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录音笔 > 详细内容

诡异的录音笔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这个古老的城市,有着浓厚的文化气息。住在这里的人,祖上多多少少会留下一点老东西。

有钱的人,会把这些东西留下来,作为收藏也好,作为纪念的也好。

没有钱的人,也可以把这些东西卖掉,买几个钱维持生活。

小新平时就喜欢逛这些地方,这个小巷子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古董,是这里有名的淘宝区。

懂得古董的人不多,小心算是其中一个。他以前也遇见过不懂行情的人,就这些东西贱卖。

小新只需要用很少的钱就能够买到值钱的古董。在市场上转一圈,就可以卖个好价钱。

只要开张一笔,接下来几年的生活费就不愁了。小新虽然有着工作,但也不会嫌钱多,只要有时间,这里就能看见他的身影。

阿健在这里开了一家小店,东西有真有假,全凭个人的眼光。

小新经常来这里逛逛,就和阿健成了好朋友。

阿健这个人是十足的商人,在他的眼睛里,只有金钱利益,其他的事情,都显得不太重要。

虽然对阿健的做法有些意见,不过,他鉴别古董,他的脸却让小新非常的佩服。很多时候,小新就在他的店里听他讲鉴别古董的方法。

这一天,小新闲来无事,他打算去阿健的店里逛一逛。很长时间没去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淘到的宝贝。

刚走进去,小新就发现店里有一个穿着普通的女人。

“老板,我的女儿病了,她病得很严重,我求求你救救她。这是我们家唯一值钱的东西,你给个好价钱吧!”女人苦苦的哀求着。

阿健仔细的检查着手里的东西,是一个陶瓷的瓶子。小新虽然算不上鉴宝专家,但是他也一眼看出,这个瓶子算得上是好东西。

“这个瓶子只是普通的货色,我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如果是赝品,我就亏大了。”阿健一边看一边说。

“你放心,这个瓶子是我奶奶的陪嫁,一定是真的。”女人肯定的说。

“我只能给500,在其他地方,别人不会给你这么多,我是看你可怜,想帮帮你的女儿。如果你觉得价钱不合适,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阿健脸上毫无表情,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女人的眼睛通红,眼泪在里面打转。面对生病的女儿,她急需要用钱。最后,她咬咬牙,“好吧,老板,我卖给你!”

阿健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小新看出来了,他这次又能赚不少。

女人拿过钱,伤心的离开了。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小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这次又赚了不少吧,这个瓶子一看就不像便宜货,你只花了这么一点钱,那个女人还等着救女儿呢。”小新说话有些酸酸的,表达了他心里的不满。

“做生意就是这样,自己没有眼光,就不能怪别人,我又没有强迫她卖给我。买卖都是双方自愿的。”阿健不屑的说。

小新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跟阿健这样的人讲同情心,跟对牛弹琴没有什么两样。商人就是这样,只要有利可图,有时候就会不择手段。

聊了一会儿,小新就离开了。像这种唯利是图的人,不值得相信,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咔嚓一声,小新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支笔。

小新把笔捡起来仔细的看,这不是一支普通的笔,而是一只录音笔。他左右看了看,旁边的人都很正常,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看来,这支笔不是他们掉的。

一支录音笔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小新索性就把它放进口袋里。

对小新来说,这只录音笔就是一个小玩具。他看了看里面没有储存什么东西,样子看上去也很新,也许是谁刚买的就掉了。

小新灵机一动,他打开录音笔,唱了一首歌。

小新微微一笑,他很想听听对着录音笔唱歌,他会不会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打开录音笔,声音就响了起来。小新忍不住笑了,他的声音真的很奇怪。突然,他听见一个女人的惨叫声。

小新吓得浑身一哆嗦,录音笔掉在地上。女人的惨叫声并没有因此停止,反而一声比一声凄惨。

小新吓得瑟瑟发抖,他蜷缩在墙角,拼命的捂住耳朵。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够把恐怖的叫声都在外面。

这些叫声就像是无处不在的空气,不断的侵入自己每一个细胞。那些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让他的耳膜一阵疼痛。

“别再叫了,住嘴!”小新终于忍受不了声音的折磨,终于大声的叫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阵的灼热,似乎有液体流出来。

啪嗒啪嗒!

小新低头一看,地上竟然有鲜血。他伸手擦了擦鼻子,原来是自己流鼻血了。

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原来声音的破坏力这样大。小新捡起旁边的东西向录音笔砸去。

哎哟!

录音笔竟然像人一样叫唤一声。小新彻底的傻了眼。他发现自己捡回来的并不是什么录音笔,而是一个恐怖的妖怪。

小新有些哭笑不得,这年头,连一只录音笔都能修炼成妖了?这也太不符合常规了!

“别叫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小新头痛欲裂,感觉身体都被撕裂了。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骗我妈的宝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录音笔里终于传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妈的东西。而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妈!”小新听不太懂,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那个花瓶,不是你和那个老板联手骗走的吗?真是可恶,趁人之危,你们的良心让狗吃了?”女孩的声音越来越恶毒。

“我没有骗她,我只是路过,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如果不相信你可以问问你妈。”知道女孩的来意,小新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小新是真的没有骗过她的母亲,自然也就不害怕了。

“你为什么不提醒她,我们已经那么可怜了,你却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女孩的声音缓和了一些,但是也充满了愤怒。

小新低下头,在这方面,他觉得自己确实有点错。只不过,他也不能够随便左右别人的交易,人情世故,是最说不清楚的东西。

录音笔沉默了,小新想她可能也想到了这些。说来也好笑,为什么偏偏是自己捡到录音笔。

啪的一声,录音笔竟然裂开了,还冒了一股白烟。白烟慢慢形成一个女孩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美丽,只不过,病弱憔悴。

一眨眼工夫,白烟就飘了出去,也许她是去找阿健报仇了。

这也许是小新听说过最呆萌的鬼了,他表情尴尬,就像跟小朋友闹别扭一样,这个女孩就这样离开了……

第二天,小新看见一则新闻,一个女人因为被骗,将自己的传家之宝贱卖,筹的钱不足给女儿做手术,女儿不治身亡。

后来专家鉴定,那个花瓶值15万,刚好可以凑足女儿的医药费,只不过被无良商家欺骗。

女人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变得疯疯癫癫。

而那个欺骗她的无良商家阿健,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也变得疯疯癫癫。他嘴里一直念念叨叨,但是没有人听得懂他说的话。更让人无奈的是,他还有自残倾向。

有些人不同情阿健,认为他是罪有应得,有时候自己的贪婪,也许是伤人的利器,最终也会伤到自己。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