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绝不原谅你 > 详细内容

绝不原谅你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2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老公,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吧,今晚放映《泰坦尼克号》,听说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相识相爱很浪漫,结局很悲壮。”

“这个电影我看过,以前跟……就是以前看过,说的是在1912年的大西洋,也是泰坦尼克号商业运营的处女航,从英国南安普敦出发,途经法国瑟堡-奥克特维尔以及爱尔兰科夫,驶向美国纽约,晚上航行途中撞上了冰山,船沉了,死了好多人,惨!”

“我就喜欢在影院看3D效果的,震撼,回来以后,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婉茹满怀期待的说。

“什么好消息,你现在说不行吗?”

“哎呀,不行,回来再告诉你。”

“好,都依你,快吃。”

这时,杨波的手机响了,杨波的表情不经意间抖了一下。

“谁的电话?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哪都不能去,说好的陪我看电影。”

“是经理打来的,或许有什么事吧。”杨波说着就就出去接电话了。

过了一会,杨波探着脑袋说到:“老婆,对不起,经理打电话说今晚要招待一个客户,让我坐陪,你看……。”

“真扫兴,去吧,你经理的话是圣旨,客户比我重要。”

“老婆……”

“逗你的,去吧,电影有时间再看。”

“谢谢老婆,你真好。”杨波说完就走了。

满心欢喜的婉茹憋了一肚子气。

又是一个人在家,好寂寞,打开电视,胡乱的换着台,一点心情都没有。

都快十一点了,杨波还没有回来,婉茹把浴缸放好了水,泡个澡,好睡觉。

记得第一次遇到杨波的时候,就是因为洗澡。

那是第一次到游泳馆学游泳,20岁的婉茹,含苞待放,对爱情懵懂又很羞涩,游泳池里的男女都混在一起,显得很拘谨,游泳的动作也很生硬。最后是杨波主动来教她,两人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

婉茹每次不开心,都会想起初恋的甜蜜,这是一计良药,婉茹的心情好多了。

婉茹走出了浴缸,在伸手拿毛巾的时候,脚下一滑,婉茹挣扎了几下,还是重重的摔倒了,肚子磕在了浴缸的边缘上,一股钻心的疼痛让婉茹惨叫不止:“啊,啊!”

婉茹捂着肚子痛苦的一步一步从浴室挪出来,拨通了杨波的电话,电话嘟嘟了几声没有接。

婉茹又打了过去,还是拒接。

接着又打了过去,这次接通了,婉茹看到了希望:“老公,快回来,我肚子疼得厉害,我需要马上去医院。”

“黄脸婆,你有完没完,告诉你,他今天晚上不回去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尖酸刻薄的声音,随后电话挂断了。

婉茹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随即又拨打了过去,对方已关机。

她第一次感到了无助。杨波竟然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自己却一点都没有觉察到。也是太相信老公了,觉着他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可现实给了她重重的一记耳光。

婉茹摸着小腹,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涌了出来。为什么要偷人,自己不好吗,不温柔吗,不漂亮吗?

等杨波回来是不可能了,婉茹担心腹中的胎儿有什么闪失,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于是只好忍着剧痛出了门。她得尽快去医院,可是电梯好像也跟她作对,就是不听使唤,好像坏了。

只能走楼梯了,虽然是11楼,但婉茹别无选择,只能狠狠地咬咬牙,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往下走。但她伤得很重,没走几层就两条腿颤抖,终于实在支撑不住了,脚下一软,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清晨,杨波和小情人刘月还没有起床,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好梦。

“喂,是杨波先生吗?”

“是我,请问你有什么事?”

“我是辖区派出所的,住在XX的赵婉茹女士是你老婆吗?”

“是我老婆,警官,出什么事了?”

杨波忽然感觉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推开了情人拉他的手。

“你马上回来,你老婆死了,暂定死因是流产导致的大出血,具体细节你回来再说。”

杨波脑袋嗡地一声响,好好的老婆怎么会说没就没呢,流产,老婆怀孕了?怎么自己不知道啊?杨波有些后悔昨晚干嘛非要出来幽会情人,他虽然有了情人,但也很爱老婆,从未想过离婚,况且现在一尸两命,孩子也没了......

但他的后悔并没有持续多久,婉茹的丧事刚过去,刘月就迫不及待的搬了进来.看着这个布置的漂亮而又温馨的家,想想自己以后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刘月得意的笑出声来。

晚上,刘月躺在浴缸里泡澡的时候,忽然听见“当当当”的声音,有人在敲浴室的门,以为是杨波,就随口问了一句:“亲爱的,是你吗?”

门外没有人回答,这时浴室的门慢慢的开了,刘月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血淋淋的小孩,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还没有长出皮肤,只有个模糊人形,瞪着两个乌黑的大眼珠,满脸的怨恨,肚脐上还拖着长长的脐带。

“蹬蹬蹬”,它腿很短,跺着小碎步,飞快的向刘月冲来,一个跳跃就站到了刘月的身上,两只小手攥着脐带,在对着刘月笑。

刘月吓的不断尖叫,慌忙从浴缸里坐起,这时小孩一头扎进了浴缸里。

刘月惊恐地逃出浴缸,回头去看,浴缸里除了水,什么都没有。

刘月把这事告诉了杨波,杨波只是笑了笑说肯定是幻觉。

晚上刘月睡的正香,模模糊糊感觉身上凉凉的,用手一模粘糊糊的,还有一股腥臭味,脖子上也好像有什么东西,勒得她喘不上气来。

刘月赶紧打开了灯,发现刚才那个血淋淋的小孩竟然骑在自己的身上,两只手紧紧的攥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缠在自己脖子上的脐带,看样子是想把她勒死。

惊恐中刘月大呼救命,杨波也醒了,他也看到了骑在刘月身上的小孩,慌忙抓起枕头来就打。

“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欺负我儿子。”

低沉阴森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婉茹正挂在天花板上,毫无生气的脸上,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下方床上的两人。

“你们的死期到了。”婉茹怨恨又恶毒地盯着刘月嘿嘿笑着说:“勾引我老公,见死不救害死我,还连带害死了我儿子,我要你千百倍奉还!”

“还有你,”婉茹又转过头盯着杨波:“你竟然背叛我,枉我一直相信你。你还敢打我儿子,他也是你的儿子,你根本就不配做父亲,你连做人都不配!”

刘月已经被吓得蜷缩在角落里,杨波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决定与其等死,不如放手一搏。

他猛地跳起来去抓婉茹,婉茹左躲右闪,但是她似乎跟生前一样不灵活,很快就被逼到角落,被杨波发疯似的死死掐住了脖子。婉茹露出痛苦的表情,努力拉扯着杨波的手挣扎着,但她嘴角还含着笑,笑得十分诡异。

“我叫你笑,我叫你笑。”杨波一边狠狠说着,一边更用力的掐着,手指已经深深的嵌入脖子里。死了的人就该好好在地下躺着,爬出来作什么妖?活着的时候软弱可欺,变成了鬼也一样是废物!

婉茹被掐得双眼突出,舌头外吐,面容扭曲得无比诡异,缺氧使她渐渐脱力,挣扎力度越来越小。

杨波狂喜,忽然又感觉到腿上一阵剧痛,原来是小孩在杨波腿上狠狠咬了一口,随即钻进了婉茹的肚子里。

“想跑?你跑不了!”说着杨波就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果刀划开了婉茹的肚子,在里面翻找起来。

“怎么没有,怎么没有?跑哪儿去了?”杨波干脆掏出了婉茹的所有内脏。

这时小孩突然冲婉茹身体里钻出来,又瞬间钻进了杨波自己的肚子里。

杨波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安全了?做梦,我照样把你掏出来。”

说完,杨波就用刀划开了自己的肚子,掏出了所有的内脏……

一个星期后,恶臭引起的邻居们的注意。

警察破门而入,现场发现了两具尸体,男尸是户主杨波,女尸是刘月,两人的内脏都被掏空,死像血腥而又恐怖。

令警方吃惊的是,刘月显然先被人掐晕了过去,脖子上一片乌紫,而杨波是跪着死的,双手抓着自己掏出来的肠子,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