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女生宿舍304 > 详细内容

女生宿舍304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今天是大学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林培培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顺着安排表找到了自己的宿舍304。

一打开门,已经有两个女孩子在里面了,一个是短头发长相很英气的女生,另一个是脸圆圆的模样很可爱的女生。

林培培自认为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不过一进门就被房间内的两位新同学来回上下打量,似乎在评估自己这个人是否值得她们去相处。这种感觉让林培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不过还是扬起笑脸打了一个招呼,毕竟是要相处那么久。

“你们好呀,我叫林培培,接下来就请多多关照咯。”

短头的女生只是看了一眼,便去整理床铺了。

林培培尴尬的摸了摸头,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脸圆圆的女孩子倒是很热情,帮她将行李提过门槛,还开玩笑似的说:“都怪你长得太漂亮了,所以春静才不理你。毕竟她的前男友就是被你这种火辣美女抢走的。”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林培培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话题有点不好接啊。

不过短发女生倒是很自来熟,已经开始介绍自己,还顺手帮我整理床铺。

“我叫许安,你叫我安安就好了。她是陈春静,你可以叫她静静。你应该就是林培培吧,还有一位室友,不知道是谁呢?”

“你们好。”柔柔的问好声在门口响起,是一个穿着小碎花群,扎着麻花辫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孩子。衣服已经洗得泛白,却是打理干干净净,女孩子似乎很爱惜这条裙子。

许安和陈春静只是瞟了一眼,一个低头干自己的事情,一个专注和我扯着八卦。

我瞟了一眼我隔壁床贴着的姓名条。

汪橙光。

我朝门口已经脸红的快要低到地上的女孩子打了一声招呼:“橙光是吧,这张是你的床,以后我们要做邻居了,请多多关照。”

橙光扶了扶眼镜,冲我灿烂一笑,脸上的酒窝窝成了旋,可爱极了。

“你好。”

还真是人如其名,笑起来真的是灿烂如阳光。林培培回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空气似乎有点沉默,本来话痨似的许安,突然就一句话都不讲,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玩手机。

不过林培培也不在意,人与人之间的磨合本就需要时间,不急于一时。

开学不过一个月,林培培就发现自己经常丢东西,洗发露,沐浴液莫名其妙少了一大瓶,衣服之类就不说了,最近连老爸送自己的生日礼物——一条金项链竟也莫名消失了。

万来块的东西,说没就没了。因为四个人是同一教室,所以一般出门都会锁门,门窗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这完全可以排除是外人所为。

项链放在行李箱的内袋里,她只有在拿衣服的打开过。只有许安经常会在她开行李箱的时候经常蹭到她身边。

“我项链丢了。”

准备洗漱上床睡觉的三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林培培打量着三人的表情。

汪橙光一脸迷茫,陈春静面无表情,只有许安一脸诧异。

“这是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有小一万了,再找不到的话我就得报警了,唉。”

一听林培培说要报警,许安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不过还是镇静的开口:“培培,你在好好找找,是不是塞在哪个口袋忘记了。那么贵的东西哪会说丢就丢啊。”

林培培看着许安了然一笑,“对呐,说不定,明天它就出现在我床头了。”

不过第二天令林培培震惊的是汪橙光竟然拿着那条项链向她道歉。

她低着头,双手颤抖握着那条项链,嘴里一直念着对不起。

许安和陈春静一脸看戏一般靠在床边,说着风凉话:“瞧瞧,一脸穷酸模样,果然手脚也不干净。”

汪橙光抓的关节泛白,嘴里却还是一直念叨着对不起。

图书馆里,夕阳的余光透过窗铺下一层橙色的红晕,汪橙光还坐在桌子上认真学习,她总是最努力的,林培培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一张小纸条。

汪橙光楞了一下,看了她一眼,轻轻将纸条打开。

“小可爱,有兴趣和我去吃甜品吗?”

浓郁的抹茶甜甜的奶香在嘴里,这个滋味真是享受。

“培培,对不起。”

“橙光,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她们两个欺负你了。”

橙光没有开口,只是下意识的扯了下袖口,林培培没有忽略那抹红痕。

既然她不愿开口,总有原因。何必要撕开别人的伤口。

不过从那日起,林培培似乎就像是牛皮糖一样黏在汪橙光的身边,不管是上课下课午休吃饭回宿舍总能看到她们两个的身影。

一个宿舍好像有了一道无形的分割线,不再来往。不过奇怪的是,橙光每次看到陈春静总是会下意识低头,不敢看她。

林培培观察了几天,也没见什么事情,便放下心来。

“橙光,我家里出了点事,我要回去两天,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橙光笑得一脸灿烂,脸上两个圆圆的酒窝可爱极了。

“培培,我都多大了,没事的。记得早去早回。”

“那好的,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回来给你带抹茶蛋糕。”林培培朝着橙光挥手再见,却总感觉放心不下,毕竟她们欺负橙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回头看着还站在校门口的橙光,总觉得心下难安。

“橙光,有事电话联系,不要怕麻烦。”

橙光发现自己嗯不出口,哽咽的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挥舞着手,说着再见。

有朋友真好。

两天后,林培培虽然紧赶慢赶,下了动车已经7点了,不过想着答应给橙光买抹茶蛋糕,还是绕了一圈去了经常去的甜品店,运气不错买到了最后一个。

等回到学校已经差不多快10点了,推开寝室的门,喊了一声橙光,却没有人应。

许安和陈春静站在橙光床旁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她好像感冒了,有点头疼,刚吃完药睡着了。”

咦,这两个家伙转性了吗?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人了。看了一眼橙光的床铺,好像睡得很死,大夏天竟然蒙头盖被子,也不嫌热。

林培培想着过去看一下,摸摸橙光的额头看下烧退了没。还没来得急靠近,就被许安拦了下来。

“你刚赶回来,一定很渴吧,来喝杯水。我给你蛋糕放冰箱啊。”

林培培看着自己手中被塞的一杯水,虽然满肚子疑惑,不过也觉得她们两个人这样挺好。一个宿舍的人,就该好好相处。

手中的水林培培还没喝几口,就感觉脑袋发晕,感觉眼前的许安都晃成好几个人影。

这是怎么了?

“春静,现在怎么办?”

“带上手套,找把干净的水果刀,怎么,怕了?许安,当时闷死汪橙光可没见你手软,现在退缩,咱两玩完。”

“还不是因为你,是你动的手,她那一身伤都是你打的。我只是看热闹,哪知道人就被你弄死了。”

“怕什么?现成的替罪羊不是在吗?赶紧动手……”

“春静,汪、汪橙光动了!啊!”

两道凄厉的女声让林培培彻底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林培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汪橙光笑得两个酒窝圆圆的,她说她等了我很久,想跟我说声再见,她说抹茶蛋糕很好吃,谢谢你陪了我那么久。

她突然之间惊醒了。

林培培看见自己居然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旁边还放着特意带给橙光的抹茶蛋糕。

似乎有片刻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林培培提起蛋糕就往学校,还未靠近宿舍就被警察拦了下来。

同学们叽叽喳喳都在说304死了三个人,听说是被霸凌的女孩子受不了,就勒死了另外两个。听说另外两个女孩子死的很诡异,眼睛瞪得很大,自己还掐着自己的脖子。各种版本,一句句话却让林培培瘫软在地,泪流满面。

昨晚一切不是梦,不是梦。

明明说好我要保护你的,到最却是你保护了我……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