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头七回魂日 > 详细内容

头七回魂日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深夜,在河边码头,有一位女子,正坐在河边的木板上,手持砍柴刀,眼神迷离。这位女子名叫春莲,是村上的一名普通妇女,夜晚在河边码头上,看守漂浮在岸边的木头,是她的工作,也是她唯一的收入来源。

这是村里的多个码头中的一个,一条不算太宽的河流,两岸都有人家。春莲像往常一样来到码头,今晚却没有以往那么平静,码头对面的一户人家,正在办丧事。对岸传来殡仪上的敲锣打鼓,法师的施法作揖,和对岸村民的哄闹声,这对春莲来说都见怪不怪了。

对岸去世的是一位可怜的女子,十四岁就根据父母安排嫁给了大自己十六岁的男人,所谓的婚姻生活,面临的也只是为这位老男人繁衍后代,因为生活中的一些柴米油盐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她还随时面临着丈夫的毒打。这样悲剧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现在,她的儿子女儿步入工作婚姻,她便自己选择死亡。就这样一个生命,终结在了不到四十年纪。

村里村外都在讨论这个可怜的女人,连言蜚语传出了多个她死亡的版本,有人说她是在村后面的竹林上吊死的,也有人说她是和农药死的,也有人说她是在山后吃有毒的草药死的。

春莲认为自己胆大,不像其他妇人,这几天她仍然一个人去码头看木头。

在夜晚,伴着知了蝉鸣,春莲想起来之前和这位可怜女子的交集。那估计是在一年半前还是在两年半前了,也不知具体时间是多久了。那时候春莲听出村里其他人说,在离村不远的一座山头上,长遍了蕨菜,那里的蕨菜长得水灵,又嫩又大个,采都采不完。听到这,春莲这就按耐不住了,和其他妇女一起组织了一下,商量好了,打算去那边山头采蕨菜。

第二天,春莲收拾好东西,吃完早饭,准备出门。

在一行会合的人中,就有那位可怜的女人。大家各自准备的行头都差不多,小的镰刀,两个大的编织袋,一壶从家里带的茶水,一个围裙。

那次大家收获都颇丰。当时大家一行人在上山辛苦采摘蕨菜,互相分享从家中带来的水和干粮,那个女人分享着自己做的蒿子粑粑,她与其他妇人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都是为了家里面忙前忙后。

一连几天,春莲依旧在码头上看木头,毕竟是看木头要看一个通宵,春莲难免有些困意,她找了一块大一点的木板,找好合适的角度摆好,便躺下睡了。半梦半醒的啥时候依旧能听到对岸丧事传来的声音,有敲锣声,有人谈论的声音,时不时睁开眼还能看到对岸黑处的红色火光,是男人抽烟时候点燃着的烟头。

到了后半夜,春莲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呻吟着的说道:“我都这么可怜了,你们怎么都看不到的?”春莲背后一阵寒意,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她用柴刀敲击着周围的木板和石头,看着四下无人,没太当回事便又睡了过去。

当春莲睡过去没多久,那个女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哎呦,为什么就我是可怜命呢?我什么只是我是这样的遭遇?偏偏是我自己选择的死亡,我都这么可怜了,呜呜......”

春莲心里虽然害怕,但是嘴上还是回应着的说道:“你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遭遇什么变故了吗?妹子你跟我说。”

那个女子回应到:“我十四岁都嫁给了这个死鬼,我这辈子都是在为他生儿育女,家里面因为两块钱的小事也要打我,上次我一气之下用簸箕还了他的手,他直接按着我的头往墙上撞呀他,呜呜呜......你说他是人吗?”

春莲听到这里,心里惊着了,心想这不是对岸去世的那个可怜女子吗?这是春莲猛的睁开眼,环顾四周,她站起来在周围走动着,背后冒起了虚汗,她缓缓地坐在一块较大的石头上,直到天亮。

天亮后,春莲回到家跟自己的男人说了昨晚遇到事情。她丈夫是一个渔民,常年靠捕鱼为生,工作呢也是日夜颠倒的。和春莲一样,春莲的丈夫也是不信鬼神之说的,便提议说等到后半夜捕鱼的时候,划船去春莲的码头,过去看看是什么回事。

第二天夜晚,今晚对岸没有想往常一样,原来是葬礼已结束,今天早上的时候,村民已经扛着棺材下地,对面那个可怜的女人也已经入土为安了。春莲依旧找了个合适的地方,便坐下来打起了小盹。

今天的夜晚显得格外平静,直到后半夜,河面都没有什么动静,春莲的丈夫在河面劳作着,今晚没什么太多的收获,这样也正常,最近是淡季。于是她丈夫打算路过春莲工作的码头,看看她今晚会不会遇到什么鬼事。

她丈夫划着船来到春莲的码头,看着春莲正躺在旧木板上睡着,丈夫没有吵醒她,而是划着船,一路靠着河边,想着顺路回去,一边想顺便捕点小鱼小虾。

春莲似乎还在睡梦中着,原本以为今晚一切平静,没有什么事,但是怪事发生了。

睡梦中的春莲模模糊糊看到和对门面有个女人正在向她招手,春莲不知道怎么回应你个女子,却只见那个女人从河面缓缓的飘过来了。起初,春莲还看不清那个女子的穿着样貌,但是等到女子慢慢的靠近,春莲心里不由得打起了冷颤。

只见那个女子穿着深青色的寿服,齐肩的两股辫子,头发两侧分别夹着两个黑色的发卡,脸色铁青,她的手一个在上一个在下的握着,眼神充满着怨气,缓缓的向春莲飘过来。春莲一看,就是对岸去世的那个可怜的女人!

春莲害怕极了,她想起身,起来逃跑,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怎么也动不了了,但是那个女人却靠自己越来越近。

春莲想大声呼救,但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发不出来声音,直到那个女人靠近到春莲的身边。那个女人用手捂住了春莲的嘴巴,想把她推向水里,春莲死命的挣扎着,想凭着自己的劲反抗着那个女人。春莲现在没有理智,只有恐惧。

但似乎春莲反抗不了,她渐渐的感觉头发和衣服领口被浸湿,这让春莲更加恐慌,终于她大声的高呼自己丈夫。这时她上半身已经浸入水中,口鼻、耳朵里面都灌满了河水,冰冷刺骨。春莲拼命用手拍打着水面试图呼救,但也感觉自己难以逃脱这场噩梦般的遭遇。

春莲的丈夫正在用着小鱼网捕鱼,忽然他的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想再回码头看一下妻子。他划着小船,在离码头不远的地方,就看到春莲在水面扑腾着,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浸在水里了。

丈夫一惊,马上划着船过去,用竹竿捞起了春莲,顺势将她拉了起来。

丈夫呵斥春莲,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春莲水性不错,不至于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扑腾到呛水。春莲眼中带着恐惧的看着丈夫,说着今晚的遭遇,丈夫也皱起眉头,的确当时的春莲也像是失了智一样。

这件事很快传遍村里,对岸可怜女人家请来了法师,杀了只公鸡做法,春莲丈夫也找了仙娘帮春莲开方辟邪。

有人说是因为对村的那个女人不敢找葬礼上的人,只能找身处在河对面的春莲,也有人说其实在那天,春莲在码头的码头旁边,有一只黄鼠狼路过,成了精了,想要祸害人,看对岸有人死了,就扮成对岸死掉的女子来害人。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