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诡异的出租屋 > 详细内容

诡异的出租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巍峨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越来越多,整天都能够听见,不是这边的挖土机声,就是那边的打桩声,乐此不疲地工作着。

琪琪在东城边租了一个房子,在6楼,四十多平米,一室一厅一卫,虽然地方不大,可是客厅特别的宽敞,木地板亮的发光,一看就是新铺的,关键是房租特便宜。

本来这房间里的一切她都非常的满意,就是有一点,从她住进来半个多月里,前几天还好,可在之后的半夜里,已在床上酣然入睡的她,经常被客厅里发出的诡异声音惊醒。

那声音,就像是有人在用细长的指甲挠着木地板,发出“吱吱”的刺耳声,使得耳膜备受煎熬,可是在她打开房门后,发现客厅什么事也没有,所有的一切都又回归到了平静,她只能将卧室房门锁死,以保证那个未知的家伙没那么容易进来。

可是,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就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一样,琪琪听得一清二楚,要说是有人半夜潜入进她家里,她更加愿意相信是自己的错觉,因为换做是任何一个女孩,都不希望家里有不速之客闯入,光是想象,都觉得很可怕了。

这不,琪琪早晨起床,看着镜子里黑眼圈颇重的自己,很是憔悴,真不知道这段时间是谁半夜在作怪吓人,使她下半夜都没睡好觉。

整理好衣着准备下楼买早点,关门时还刻意的从门缝里向里面看了几眼,确定没人后才关上大门。

琪琪站在一个阿姨的小摊前,阿姨娴熟的摆弄的手上的蛋饼,撒上了葱花,香菜和芝麻,一股浓浓的饼香瞬间勾起了她胃里的小馋虫,三下五除二,一个蛋饼就做好了。

琪琪心满意足的一边啃着手中的蛋饼,一边想着中午吃什么,活脱脱的一个吃货。

走着走着,她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40多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举止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书香气息。

“嗨,房东大哥,你来买菜啊?”

“是啊!真巧。”

“对了,跟你说个事……”

琪琪把半夜发生的一切诡异事件,都一股脑的告诉了房东,不过房东大哥也表现的很惊讶,好像对此也一无所知。

“不会吧!会不会是楼上的邻居搞出的动静,听说他家做烧烤,经常半夜切肉。”

“是嘛?好吧。”

既然房东这样说,她也就放心了不少,可能只是自己想多了。

加了一晚上的班,都快12点了,琪琪走在漆黑的楼道间,不自觉的从扶手拐角看了一眼7楼,摸索着从皮包里拿出钥匙。

打开门,换上了可爱的拖鞋,包从腰间滑落在地,也都懒得去捡。

她噗通一声直接躺在了床上,又该和梦中的周公相会了。

咯吱!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琪琪一个激灵,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又是那个声音,再次将她的心提了起来,回想到房东跟她说的,决定明天要去会一会这个7楼的邻居。

第二天,琪琪走出家门,来到了7楼,按响了门铃。

嘀嘟!

等了许久,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她又尝试了几次。

嘀嘟!嘀嘟!嘀嘟!

还是没有人,难道说这家人已经出去了吗?琪琪垂头丧气,准备回去。

“小姑娘,你是来找人的吗?”

身后的对门却将门打开了,说话的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

“是啊!奶奶,你知道这家人去哪了吗?”

“这里一直都没有人住,空在这,房主都出国好几年了。”

“什么?”

琪琪特别的纳闷,既然自己的楼上一直都没人住,那房东为什么要跟她那样说?

不管那么多了,不然上班就要迟到了,琪琪赶紧下楼骑着自己的单车就走了。

又如往常一样,琪琪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打开客厅的吊灯,一阵风从窗户缝里吹了进来,夹杂着一股异味,飘进入了她鼻腔。

“这是什么味道?外面飘进来的吗?”

琪琪用手在鼻子前扇动,以免这味道再次被她吸入。

她跑过去将门窗关好,都认真的检查了一遍,才放心去洗洗睡觉。

可是几天后,那味道不仅没淡化,反而越来越浓,浓快让人感到窒息。可怎么说房租都已经付了,至少得住完啊,只能先忍着,还好只先租了一个月。

这天,琪琪在家里做着晚饭,将饭菜端上桌,她的厨艺很不错,要不是因为这臭味,自己不知吃的得有多香。

突然,一个全身漆黑的东西从脚边溜过,非常的迅速。

从那椭圆的身段,细长的尾巴,琪琪已经猜到了。

是老鼠,没错!还是一只十分肥大的老鼠。

家里怎么会有老鼠呢?难道夜晚的声音,都是它摩擦着地板,发出的吗?

寻着老鼠逃走的方向,琪琪发现最后它躲在了一个沙发的下面。

琪琪卷了卷衣袖,细长的胳臂显露出来,她费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将足有2米的沙发给移开了。

展现在他面前的,竟不是那只老鼠,而是一个黑黢黢的洞,看起来直径足有10厘米,恶臭也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难道这老鼠都在家里安窝了?

这还得了,原来都是这些小家伙在作祟,幸好她自己看着弱不禁风,但并不惧怕老鼠这种生物。

立刻冲进了厨房,找到了一根长木棍,开始对着老鼠洞一通乱捣。

果然有几只胆小的老鼠跑了出来,在房间里四处乱窜。

咯噔!

琪琪着实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把沙发那铺着的一块地板给撬开了,她壮着胆子掀开木板。

她瞪大了眼睛,这眼前的景象令人作呕!她直接跑到了洗漱台,几乎连胃酸都吐了出来。

在地板下面,除了十几只老鼠外,竟然还有一个已高度腐烂的尸体,蛆虫沿着空洞的眼眶里爬了出来,从那破烂不堪的衣服上看,应该是一个女人。

琪琪立刻将沙发移了回去,因为她不想再看见那个可怕恶心的场景,躲进了自己的卧室,凶手一定是……

她不想管这些了,心中只有一个字:“跑。”

立刻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起自己的衣物,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咚!咚!咚!

敲门声使得琪琪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硬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谁啊?”

“是我,房东。”

琪琪立刻调整了下状态,强装镇定,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去开了门。

“琪琪,现在房间里还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

她的神情略带紧张,手心都捏出了汗。

“是吗?”

说着,房东还时不时的看向屋里,对!准确的说,还瞄了一眼沙发,随后便走了。

琪琪关上门,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幸好没有被发现,不然自己可能就逃不出去了,刚转过身想要继续回房间收拾。

咯吱!

那声音十分地熟悉,就像是钥匙插进锁洞里,转动所发出的声音。

她立马想要转身过去堵住门,可是事与愿违,一切都太晚了。

琪琪只觉得脑袋一疼,便晕了过去。

扔下带血的棒球棍,房东抬了抬鼻尖的眼镜架,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疼痛感使得昏迷中的琪琪醒了过来,头上那鲜红的血不停的滴在她雪白的上衣上,越来越红,就像是死亡之花在胸前绽放。

房东正坐在她面前,手里拿着厨房里平时切菜的刀,在她眼前晃悠着,可是她喊不出来,动不了,因为她的手被绑着,嘴被封着,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羔羊。

“你都发现啦!地板下的是我女朋友,谁让她出去招蜂引蝶还要跟我分手的?我得不到的,其他人也别得到。”

房东刚笑着说完这句话,又嗷嗷大哭起来,跑到那具已腐烂的尸体旁,竟然摸着尸体的脸诉说着爱慕和思念。这一幕,想必让任何人看见,都会不寒而栗。

“其实我是很爱她的,我很想她,你看看她,多漂亮,多完美,就是我心中的女神!”

他一边说,一边摸着那已经发臭发黑的身体,琪琪猜到了,眼前这个男人,一定是个精神分裂患者。

“老婆,别怕,我给你找了一个伴,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

男人说完,便径直走过来。

琪琪想要挣扎,可是,已经没了退路。

男人斜嘴一笑,便用刀,硬生生地刺穿了琪琪的身体。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胸前的血就像是喷泉一样,本来红润的嘴唇,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变得惨白。她浑身在不自觉的抽搐着,眼皮也越来越重,终于,渐渐地合上了。

……

“110吗?发现了两个尸体,在木地板里,都已经腐烂了很久似的,我们这里是XX小区6楼,请尽快过来。”

一位中年女人挂下电话,看着手里刚拿到的房产证。

一架飞往国外的飞机上,一个男人正看着机窗外,抬了抬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