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雷公的审判 > 详细内容

雷公的审判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下班回家,还没到村口,远远的就看见村口围着好多人。

我走进去一看,是我隔壁的陈阿婆,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嘴角还流着血。

巧菊就凶神恶煞似的站在旁边,用手指着陈阿婆,嘴里还骂骂咧咧。

不用问也知道,巧菊又打婆婆了。

围观的人敢怒不敢言,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早些时候,村委会还出面调解,可他们家是三天两头的生气,次数多了,村委会也没了耐心,后来就不管不问了。

巧菊可不是个东西了,公公死的早,巧菊结婚后的第三年,就把婆婆赶到了猪圈里住,给婆婆吃残羹剩饭,跟喂猪狗的待遇没什么区别。

我和陈阿婆同住一条街,相隔也就是几十米远,有时候我看不下去时,我就会为了陈阿婆和巧菊吵,每次她都嫌我多管闲事。

我一看陈阿婆被打的这么惨,就走过去扶起来陈阿婆,指着巧菊说到:“你目无尊长,你就不想想你以后也有老的一天,你就不怕招报应吗?”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你要是心疼她,把她接到你家去,你养着她,我举双手赞成,漂亮话谁不会说?”

“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婆婆你不养谁养?”

“知道就好,这是我们的家事,外人管不着,走走走,都走,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我告诉你,你这样做天理不容,早晚会招报应的。”

“报应,在哪儿呐,我好怕,你以为老娘是吓大的,我呸!”

我气得无话可说,只能暗暗的骂了一句泼妇,悻悻的离开了。

回到家我越想越气,指着天说到:“雷公啊雷公,你妄为天神,像这样的泼妇,没老没少,根本就不配做人,如果我有你那样的神通,早就一个闪电劈了她。”

说话间感觉从外面进来几个人,还抬了一顶小轿。

领头的人看见我先鞠了一躬:“请问你可是张云鹏先生?”

我看他们的打扮不像是现代人,我十分好奇:“我就是,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事,还是好事,去实现你的一个愿望,现在就跟我们走,请上轿。”

新鲜,接我还用轿,既然说是好事,我就随他们去一趟,我也没多想,就坐进了轿里。

感觉也就是短短一会功夫,轿子停下了:“到了,张先生请下轿。”

我发现竟来到了一个大殿前。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雷王殿,天下的雷公,雷神都归他管。”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你进去就知道了,请进吧。”

我走进了大殿,两边站着很多人,有一个威严的人正厅高坐,我猜想此人就是雷王。

“小民拜见雷王大人,不知雷王让我来有何事?”

“据管辖你们的雷公反应,你好像对他意见很大?”

“没有,没有,小民又没见过雷公,怎么会对他有意见呢。”

“就在半个时辰前你还指着天骂他,可有此事?”

“这……是有此事。”

“大胆,你一个凡人,竟敢辱骂天神,这是大不敬,难道你就不怕遭雷劈吗?”

“回禀大人,我也是一时气愤,并非有意冒犯,我的邻居三年多来对婆婆是非打即骂,还让婆婆住猪圈,这样的恶媳妇早该遭雷劈了,可是雷公视而不见,我觉得不公平。”

“你说的事我早已知晓,雷公说的情况和你说的有很大的出入,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这件事就交给你,有你负责调查,再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事实如此,还不悔改,到时候再用雷劈她不迟,你意下如何?”

“小民愿意,小民定会秉公办理,给雷王一个满意的交代。”

“去吧。”

我又被抬了回来。

回来后的第一件事我先找到这个恶婆娘:“以后对你婆婆好点,再敢打她,你会遭雷劈的。”

“我遭雷劈,要是苍天有眼,挨雷劈的不是我,要劈也该劈那个老不死的。”

“你说话如此恶毒,还敢狡辩。”

“我恶毒是在嘴上,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总比有些人暗地里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要好,表面上看着是个人,其实是猪狗不如。”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指的是谁?”

“还能是谁,我婆婆,一个好像是受了天大委屈的人。”

“你都把她关进猪圈里了,经常打骂她,她还不可怜吗?”

“她亲生儿子都不反对,我就是把她从这个家撵出去,她儿子也不会反对,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跟我来,我告诉你为什么。”

我跟着她进了屋,在屋里的桌子上,摆放着两个排位,我不解的问:“这两个牌位是谁的?”

“是我两个女儿的,都死了。”

“大家伙都知道,听你婆婆说是你们夜里睡觉翻身不注意,把被子盖在了孩子的脸上给憋死了。”

“她放屁,是被她给害死的,第一个女儿交给她,让她看孩子,我出去干活回来,发现孩子已经没气了。

她说是孩子自己翻身,脸朝下,压住了鼻子,把自己给憋死了。也怨我,当时她说什么我都信,没有往坏的方面想,她毕竟是孩子的奶奶。

到了我第二个女儿,同样的事情有发生了,我和丈夫出去干活,走到半路,我突然难受的要命,我们又折了回来。

她没想到我们会突然回来,我们一进屋就发现我女儿的身上压着三十多斤粮食,那么小的孩子,我们赶快把粮食拿了下来,可是孩子已经被压死了,和第一个孩子死状一样,我和丈夫才知道第一个孩子也是这样被她害死的。”

“她也太恶毒了,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不喜欢丫头,说丫头是赔钱的货,她只要孙子。

从那时起,我就恨她,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子,我打她都不解恨,我没有把事情做绝,至少我还把她留在了家里,留给她了一条活路。

在你们眼里,我成了万恶不赦,该遭天打雷劈的罪人,我的冤屈谁知道?

你说我该遭雷劈,如果老天有眼,我想遭雷劈的不应该是我。

你跟我过来,我让你听听她怎么说。”

我跟着她来到了猪圈,陈阿婆很爽快的承认了事实,并放话说如果第三胎还是丫头,还会弄死她。

“你听见了吗,在这个家里,有婆婆在,我都不敢怀第三胎了。”

看来我一直错怪巧菊,错怪雷公了。

回去后,我向雷王如实做了汇报,并向雷公赔了不是,并向雷王建议,这个陈阿婆实在是太恶毒了,留不得。

第二天中午,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雨过天晴之后,大家发现这个陈阿婆被雷劈死在了猪圈里。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