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不幸的女人 > 详细内容

不幸的女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在初中同学的聚会上,小武再一次见到了小罗。

作为他在初中暗恋了整整三年的女神,十年的时间并没有让小罗的美产生丝毫褪色,反而因为时间的沉淀,出落得更加妩媚动人,眉宇间散发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忧郁则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这样的美女当然不可能会被冷落,所以不断有男人围在小罗四周问长问短,套着近乎。

不过正如一个硬币有两面,男同学们对小罗趋之若鹜,那些女同学们却十分仇视地瞪着小罗,终于,有几个女同学再也忍受不了嫉妒之火的煎熬,她们来到小罗跟前,假惺惺地恭维着小罗身上的穿着,装作十分羡慕的样子询问着小罗衣着的牌子以及购买地点。

其实只要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看得出来,小罗身上的穿着实在不怎么样,用料普通,做工粗糙,根本不可能会是什么名牌,甚至可能有没有牌子都是问题。

果然,当小罗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出她的这些衣服都是在大卖场那种堆放在一起打折出售的廉价货时,那几个女同学面露得色,眼中充满了不屑与深深的优越感。

然而她们并没有就此罢手,瞎聊了几句后,有有意识地将话题扯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身上,开始大谈特谈自己的丈夫是如何如何优秀,每年的年薪怎么怎么丰厚,然后以居高临下的态度问小罗结婚了没有,老公是干什么的。

面对这个问题,小罗的神色变得更加局促起来,支吾了一会儿后,才回答说自己老公是自由职业者。

听到这回答,那几个女同学顿时眼睛一亮,就在她们准备再好好挖苦小罗一番时,一直站在离她们不远处的小武行动了,他的内心也始终对她抱有一丝情愫,一直在留心着小罗的一言一行。

尽管在听闻小罗已经结婚时,他的内心感到一阵失落,但眼看着小罗那可怜无助的样子,他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别样的感情,于是他大踏步走了过来替小罗解围。

作为一个众所周知成功人士,那几个女同学倒也知趣,脸色不自然地瞧了小罗和小武一眼后,悻悻地走开了,而小罗则是十分感激地看着小武。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当同学聚会临近尾声,小武主动提出送小罗回家时,小罗没有拒绝。

一路上,两人在车内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等车子开到小罗家楼下时,小武注意到这是一个十分老旧的居民区,房子都是些八九十年代建造的单元楼,如今已经变得破败无比,周围的环境更是集脏乱差于一体,实在难以想象小罗怎么能够忍受住在这种地方。

鬼使神差地,小武提出想去小罗家坐一会儿,小罗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看着小罗那张动人的脸庞下隐藏着的一丝疲惫,小武的内心不禁感慨万千:像小罗这样的女孩子,本该像公主一样被人众星捧月关爱呵护的,可现实却完全相反,她母亲在她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因病去世,在初二的时候又失去了父亲,其他亲戚不愿接手,她不得不和爷爷两个人相依为命。

上了高中后,因为不在同一所学校,小武从此也就断了跟小罗的联系,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小罗穿得还只是最廉价的衣服,吃的还只是最粗糙的食物,住着最底层的房子,生活之不如意可想而知,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红颜薄命吗?

如果是自己的话,绝对能够给小罗幸福的,只可惜,她已经结婚了……

感慨之余,俩人来到了一扇房门前,小罗刚打开门,就被人迎面扇了一耳光,然后一个粗鲁的男声吼道:“他妈的,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想饿死老子吗?”小武定睛一瞧,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身形不高又有些偏瘦,长得倒不算难看,却是一副流里流气的痞气相。

小罗捂着脸,嗫嚅着说道:“可我不是已经提前把晚饭做好——”

“操!还敢顶嘴是不是?那饭我不小心掉地上了,难道我还能从地上捡饭吃吗?”男人说着扬起了手似乎准备再抽小罗的耳光。

“住手!”小武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那男人的手,气愤地说道:“打女人算什么本事?你还是男人吗?再说你凭什么打她?”

“操你妈!你是什么人?我打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那男人瞟了小武一眼,嘴里质问道。

见这男人竟然是小罗的老公,小武稍微有些尴尬,语气也弱了一些:“我是她同学。”

“同学?嘿,我看是姘头吧?”那男人阴鸷地冷笑:“好哇,你这贱货,都把奸夫公然带回家来了。”

“喂!你嘴巴放干净点!”小武怒不可遏地吼道,正想好好教训这男人一顿,可一看到小罗满脸恳切哀求的样子,他的心软了下来:“我跟你老婆之间是清白的,你不要诬蔑她,你既然能娶到像她这样的人,就应该好好待她。”

“哼,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轮不到你来插嘴!”那男人被小武刚才的气势所慑,心中有些害怕,匆匆扔下这一句后,一把将小罗拉进房里,然后重重地关上了房门,紧接着,里面又是传来一阵打骂声。

小武想报警,但掏出手机后,犹豫踌躇了一番,终究没有按下去,当他悻悻地走出居民楼时,楼外的一旁正聚集着几个中年男女正在闲聊,而闲聊的内容也一字不差地传进了小武的耳朵里。

“看,四楼上又开始了,真是作孽呀。”

“是的啊,那妻子也真是可怜,明明长得那么漂亮,人也好,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男人当老公的,不仅不去工作,还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赌,没钱了就回来问老婆要,动不动就非打即骂,真是烂到极点了。”

“就是说啊,全家就靠那女的一个人的收入养活,那女人死做活做,回来还要挨打挨骂,也不知道她怎么受得了,换了我早就跟那种男人离婚了。”

“大概是因为孩子,不忍心孩子没有爹吧,哎,总之这女的是惨,可怜极了。”

听着这些七嘴八舌,小武心里五味陈杂,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暗自一声长叹后,回到了自己的车内驶离了这个地方。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里,小武没能联系上小罗,无论是电话微信或者其他方式,小罗都没有回应,可小武内心对于小罗的思慕之情却与日俱增,脑海中总是不时地浮现出小罗那楚楚动人却又惹人怜爱的样子。最后他终于决定亲自去小罗家里与小罗好好谈一谈,即便小罗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他也一定要说服小罗离开那个渣滓一样的男人。

到了小罗家门前,小武把大门拍得砰砰作响,可奇怪的是,任凭他拍了许久,却始终没人应答,这时,小罗家对面的房门打开了,一个老太婆探出头,冲着小武说道:“你别敲啦,这家人出事了,他们已经搬走了。”

小武吃了一惊:“出事?出什么事了?他们搬去哪里了?”

老太婆摇了摇头:“可怜呀,一个多月前,这家男人窝在家里睡觉的时候煤气中毒了,虽然送到医院后捡回一条命,人却醒不过来了,天天住在医院里,听说还欠下很多医药费,这家女人又没什么钱,就把这房子卖了,至于搬到哪里去了,我也不晓得。”

小武愣愣地站在原地,心想难怪小罗不接我电话了,发生了这样重大的变故,想必她也的确没心思管这么许多了,现在既然知道小罗遭难,他当然不能袖手旁观,那老太婆不知道小罗搬去了哪里,却知道那男人被送去了哪家医院,所以他立刻驱车前往。

在医院费了一番周折后,小武打听到了男人所在的病房号,而在听说小武是小罗的朋友,想要帮一点忙时,负责照看男人的护士赞许地点了点头,一脸同情地说道:“这女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又要筹集住院的费用,又要养家糊口,听说她现在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外,还找了两份兼职,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可怜啊,我们都劝她用众筹平台筹集善款的,可她却不同意,唉。”

这当口,正好小罗来了,一见到她,小武立刻觉得心痛无比:跟三个月前比起来,小罗显得更加憔悴,疲惫之色显露无疑,正如那护士所说的那样: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小罗的身体一定会垮掉。想到这儿,他把小罗拉到一旁,开始试着说服她。

小罗首先拒绝了小武离婚的提议,她说:“虽然他有种种不是,可毕竟是我丈夫,既然我当初选择了他,现在就要跟他共渡难关,又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弃他于不顾呢?”

见小罗不为所动,小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在内心暗叹了一口气,然后又劝小罗把兼职都辞了,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累,还说自己愿意全额承担这男人在医院里的所有花费,甚至是小罗和她孩子的生活开销他也包了。

在小罗听到这个建议的瞬间,她看着小武的眼神变得十分奇特,非但没有任何感激,反而像是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样,不过这眼神仅仅维持了一刹,很快小罗又恢复了原状,还是婉言谢绝了小武的好意。

由于有兼职在身,小罗的时间很紧张,所以她只是短暂地在医院停留了一会儿,看了看她的丈夫后,就立刻匆匆离去,在她走后,小武站在病床旁边,看着躺在病床上,插着呼吸机一动不动、人事不知的男人,握紧了拳头,压低了声音怒吼道:“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根本配不上她这样好的女孩,是你,是你让小罗变得如此不幸,你就是万恶的根源,如果没有你的话,只要没有你的话——”说到这儿,小武的眼睛亮了起来……

男人的丧事是由小武帮着操办的,看来这男人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渣,不仅没有什么朋友,连亲戚都断了来往,就连他的父母也早就跟他断绝了关系,所以葬礼现场十分冷清,都没什么人参加。

看着男人的骨灰盒,小武的内心很平静,他干得很漂亮,没有任何人对男人的死产生怀疑,毕竟一个已经不能自主呼吸的人,什么时候死都不稀奇。他也没有任何负罪感,相反,他感觉很好,就像所有救美的英雄那样,他把小罗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了,下一步,就是让小罗获得幸福,毕竟,这个天使般的女孩,实在是受了太多苦了。

在小武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四个月后,小罗终于点头答应了小武的求婚。

婚后,两个人恩爱无比,小武一点儿都不介意小罗是二婚,而且他始终认为孩子是无辜的,所以对于小罗跟那男人生的孩子,他不仅没有任何芥蒂,反而把他当作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在这甜蜜幸福的时光中,很快两个人就迎来了结婚一周年的日子。

在纪念日单挑早晨,小武意气风发喜气洋洋地走出了卧室,对于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他早就已经拟定了全盘的计划,正当他想象着一家三口欢乐开怀的场景时,有人忽然在背后十分大力地推了他一把。

猝不及防的小武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平衡,直接磕碰着楼梯滚落到了一楼的吧台前面,他感到自己一阵头晕目眩,刚打算起身,可才稍微一动,全身就传来了难以忍受的剧痛,不过这剧痛同时也让他的神智清醒了许多,他睁开眼睛,看到小罗正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声音甜美地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小武一时有些发懵,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但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动不了,可能伤到神经了,你帮我叫救护车吧。”

小罗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始终挂着笑容,好像此刻摔下楼梯的人不是她的丈夫,倒像是她的仇人一样,只听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救护车当然是要叫的,不过不是现在,得等一会儿。你的脑袋现在正在流血,不过流得还不够,要是现在就叫救护车的话,说不定你就会被救回来了。”

小武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瞪着小罗,他费劲地吸了几口气,艰难地问道:“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罗来到小武身边蹲了下来,双手托着腮帮子,一面注视着小武一面轻笑:“老公你不要误会,虽然我可能没你爱我那样爱你,不过我对爱情和婚姻都是忠诚的,可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我这么做,是因为你亲口说过,你会让我幸福的,而我现在,正是在追寻自己的幸福。”

“什、什么意思?”

小罗歪着脑袋沉吟了一下:“该怎么说呢?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想,应该从我小学二年级开始说起吧,那次,我不小心摔断了腿住进了医院,两天后,我们班的班主任带着全班同学来医院看望我。”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同学们围在我的病床旁边,七嘴八舌地安慰我,鼓励我,他们看我的眼神里都带着同情,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

“到了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考试很难,全班除了我以外,其他同学的成绩都不好,老师当众表扬了我,其他那些小伙伴也羡慕得很,纷纷围在我身边称赞我,可奇怪的是,面对他们的称赞,我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等我四年级的时候,我妈妈生了一场重病,然后就去世了,这本来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可当我在葬礼上听到舅舅舅妈伯父伯母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叔叔阿姨纷纷安慰我劝导我,每个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甚至还抱着我哭泣的时候,我就一点儿都不难过了,不仅不难过,我当时甚至想,要是我能够多几个妈妈多死几次,那该有多好啊。”

“从那天开始,我就明白了,原来我所追寻的快乐,不是亲情,不是爱情,也不是友情,而是他人的关注,并且不是普通的关注,而是给予我的同情的关注,来自于他人的鼓励、安慰和怜悯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小武躺在地板上愣愣地看着小罗,在一瞬间,他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如此陌生,同时也是如此的可怕,一股寒意从他那已经无法动弹的身体中涌了起来。

小罗继续侃侃而谈:“不过,要想获得别人的同情和安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一些小的不幸完全不足以打动他人,对于学生来说,除了家庭变故与身体受伤之外也很难有什么其他大事能引起他人同情的,我又总不能经常摔断自己的腿或胳膊,所以在初二的时候,我就对我爸爸常开的那辆车动了一些手脚……”

小武睁大眼睛瞪着小罗:“疯子!你是一个疯子!我怎么会跟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的!”

小罗淡然一笑:“老公,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老婆呢?我没疯,正常的很,只不过我对于幸福的理解和其他人稍微有一点不一样而已。”

这时,小武忽然想起了什么,打着颤道:“这么说,煤、煤气中毒……”

“你是说阿杰?不错,那也是我做的。”小罗笑得更甜了:“我是出社会工作后认识的阿杰,交往了几个月后,他便向我求婚,他以为自己隐瞒得很好,其实早在认识他没多久,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女人如果嫁给他,基本就注定要与不幸为伍了,不过,这岂非正是我所希望的吗?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正如我预料的那样,婚后没几天,他就暴露了本来面目,事实上,他做的比我预想的还要好,很快,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我们俩的情况了,那些邻居当然都很同情我,几乎每隔几天,我都能得到来自他们的安慰和鼓励,那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

“只可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阿杰对我的打骂成为常态时,邻居们也渐渐变得麻木起来,对我的同情也渐渐平淡了,所以我必须想办法制造出更不幸的状况,才能重新引起他们的关注,还有什么,能比得上一个日夜操劳只为了维持一个百般虐待她的植物人丈夫的命的女人更值得让人同情的呢?”

“原来……如此,可笑我当时竟然跟还提出要为你承担医疗费。”小武满嘴苦涩地说道。

“是啊,当我听到你提出这个建议时,心里可是恼火得很,你竟然想要剥夺掉我的快乐,这是多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啊。不过更不可原谅的是,想不到阿杰竟然那么不中用,才坚持了一个多月就死掉了,正当我在遗憾自己这短暂的幸福时光时,你就像我求婚了。”

“其实我一开始不太想答应你的,因为你人很好,也很有钱,跟你在一起的话,不太会有什么烦恼,可当我意识到比起一味的不幸,从短暂的极度幸福化为不幸,那种由云端跌落的巨大的反差更能激起他人的同情时,我改变了主意,我成为了你的妻子,精心呵护着种子,足足期待了一年,现在,在我们结婚一周年的这个日子里,果实已经成熟,是时候收割了!”

说到这儿,小罗大笑起来,而小武却觉得眼前的景象变得黯淡起来,意识也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太平间里,小武的尸体躺在床上,小罗跪在一旁,抱着儿子失声痛哭。太平间外,两个护士交头接耳:“世事无常,谁能想到她男人会从自家楼梯上踏空摔下来,可惜送来得太晚了,救不回来了,唉,听说今天还是他们夫妻的结婚纪念日呢,真是太可怜了。”

“你不知道吧,这女人以前结过一次婚的,他那前夫一氧化碳中毒,也是送到咱们医院来的,后来死了,她前夫对她不好,死了倒也好,可这个老公听说跟她两个人很恩爱的,唉,想不到才结婚刚一年就这样,太惨了。不过她这个老公挺有钱的,留下的遗产应该不会让她受苦了,而且她好歹还有一个儿子陪着她,也算有个寄托了。”

护士们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小罗的耳朵里,她把孩子抱得更紧了,痛哭流涕地喃喃说道:“没错,孩子,妈妈还有你,妈妈只有你了。”说着,唇角上扬,露出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笑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