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我不如狗之替身 > 详细内容

我不如狗之替身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了,在离家不远的歌厅里当保安,一干就是三年,平时我很少回家,就喜欢和一些狐朋狗友一起逍遥快活。

过中秋节的时候,歌厅里发了一点福利;两盒月饼,一桶豆油,放在宿舍里不合适,于是我不得已回了趟家。

我是家里的独子,父亲死的早,我和妈相依为命。

我刚走进胡同,小黑就摇头摆尾的迎了上来。

小黑是三年前我妈在外面捡的流浪狗,嘴上豁了一大块,可能是跟别的狗咬架的时候咬掉的,样子很丑,我不喜欢。

“滚,丑狗,离我远点。”

小黑知趣的跑回家报信去了。

我妈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见我回来了,只是看了看我。

“妈,我回来了,这油和月饼是发的福利。”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妈?你说说,你多长时间没回来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平时太忙了。”

“一个保安有啥可忙的,忙的连家都不要了。”

“妈,我不来你抱怨,我来了你又唠叨起来没完没了,你烦不烦。”

“怎么跟妈说话呢,你是我儿子,我不跟你唠叨跟谁唠叨,小黑要是会说话,我犯得着跟你唠叨吗。”

“汪汪。”小黑高兴的摇着尾巴。

“滚,丑狗,有你什么事。”

“你长能耐了,说不得了,你凶小黑干什么,小黑天天在家陪着我,还会帮我干活,从来不气我,小黑就是比你强,我一直把它当儿子养。”

“行行行,你开心就好。妈,先给我1000块钱吧,我没钱花了。”

“你每月的工资呢,妈可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一分钱。”

“平时就是和朋友在一起玩玩,喝喝酒,我自己都不够花。”

“没有钱。”

“500也行。”

“一分也没有。”

“200也行。”

“滚!”

“汪汪。”

嘭!我气得狠狠的甩门而去,听见我妈在后面喊:“今天是中秋节,你不在家吃饭啦?”

我没搭理她。

我正在上班,妈妈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志远,妈买菜的路上被车给撞了,我现在在医院呢,小黑为了救我被车给撞死了,你快来医院吧!”

我接到电话就急急忙忙赶到医院,看到妈躺在病床上,身体很虚弱,一直在哭。

“妈,伤到哪儿啦?”

“左大腿骨折,后天做手术。志远,小黑死啦,都是为了救我,妈心疼啊,呜呜呜。”

“妈别伤心了,身体要紧,等你出院了以后,我再给你买一条狗。”

“那能一样吗,我就喜欢我的小黑。”

“妈,你这住院了,要好长时间呢,身边需要有人照顾。我还要上班,也不会侍候人,你看……”

“唉……”妈叹了口气,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妈动完手术一个多月以后,我打算去医院看看我妈,因为我平时太忙了,虽然都是一些琐事。

我也纳闷了,我一个多月没来医院看妈,妈居然也不想我,一次电话也没给我打过。

我买了一些水果来到了病房:“妈,你别生气,实在是我最近太忙了,脱不开身。”

“儿子,你又说傻话了,你天天照顾我,专门请了长假,你这么懂事,妈心里高兴。”

“妈,我知道没来医院照顾你是我的不对,你就别生气了,要不我请几天假?”

“妈是高兴,你突然这么懂事,没日没夜的照顾妈,妈心疼。”

妈不像在说谎,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妈,从你动完手术,我一直没来过,怕你生气,我特意给你买了一些水果。”

妈听我这么一说,好像也迷糊了:“刚才你拿着妈的衣服出去洗了,不是你吗?”

“妈,真的不是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另一个“我”端着刚洗完的衣服走了进来,六目相对,我们三个人同时都惊呆了。

这个人居然和我一模一样,太不可思议了。

“你是谁?”第一时间我怀疑是不是有个孪生兄弟。

妈也惊呆了,竟然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儿子:“你们俩谁是我的志远?”

端着洗衣盆的“我”说了一句:“妈,我是志远,天天在身边侍候你的。”

我气坏了:“你放屁,你为什么要冒充我,你要是志远,那我是谁?说为什么冒充我,还真挺像。”

我这么一说,妈什么都明白了,自己的儿子什么德行妈心里能不清楚吗?

只见妈慈爱的看着洗衣服的“我”,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你说实话,你究竟是谁,我还一直暗暗高兴,儿子怎么突然变的孝顺了。其实我儿子没有你这么懂事,我到真希望你是我儿子。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和志远长得一样,为什么要冒充他?说出来,我不怪你。”

假的“我”突然跪下了:“妈,妈,我是你的小黑啊!。”

“小黑?”

“小黑?”

怎么会,我和妈都愣住了,我惊讶的问到:“小黑,你不是被车撞死了吗?”

妈妈看样子也很激动,流着泪说:“别跪着,快起来,你真是我的小黑,快告诉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黑站了起来,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经过。

“我被车撞死以后,我的魂魄就被带到了地府,阎王爷听了我的遭遇以后很同情我,允许我转世为人。我拒绝了,因为我放心不下妈妈,您受伤了,身边需要有人照顾。我恳求阎王爷,让我留在你身边照顾你,报答你的收留之恩。阎王爷开恩,让我还阳照顾你一个月,还让我变成了我哥的模样,这样你就不害怕了。”

“你别说我是你哥,想什么呢,你只是一条丑狗,你不配跟我称兄道弟。”

“你给我闭嘴,小黑就是我儿子,在妈眼里,小黑比你强,小黑,别理他,你接着说。”

“谢谢妈当初收留我,在我心里我天天叫你妈,你就是我妈,虽然我是一条狗。妈,今天是我在阳间照顾你的最后一天,一会鬼差大人就会带我走,能最后照顾妈一个月,我心愿已了,我回去就能安心投胎了。我希望哥以后多回家看看妈,改改坏毛病。”

“你就是一条丑狗,还敢教训我,你不是要投胎吗,赶紧滚!”

“你给我闭嘴,不能这么说小黑!儿啊,你怎么不早说,妈舍不得你走,能不能再求求情。”

说话间,门外进来两个人,一个穿一身黑西装,一个穿一身白西装。

“时辰到了,跟我们走吧。”

“妈,小黑走啦,您多保重。”

“两位官差大人,能不能求阎王爷通融一下,把小黑留下。”

“胡闹,这生死是商量的事吗,就算我们能通融,回去也交不了差。”

“求二位官差大人行行好,把小黑给我留下,他是我最好的儿子啊。”

“这样吧,小黑我们今天是必须要带走,他俩长得一样,你说谁是小黑我们就带走谁。”

妈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黑,我急了:“妈,你还犹豫啥,他是小黑,你不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吧?”

妈哭了,两个儿子谁都不想失去。

“时间不多了,马上决定,我们要走了。”

妈做了最后的决定,指着我说:“他是小黑,你们把他带走吧。”

我大吃一惊:“妈,你说啥呢,我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能忍心让他们把我带走呢?我知道我平时不孝顺,我错了,我改,你可不能这样害我啊!”

这时一条大铁链子锁在了我的脖子上,我的魂魄瞬间离开了身体,随他们向外飘去,我挣扎着:“妈,妈……”

“志远,我的儿啊,妈对不起你啊!”

我被带到了地府:“阎王爷,我冤啊,我不是小黑,你们抓错人啦?”

阎王爷说:“抓错了吗,没有吧,自己的母亲会认错儿子?”

“真的错了,我是志远,留下的是小黑,我妈她糊涂了!”

阎王爷:“你做人真的很失败,你不配穿这身人皮,在你母亲的眼里,你连狗都不如,你不是觉得委屈吗?那就先学会怎么做一个好狗,拿着你的通行证,投胎做狗去吧。”

阎王爷说完,就把一张通行证丢给了我。

拿着通行证,我的心在滴血,到了今天这一步,我能怪谁,怪妈妈偏心,怪小黑太乖,怪社会让我变成了一个坏孩子,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只能怪我自己。

我发誓,来世投胎我一定会做一条好狗。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