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乡村守墓人系列之坟头草 > 详细内容

乡村守墓人系列之坟头草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叫做阿帆,不过我的人生注定不平凡,因为我是乡村守墓人。

  乡村守墓人这是一个濒临灭绝的职业,随着现代化社会进步,城里实行火化制度,加上人口密集,阳气重,冤假错案少,自然不需要守墓人。

  不过在信息闭塞,交通不便,落后的铁桥村里,乡村守墓人却真真实实存在。

  可以这样跟大家说,到今天为止,不少乡村还实行土葬制度,老祖宗始终认为,人去世后就该入土为安。

  用我们乡村守墓人的话来说,土葬始终比火葬好,前者吸收天地灵气百分之八十,后者只能吸收百分之三四十。

  若是祖先葬的好,墓穴好,有利于后人,自然会带旺后人,让后人风生水起。

  这其中,乡村守墓人的作用很大。

  举个列子,前些日子下了一场暴雨,刘大爷的墓穴塌方,幸亏我们乡村守墓人及时补救,刘大爷的墓穴才没被淹没,不然亡魂不得安宁,对后人也不好。

  守墓人是一个辛苦的职业,不过好在油水多,回报快。

  我虽然年纪不大却深得爷爷的真传,爷爷去世后,整个乡村里就我一个守墓人。

  前面说了,这是一个快要濒临灭绝的职业,也害怕这项职业失传,加上我真的忙不过来,我收了一个徒弟名叫刘晓宁。

  这天我和晓宁守着赵大爷的坟墓,当天正值下午二点钟,烈日骄阳,非常炎热。

  凑巧隔壁村王寡妇刚好下葬,她儿子王刚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过去守墓。

  我看正值下午,这青天白日的,也不会搞出什么名堂,对徒弟晓宁说道:“晓宁,你把赵大爷的坟墓守好,我去隔壁村一趟。”

  刘晓宁一看自己有单独表现的机会,一个跺脚,朝我敬礼道:“师傅你放心,有我在没问题!”

  守墓人这行职业,开始的时候最为辛苦,因为要守足七七四十九天。

 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以后,每月去个两三趟就行了,客户也只要每月准时把钱打入我的账户就ok了。

  赵大爷还有一天就满七七四十九天了,我也因此松懈下来,谁知道刘晓宁竟然给我捅出篓子来。

  我一走后,刘晓明来回在坟墓四周踱步,也觉得百无聊赖,又看着坟头上长出几尺深的野草,眉头皱了皱,自言自语道:“这野草都把墓碑给遮挡了,看我把草都除了,回头师傅看见了,一定会夸奖我的!”

  刘晓明倒是一个手脚勤快的人,不过有时候往往做得多错的多。

  他把坟头草的野草连根拔起,忙了大半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后,才把坟头草的野草除干净。

  当他看着光秃秃的坟头,十分有满足感,插着腰咧嘴一笑,还顺便发了一个朋友圈,只有四个字,草已除完!

  守墓人一般在坟地上搭建好一个帐篷,这里火炉和食物都应有尽有,倒也饿不着。

  刘晓宁简简单单吃过饭以后,累极了,躺在帐篷里睡了一会。

  兴许是他太累了,躺下后竟然睡到了午夜十分。

  午夜坟地上有些潮湿,因为坟地上本就属阴,还伴随着野草特有的酸腐味。

  这时候月光透过茂密的树枝投射在坟头上,四周黑漆漆的,只有枝头上眼睛瞪的溜圆的猫头鹰,在午夜里凝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刘晓宁粗重的呼噜声。寂静的月色下,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偶尔还有硕大的青蛙从坟后跳出来呱呱的怪叫。

  不过对于刘晓宁来说,这一切他早就习惯了。

  当晚王寡妇那边,下葬似乎没那么顺利,风水先生和王寡妇的儿子商量着什么,看来今天多半不能下葬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闲来无聊,我打开微信,首先刷朋友圈。

  当我看到刘晓宁发的四字朋友圈,心里咯噔一下,那小子不会把坟头草都除了吧!

  要知道坟头草也叫仙草,用我们的话来说,叫做鬼草。

  而且有个大忌,坟头草千万不能拔。

  你想啊,人死属阴,实际上就跟鬼一样,鬼惧怕阳光烈日,要藏在伞里才能出去。

  这坟墓里的尸体也是一样,坟头草就起了遮阴避阳的作用,让死者有安身之地。

  俗话说得好,人有人气,地有地气。

  你把草除掉了,那不是拆了人家的房顶,这可是要出大事的。

  当晚我急急赶回村里,当我快到赵大爷坟墓的时候,我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糟了!出事了!”

  我额头上出了一层细汗,在奔跑的过程中后背的衣服和皮肤紧紧贴合,后脊上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

  当我感到坟地后,只见刘晓明双脚翘起,双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双眼泛白,发出鬼里鬼气的尖叫声。

  我光是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毛骨悚然。

  不用说,刘晓宁拔了刘大爷坟头草,当晚就被鬼压床了。

  这刘大爷也真是的,一上来就掐人脖子,看来是要他的小命。

  我从坡上直接跳了下来,跨步直接冲了过来,奔跑中我咬破中指把鲜血直接点在刘晓宁眉心上,双手不断掐指,爆破的声音喊道:“邪魔惧退!”

  我的声音劲道有力,加上我的童子血,当真起了作用。

  只见一个没有双腿的黑影,从刘晓明身上弹开,直接朝着坟头进去了。

  黑影不用说,自然是大爷的鬼魂。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刘晓宁并不是鬼压床。

  而是比鬼压床严重了好几倍,他被鬼上身了。

  “咳咳~”

  刘晓宁发出剧烈咳嗽,腾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眼里充满了恐惧,对我说道:“师傅,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刘大爷要掐死我!”

  我恨恨的凑了他一眼,道:“你不是做梦,刚才你被刘大爷的鬼魂上身了。”

  “啊!”

  我这才把前因后果说给他听,也怪我没有跟他说清楚,这才出了这档子事。

  不过还好我来的及时,这才制止了一场悲剧发生。

  事后我让刘晓宁给刘大爷上了三柱高香,又烧了不少纸钱,还在坟头上给他赔罪。

  不过这事还没完,我还得为他擦屁股。

  我找了一些青草种子,撒在坟头上,不出几天,坟头上就长了郁郁青青的青草。

  七七四十九天后,刘大爷的事也告一段落了,我带着徒弟刘晓宁去了隔壁红杏村。

  当天大家正准备给王寡妇合棺材。

  要知道这王寡妇不是个善茬,生前就爱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又加上行为不检点,最后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竟然在自己家里上吊死了。

  上吊而死的人,叫做凶死。

  虽然道士给他超度了,不过我还是好奇朝着棺内一看,唉哟我滴妈,这王寡妇长相丑陋,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嘴角微微向上,好像在笑一般,让人看了心里发毛。

  给她守墓,怕是也不容易,搞不好还要出乱子。但是没办法,谁叫我是这里唯一的守墓人呢?希望这件事也能顺利解决吧。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