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害虫的复仇[精] > 详细内容

害虫的复仇[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今天跟平常一样,重复着工厂到宿舍两点一线的枯燥沉闷生活,一切都跟平常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我在宿舍楼下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孩。

本来看见美女也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不寻常的是那个女孩竟然也在看着我!看得腼腆害羞的我老脸一红、心跳加速、小鹿乱跳……赶紧跑回宿舍。

其实在那一瞬间我也想过,要不要走上前打个招呼,顺便要个联系电话,然后开启一段美妙的梦幻般的恋情……不过这个想法在刹那间就被我打消掉了。从初中性意识萌芽开始,一直到现在,凡是我主动去撩的女生,结果都无一例外被拒绝。

单身了二十多年的我,虽然对爱情十分渴望,但内心早已麻木了,见到漂亮的女孩都已经懒得去追了——追了也是白搭,反正不会看得上我。

第二天下班后,那个漂亮的女孩依旧站在宿舍楼下,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她的目光依旧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对此,我的感觉已经从一开始的腼腆变成了好奇——我有那么帅吗?这个女孩可能是新招聘入厂的员工吧,当时我也没多想,又跑回宿舍打游戏去了。

第三天下班后,仍看到那个女孩在宿舍楼下等待着,仍旧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对此我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正当我准备回宿舍的时候,那个女孩居然主动走过来跟我搭讪了:“你好呀!”

“嗯……你、你好。”从小到大都是我硬着头皮舔着脸找别的女孩子搭讪,被女孩子搭讪,在我人生中还是头一遭,一时间我竟然心跳加速,紧张得语无伦次了!

“嘻嘻。”也许是看到我腼腆的样子很好玩,女孩捂着小嘴窃笑着,眼睛眯成两道好看的弯月,这下子,更是把我撩的春心荡漾、骨头发酥。

我:“……”

“我叫仇宠,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非但没有因为我的腼腆而对我产生反感,反而还越来越开朗。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这个叫仇宠的女孩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刺鼻的香味,像是洗衣液的味道。我也没有多想,毕竟女孩子都爱干净,洗衣服的时候洗衣液放多了也不奇怪……

仇宠开朗活泼的性格刚好与我的寡言内向形成互补,她阳光的笑容融化了我内心的坚冰。不到一个星期,单身了二十多年的我终于初尝恋爱的滋味。

今天是工厂休息日,仇宠又出现在宿舍楼下,她身上依旧散发着那股刺鼻的洗衣液香味。她拉着我的手,小鸟依人地撒娇道:“我想吃冰淇淋。”

“好,我这就给你买去。”我满心欢喜的答应道。

“喂,你看看你,怎么吃的?冰淇淋都蹭到鼻尖上去啦,你别动,我帮你抹干净。”看到仇宠的鼻尖上沾了一点冰淇淋,我感到哭笑不得,遂伸出食指,帮她把鼻尖刮干净。突然,仇宠调皮地张开嘴,一口咬到我的食指上。

“哎呀!”虽然我知道仇宠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但这一下确实把我咬伤了,我的手指尖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缝,几滴鲜红色的血液从裂缝中溢出。

仇宠大概也没有想到会不小心把我咬伤了,赶紧慌忙地拿出纸巾捂住我的手指,:“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就咬出血了,对不起,都怪我......”

“不要紧,小伤而已,很快就会好的,不怪你。”听到仇宠不断地自责和道歉,我感到十分心疼,我根本就没有要怪罪她的意思——那个男人不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百般容忍?“没事啦,你也不用自责。”

仇宠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我,撇撇嘴。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来了,遂拉着我的手,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呀?”

仇宠拉着我,来到了一个偏僻无人的胡同。我不禁感到奇怪,来这个偏僻的鬼地方,仇宠要干什么?

突然,一直拉着我的手走在前面的仇宠松开了手,她背对着我,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世吗?那好吧,趁现在这个机会,我就告诉你我的身世和经历。”

之前的约会中,我也问过仇宠诸如她是哪里人,以前在哪个学校读书,以前有没有谈过恋爱之类的家常问题,可是仇宠一直就不告诉我,我想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苦衷,她不告诉我,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所以我也没有纠结这些。现在,仇宠把我拉到这个鬼地方就是要告诉我这些?

“你杀了我的孩子......而且,你还把这些屠杀当成了充满乐趣的游戏!我恨你!”仇宠背对着我,说着这些令我感到莫名其妙的话,而且她的声音此刻变得沙哑低沉。

“你开什么玩笑?你的声音怎么了?”我天真的以为,仇宠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快要大祸临头了。

“我没有开玩笑!”仇宠猛地转过身来,平日里小鸟依人、温柔可爱的她此刻变得杀气腾腾,凶狠无比,她扯着沙哑扭曲的嗓音疯狂地怒吼道,“你只是稍稍动一动手指头,我几十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就死于非命了,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我动一动指头?你的还没出世的孩子?还几十个?对于仇宠愤怒的呐喊,我更多感到的是奇怪而不是恐惧......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仇宠在说什么。

仇宠狰狞着脸,悻悻道:“真不记得?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接下来,一切的真相犹如电影一般,一幕幕放映在我的脑海中:

两个月前,我刚刚来到这家工厂,住进了工厂分配的又脏又乱的宿舍中,宿舍的床有一种令人恶心作呕的恶臭,我无法用文字形容这种恶臭,而且还时隐时现,所以我一直都找不到这种恶臭的源头。晚上我习惯脱掉衣物睡觉,在宿舍住了一个星期后,我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起了一种又红又肿的包块,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全身上下,十分瘆人,而且起包的地方还瘙痒难耐,但是越是使劲地挠就越痒。

我一度怀疑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鼎鼎大名、令人闻风丧胆的红斑狼疮。去医院看医生,医生也被我这浑身的红肿包块惊得说不出话来。不敢怠慢,医院赶紧集结了内科、外科、儿科、五官科、肿瘤科、皮肤科、传染科、妇产科等各科部门的精英专家,为我做了一次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立体化的体检,抽血、验尿、验大便、X光、B超、心电图、脑电波......除了解剖,各种各样的手段都用上了,最后专家们在经过八十八次会议的研讨之后,最终确认我的病症是荨麻疹!并且开了一大堆中西药给我。

吃过药之后,病情仍不见好转,身上的红肿包块有增无减,瘙痒难耐。我向领导申请更换宿舍,结果领导不是打哈哈就是踢皮球,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

一次偶然,我翻开了枕头,惊讶地发现枕头底下爬着几只不知名的黑色虫子。这种虫子差不多跟米粒大小,浑身漆黑,呈椭圆形。头和尾端较窄,腹部较宽。我以为是某种小型的蟑螂,可是它没有翅膀,也没有触须。我掐死了一只虫子,以前那种时隐时现的恶臭顿时如瘟疫般在空气中传播开来,看来,这些虫子就是恶臭的源头。翻开席子和床单,更是触目惊心,只见席子和床单下面,均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一窝这种黑色虫子!

后来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和图片,才知道这种恶心的虫子就是臭虫,专门以人类皮肤碎屑和吸人血为生,被臭虫叮咬过后,叮咬处皮肤会感到奇痒难耐,挠过之后会肿起红色的包块......看来我身上长的那些不是什么红斑狼疮,而是拜这种臭虫所赐!

我把枕头和床单席子都用开水洗了一遍,再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天,估计什么虫子都应该被杀灭掉了。而且我还自制了一种杀虫液——用水兑进少量的洗衣液,见到有臭虫就喷,效果很好,瞬间就能将臭虫杀灭了。

还觉得不安心的我,又把整个床架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又一次触目惊心地发现,在木质床板的侧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一堆白色晶莹剔透的细小的东西,毫无疑问,这些就是臭虫的虫卵。我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了,用自制的杀虫液喷到床板上,将这些害虫扼杀在摇篮之中。之后,我身上那些红肿包块也渐渐褪去,晚上睡觉再也不会被臭虫叮咬了,终于能过上一段安稳日子了。

然而那些被我消灭的臭虫,虽然它们是害虫,但它们也是生命,也是有灵性的,这不,现在就找上门来寻仇了。眼前这个女孩,很明显她不是人类,看她的名字就知道,仇宠......臭虫!!!

“现在知道了吧?我的孩子,我的家人,都统统死在你的手上!”仇宠歇斯底里地怒吼道。

“还好意思说,你们这些害虫,吸我的血,把病毒和细菌带给我,我杀了你们,是你们罪有应得!”面对仇宠的愤怒,我据理力争,因为我对这些臭虫也是恨之入骨的。

“我们臭虫家族世世代代就在那里繁衍生存了,你一个外来者,霸占了我们的生存空间不说,还把我们赶尽杀绝,完事了以后还给我们冠上害虫的恶名!我们咬你,只是吸你一点点血而已,而你却把我们整个家族都屠戮殆尽,你说,谁才是祸害?”

“......”我一时间愣住了,对于仇宠的控诉,我居然感到无言以对,因为它说的,好像又有点道理,思索片刻后,我才想到怎么反驳:“这个地球就是这样,弱肉强食,我们人类是万物之灵,要怪就怪你们的种族没有进化出智慧来,不服的话,你们也想办法把自己变得强大,奴役人类啊!”

“好!好一个弱肉强食!现在,我就要把你给我们带来的恐惧和痛苦加倍奉还给你!”说罢,仇宠仰天怒吼了一声,紧接着,一大堆黑色的臭虫从她的眼睛、鼻孔、嘴巴和耳洞蜂拥而出,这些虫子顺着她的身体和双腿,迅速爬到地面上,不一会儿,仇宠的整个身体都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臭虫,黑压压一片,恶心至极......

顿时,我感到一股洪荒之力从胃部涌上胸口,我强忍着没有吐出来,转身拔腿就跑。

跑了一阵子,也不知道跑到哪了,确定把那个恶心的仇宠甩开了之后,我才停下来,松了一口气。

突然,一股又痛又痒的感觉从我的手指传来,我一看自己的手指,刚才被仇宠咬破的那条细小的裂缝中,钻出来一个小小的漆黑的脑袋,然后是它臃肿的身体——我的体内,居然钻出臭虫来了?!我明白了,刚才仇宠装作开玩笑,实际上是别有用心地咬破我的皮肤,躲在她牙齿上的臭虫就趁机把虫卵排进我的体内......

完了,完了,此时此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我手指的裂缝中,又疯狂地钻出第二只,第三只......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