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夜宵摊 > 详细内容

夜宵摊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2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楼下的夜宵摊,也不知道多少年了。每次都是天一擦黑齐大爷就推着小车出摊,到了半夜才回去。

没人知道齐大爷家住什么地方,也没人关心他家几口人。大家都关心的是他包的饺子,闻着香味就让人食指大动。

“齐大爷,你家饺子真香。”老小虎贼没形象的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吃着饺子。他旁边立着那块齐大爷的招牌,是首打油诗。

“油脂拌馅老汤饺,香飘十里味先到。十元一份我管饱,明天早起别迟到。”

就冲这句十元一份他管饱,老小虎豁出去不要脸也在当着大爷面把饺子吃完。要是打包回家的话,十块钱也就买二十个饺子。毕竟吃饱吃不饱的也不好说,当着大爷面就不一样了。说吃不饱在来一份,大爷也会高高兴兴的端给他。大爷这没有桌椅,就连筷子也是老小虎自己带的。

“好吃就常来,大爷家别的没有,饺子管够。”齐大爷又端给老小虎一盘,这一个多月老小虎都是吃双份的。

“大爷你这夜宵摊多长时间了,饺子这么好吃,怎么没见几个来的呀。”老小虎两腮填满了饺子,嘴里说话都含糊不清了。

“三十多年了,开始的时候。左邻右舍的还愿意来我这吃,时间长啦。吃腻啦,也就没几个人光顾我这了。”

齐大爷搅拌着饺子汤,喊了句:“汤饺汤饺啦,十元一份。”

老小虎有点纳闷,现在根本没人经过。齐大爷又喊给谁听,左右看看两边的居民楼。老小虎笑了,暗骂自己大惊小怪。

大爷在这卖了这么多年,偶尔喊上两句。自然是给左邻右舍提个醒了,有不愿意做饭的可以光顾他的小摊。

消灭了整整四十个饺子,老小虎起身。

“大爷吃饱了,给您钱。”老小虎付了钱,就见个美女领着小女孩在老小虎身边匆匆走过。

“妈妈,这什么味道好香呀。”小女孩翠声说道,伸出一只手指着汤锅。

美女听孩子这么说脸都白了,拉着孩子几乎开始跑了。

“宝贝乖,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一溜烟美女跑没影了,老小虎走出几步。往美女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目光停留在齐大爷的夜宵摊上,闻着汤锅里飘出的香味。

“这么好吃的饺子,干嘛不给孩子买一份。”他自己嘀咕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汤饺,汤饺。十元一份啦,十元一份啦。”齐大爷又吆喝一句,马上就十二点了。路边一个人没有,就连居民楼也都关灯睡觉了。

这次他又吆喝给谁听,老小虎管不了那么多。赶快回家睡觉才是正事,听着齐大爷后面的吆喝:“再不来我就收摊走了啊。”

第二天老小虎加班了一个小时,他拼命的往夜宵摊跑。都快十二点了,要是齐大爷收摊了。那他今天就惨了,上一天班了这个点根本没地方买吃的。还要饿着肚子睡觉,自己也太可怜了吧。

老小虎把早准备好的十块钱拍在大爷的摊子上。

“大爷来盘饺子。”

说话喘的上气不接下气,老小虎一抬头。他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一个身穿青衣的女人正在分着饺子。

身边密密麻麻都是人影,他们微阖双眸。对老小虎显出很大敌意,眼神里差不多能冒出火来。

“后面排队去,别加塞儿。”一个老头不满的说道,老小虎回头一看。心就凉了半截,老头拔掉了三根手指放进夜宵摊的抽屉里。

老头接过青衣女人端给他的饺子,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吃了起来。老头坐的地方,这一个月老小虎一直坐在哪。

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在脸上摸了摸。硬生生撕下自己的半张脸皮,也放进抽屉里。同样接过了青衣女人端来的饺子,竟然直接张大嘴。把一盘饺子直接塞进了嘴里,可能是烫着了。竟然吐出大量的油脂,女人被烫的直蹦。

后面的人影更加活跃了,纷纷摘下自己身上的零部件换饺子。眼看所有人影吃着饺子,老小虎动都不敢动。

“到你了。”青衣女人说道,那声音阴森可怕。这才看明白青衣女人的样貌,年轻的容貌。满头蓬松的白发,脸上的伤口深可见骨,滴滴答答流淌着血液,舌尖舔了下唇。

将老小虎的十块钱放进抽屉,女人端来一盘饺子放在老小虎旁边。老小虎那还敢吃,慢慢往后爬。他想不声不响的爬到后面,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既然吃不惯,那大家就给他喂下去。”青衣女人阴森森说了句,人影全围过来。那些恐怖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有少一个眼睛的,有少半张脸的。有少鼻子的,最恐怖的是缺了整块头皮。

吓得老小虎哆嗦成团,有个没下巴的人影。捏起一个饺子,硬生生往老小虎嘴里塞。

“老婆一点了,该收摊了。”一群人影像是吃饱喝足,一个个都走了。只有青衣女人留了下来,双眸冷冷的瞪着老小虎,没有回应那句情意绵绵的呼唤。

“小子吓着了吧,没事了。”齐大爷把老小虎拉到马路牙子上坐下,老小虎吓得跟装了弹簧似的,直接蹦起来,拼命摇着脑袋。

齐大爷端过刚才给老小虎的那盘饺子,捏了一个放进嘴里。又捏一个喂给青衣女人,他们吃的很香。

“吃完了,咱们就收摊。”齐大爷看着青衣女人面露爱意,青衣女人乖巧的点点头。只是她的面容还是那么恐怖,鲜血滴在了饺子上,齐大爷跟没看见似的捏起一个放进嘴里。

“老婆这是咱老主顾了,干嘛吓唬人家。”齐大爷就像个年轻人似的,捏了捏自己老婆的脸。鲜血流淌在齐大爷手上,齐大爷把手舔干净。

“谁让他不懂规矩乱插队的,吓死他。”

“我我我我不当电灯泡了,你们慢慢吃。”老小虎吓得撒腿就跑,从此他在没去过齐大爷的夜宵摊。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