么东西出现。

在她想松口气时,一个红色的身影突然迎着电筒光芒和她面对着,那是个披头散发女人的脸,苍白的五官都没有,只有那瘆人的眼睛盯着她……

“听说你们两个在找我是吗?”

第二天,等别人进来时,发现有两具尸体挂在天花板上……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