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吊兰里的女人 > 详细内容

吊兰里的女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刚来到新城市,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在一层,房东是个老太太,可能她是想急着把房子租出去吧,租金每个月只要七百元,但水电费要自己交。这是市中心附近,既然有这样的好事,我很高兴就搬了进来。

房间里装潢很是普通,但家具一应齐全,所以还是不错的,毕竟我也不是个爱挑剔的人。我去了附近的商店超市买了些生活品,忙了一下午,终于把家里收拾好了。

我用空箱子给我的吉娃娃做了一个小床,让它待在里面,我自己去吃晚饭。

吃过晚饭后,我玩了一会电脑就洗澡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我的吉娃娃钻进我的被子里了。它缩成一团,看着我,虽然我一向不喜欢把狗带到床上,但是看它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训斥它。把它抱进怀里,摸摸它的头,告诉它:“我们自己睡自己的床不好吗?这样大家都舒服,你的床在那里啦,下次不许这样了啊。”

“汪”它叫了一声,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我穿好衣服,把它抱回了盒子里面去了。

在阳台上我发现了一个盆栽,应该是老太太留下来的吧,是一盆吊兰,殷红色的吊兰我还真是没见过,我把它搬回卧室。每隔一两天都会给它浇水。

自从住进这间房子,我感觉总有一些不舒服,明明是夏天,但屋子里总有一股寒气,我的吉娃娃还总是缠着我不放,晚上又总是钻进我的被窝,我看它那可怜样子,只好顺着它,让它和我睡,还好我把它身上弄得很干净,它也没有淘气在我床上撒尿拉屎。于是我们就这么睡了三四天。

今天周六休息,我照例给我的吉娃娃洗澡,我把它抱进浴室,放进盆子里,谁知它拼命地挣脱我的手,冲着浴缸叫着,又跳出了盆子,跑到了盒子里面了。我有些火大,怎么搞的嘛,以前很乖的,怎么现在越来越调皮了呢?家里地板被它弄湿了,我只好把地板先脱干净了,再找它算账。

拖完地板,我拿来吹风机为它把身体吹干。

“你越来越不乖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哦,我会讨厌你的。今晚你没饭吃了,给你个小教训,希望你能记住。”

“汪”它又叫了一声。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你以为你卖个萌装可怜我就会取消惩罚?不可能的啦。”

今晚,它又钻进我的被子里来了,我不再理他,看着窗台,窗台上的吊兰在月光下像是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舞女,身姿绰约。我越看她越是觉得这盆吊兰像是一个女人。我看着她不知为何竟有些害怕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发现我的吉娃娃一直不敢进浴室,而且家里其他房间它都去过,唯有浴室它一次都没有进去过。还时不时的冲着浴室叫着。

我感觉有些不对,我从来都不在卫生间装镜子,据说晚上看镜子可以看到一些其他现实世界中看不到的东西,所以比较害怕。但是吉娃娃一系列的举动引起了我巨大的好奇心,就想看看浴室里到底有些什么。

我去了家具店购置了一面镜子,下午他们来人帮我把镜子装了上去。这下总算可以看到浴室里究竟有些什么东西了 。

半夜,看完电视,我的吉娃娃又开始对着卫生间里的淋浴室狂吠了起来,我感到很害怕,不发出声音地轻轻打开了淋浴室的门,吉娃娃立刻钻进淋浴室里狂叫起来,我从门缝往淋浴室里看去,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我抱起吉娃娃,想关上门,却感到很不协调,我缓缓看向淋浴室的镜子,映在镜子的浴缸里有一个全身湿透的女人半张脸露在水面上看着我,我被吓了一跳,又看了一眼浴缸,却什么也没有,我赶忙关上门,可是吉娃娃还是一直在叫。

怪不得这房子这么便宜。我赶紧躲进了房间里关了房门,半夜总是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吓得一晚都没睡好。第二天来到公司,在同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大师,只据说那个大师挺厉害的,我把家里的地址给了他,让他晚上过来。

吃过晚饭,门铃响了,大师如约而至,他没有穿道袍,而是穿着西装。我让他坐了下来,给他倒了一杯茶,把事情原委给他说了一遍。

他没有再说什么,打开手提箱,拿了一把桃木剑,八卦镜,和一些符纸,进了卫生间,他刚进去,卫生间门砰的就关起来了,只听得里面传来大师和女鬼的惨叫声,没过一会儿,门开了,大师满脸是血,跌跌撞撞地从卫生间里跑了出来。

“这女鬼厉害的很,她说这房子是她自己花钱买的的,她母亲为了给弟弟搞彩礼,执意要她搬出去,把房子卖了给她弟弟结婚。她自然不同意,就和母亲吵了起来,晚上,母亲就趁她睡觉时把她杀了,把尸体扔进了太阳能水泵里。把残留的血迹扔进了垃圾桶里。

“后来她母亲把房子卖给了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又把房子又给了自己母亲,他母亲在城里住不惯,嫌市区太吵,就在中介把租房广告挂了出去。

“这房子你是不能再住了,她看上你了,要你陪她一辈子呢。我费很大的劲才把给镇住了,可以挺一晚上,明晚之前,你是必须要搬走了。我只能帮你帮到这了。搬不搬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茶都没有再喝一口,就离开了我家。

第二天,我就通知了房东。中午,一个中年女子来了,是房东的媳妇。我和她说我因为公司安排,要调离这个城市,这房子不租了,她抱怨了几句,退给我一些租金,我就收拾东西带着我的吉娃娃离开了这个房子。

花了一下午,我又在一家中介找了一个房子,价格也很便宜,因为要急着住,所以我就没有再关注其他的细节了,这个房东是一个中年男人,我交了房租,便住了下来,收拾了一下房间,吃过晚饭,来到卧室,玩了一会游戏,看着窗台殷红色的吊兰,看着床旁边地上正在休息的吉娃娃,我愣住了,这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这到底是在哪里?

这不是我刚离开的房子吗?我意识到事情不妙,赶紧离开房间,但是,门锁死了,我力气又小,打不开,房间里的灯忽闪忽闪的,窗台那盆吊兰显得愈加红艳诡异起来,它现在更像是一个人了。灯灭了,我感到浑身一阵寒气。

背后有双手抱住了我的腰部,一个轻柔的女声在我耳畔响起。

“从我看到你来到我家里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对你的狗很好啊,还给我的吊兰浇水,很有爱心嘛,我相信你对我也一定和对你的宠物狗一样好。我一个人好孤单的,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还有,这次我是不会让你再从我身边跑掉的哦。嘻嘻。”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