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红衣小女孩 > 详细内容

红衣小女孩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小时候那会儿,郑凯和陈贺携邻居几个小伙伴,形成了村里的一个儿童恶霸组织。他们时常会在村口那棵老无花果下乘凉,等果实长出来还可以吃。一旦有外村小孩子经过,他们便会扔小石头恶作剧或索性拦截并进行恐吓。

只是没想到,有一次,他们竟反倒被吓得不轻。

田野在夕阳的衬托下呈现一片金黄,无花果树枝叶繁茂,仿佛遮挡了夏日的燥热,他们在无花果树后闲着没事即兴讲起来鬼故事。天空白云渐渐由白变黑,黑暗正慢慢吞噬着大地的光明。

就在他们说得正起劲时,身后“沙沙沙”的拖鞋摩擦沙子的声音赫然响起,声音由远及近,暂时打破了恐怖的气氛。他们一个个猫着腰,在没过膝盖的野草和大树的掩护下,聚精会神地盯着前面那个缓缓走来的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身着红色上衣及小长裙,甚至连鞋子都是一抹血红,她右手拿着菜篮子,表情木讷地走着。一步、两步、三步……忽然,当她走到无花果树时,小女孩儿猛地把头转向了无花果树,朝着躲在草丛后的恶霸组织瞪得双眼,投来冰冷的目光。

郑凯有点心虚,他感觉好像露馅了,也不敢对女孩恶作剧。

当“沙沙沙”的声音渐行渐远时,陈贺及其他几个小伙伴已经直抱肚子笑得天翻地覆。

“你们……你们笑什么?”

“哈哈……哈哈不就是被一女孩发现了?你还不敢上去……拦截她……瞧你怂哈哈…….”

“谁说我怂啦!我才不怕呢,不就一小女孩儿吗?走!看小爷我怎么收拾她。”

小伙伴这下笑得更厉害了。

“你们……切!”郑凯白了他们一眼,不屑地转身,扬长而去。

几个小伙伴也悄悄地跟了上去,想看看恶霸队长怎么“调戏”这个女孩。

“幸好没走远。今天,我郑凯是跟定你啦。拦不住你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郑凯自言自语并小心翼翼地紧跟小女孩,小喽啰尾随其后。

说来也怪,小女孩和她的距离似乎始终都没缩短。郑凯抱着必定追上红衣女孩的决心努力跟上去,可似乎无济于事。不知跟了多久,郑凯还是没追着,那女孩也不知疲倦地走街串巷的。而身后看戏的小喽啰们则低声煽风点火:“队长,你今天没吃饱?怎么还没追上。”

不知不觉中,天空星罗棋布皆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浓密的乌云,树叶遮天蔽月,明显是来到了山下丛林了,不过看这天似乎要下雨的节奏啊!

不到一会,果真下起了滂沱大雨。刚好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破旧的楼房,足以避雨,而那个小女孩也在他们之前走了进去。

恶霸组织正式闯入废弃楼房,除了避雨,他们还地毯式地搜寻了整栋楼房。可始终没找到女孩的踪迹,众人失去目标,看着周边黑漆漆的一片,外面又是幽深的树林,似乎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一些小伙伴便开始慌了。

郑凯见状便开始发话了:“大家不要慌!可能是被她趁机逃跑了。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家。”

稳定军心之后,恶霸组织为了壮胆儿,便在废弃楼房唱起了儿歌童谣。众人一起放生歌唱,在寂静的树林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一首首熟悉的童谣唱过,不经意间,竟唱起了“妹妹背着洋娃娃”。

忽然,陈贺眼睛余光看到了滴水的楼梯拐角,竟有个红衣女孩就蹲在那里。她的身体却似乎只有上半身。不!应该是正常小孩的1/3。陈贺发出凄厉的惨叫。

“鬼……有鬼!”陈贺一边眯着眼睛说着,一边指向楼梯拐角处。说完,众人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了楼梯拐角。

不料,那个地方空空如也。众人刚想取笑陈贺。陈贺却皱着眉头、两眼泪汪汪,一本正经地地说着:“刚刚真的没看出,那个红衣女孩,只有上半身就在那里。现在却不见了。”

“对!是那个女孩,她还在这里,赶紧追,应该就在楼上。”

二话不说,队长郑凯带上几个小弟冲了上去,只剩下陈贺在楼下。陈贺本来不敢上去,可眼见这四周黑漆漆的,只剩自己孤身一人,还是屁颠屁颠地赶紧跟上大部队。

“哈哈!找到了!你果真在这儿。来!一起玩儿吧!跟我们恶霸组织一起轮流讲鬼故事,怕不怕?”

女孩还是蹲在那里,在烧一些东西,一声不吭,丝毫不理会他们。郑凯忍不住了,走过去跟前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是不管他怎么靠近,始终不能看到女孩的正脸。而且她不是在烧炭取暖,竟然是在烧冥币。

郑凯看着女孩猛然发现,这个女孩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看都是黑漆漆的头发,根本就没有脸!

郑凯瞠目结舌,顿时定在了原地,他努力地挣脱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众人开始察觉到不对,看了看女孩的裙子。一阵凉风吹过,稍稍掀起了小女孩的裙子。小伙伴们惊愕地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这个小女孩根本就没有腿。陈赫翻了白眼昏死过去。小伙伴们被吓得不行,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

但可怜的郑凯还被定在了原地,关键是还没晕。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吓唬我同伴?”此时此刻,郑凯虽然害怕,但他还是理智地使自己镇定下来。

终于,女孩抬头缓缓地拨开长长的头发,只见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呈现在了面前,

“天啊!这不是表……表,怎么是你?!”郑凯惊呼道。

“弟弟!不认得你姐姐啦?”女孩泪眼模糊,啜泣着说着。

“你是……表姐……你怎么……?这……”

“弟弟,你怎么可以和同伴搞什么恶霸组织捉弄人呢?你知道这样做,别人多讨厌你们吗?”表姐有点生气傲娇地说着。

“今天我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表弟,你可要记住: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以后不准这样干坏事。”

“嗯嗯,我知道了。那……表姐,你是人是鬼啊!”

“我是鬼,你就不是鬼吗?你这小调皮捣蛋鬼!”说完指着郑凯的鼻子笑着说道。

“好了!这是表姐最后一次和你见面,最后一次教你做人,姐要去投胎了。你这小鬼要是害我误了吉时,下辈子找你算账!哼!”

第二天,郑凯扶着陈贺回家。陈贺很快就醒来了,醒的时候还大喊:“鬼啊鬼!”看到郑凯毫发无损,陈贺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惊讶地问道:“怎么那么疼,这是地狱?怎么那么像我家?”

“嘿!你小子,敢说自己家是地狱,找打是吧?”耳边传来陈贺母亲熟悉的叫骂声。陈贺才意识到他没死。

“兄弟,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陈贺低声细语道。

“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总之,从今天起,我们恶霸组织正式转为慈善组织,我们可以帮外村人指路,多做好事!不做恶作剧了,否则,后果就如昨晚,懂吗?”

陈贺如捣蒜一样连连点头。

从此,村口再无小恶霸,多了几个好孩子。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