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紫色初夏 > 详细内容

紫色初夏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和林子初是青梅竹马,我们的父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小时候我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着子初哥哥。

我喜欢上他是什么时候呢?

记得在我5岁那年,我得了风疹,身上一起大块大块的红疹,痒的厉害。因为不能见风,天天被妈妈拘在房子里,不能出去,每天还要喝很苦很苦的中药,我最怕苦了,最讨厌苦味的东西。

大概就是那时候,他猫着脑袋偷偷出现在我家窗户底下吧。他隔着玻璃摸我的脑袋,笑着对我说不哭,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玩。

因为风疹会传染,小孩子抵抗弱,即使隔着窗户,妈妈还是担心我会传染给林子初,便让他不要来了,等妹妹好了再一起玩。

我虽然很失落,但也无话可说。

第二天我看见他又偷偷出现在我家窗户下,对我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天很蓝,阳光很灿烂,我忽然觉得世间一切都比不上他。

他很调皮,记得小学五年级,他和几个小伙伴去学校旁边的河里游泳,被校长抓了个正着,全校点名批评。可放了学他还跟没事人一样,嬉嬉笑笑的跟我一起回家。

我跟他说不要去河里了,那里很危险。他挠挠了脑袋,从书包里拿出一朵紫色的花。

这个、这个给你。我看它开在河里很好看。

他说完就跑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花,我第一感觉到了幸福的滋味。那朵花我插花瓶插了很久,将它放在我的床头,每天第一眼就能看到它。

可花是会枯萎的,感情好像也一样。

后来我们上了同一所初中,他个子很高,在普遍比女生矮的男孩里,他就像星星般亮眼。

他再也不是我唯一的子初哥哥,他有了新的交际圈,他不会和小学的时候一样,天天跟我一起回家,他有了新的朋友,他不会再和我呆在一起,他变得很忙,各种活动,他真的变成了星星,那种远在天边,能看到却无法触及的星星。

所以我再也追不上他了。

那天,他笑着对我说,他遇到了他喜欢的人。改天要带给我看看。

我的心很苦,比小时候喝了中药还要苦。从心口苦到了舌根,让人控制不住想红眼眶。

那个时候我明白了,我对他的的感情是——喜欢。

后来我的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原因调去了外地,他们想带我走,我不同意。

因为我舍不得啊!

也考虑到我换学校可能会不适应融入不了新环境,爸妈便拜托了子初妈妈照看一下我。

那一天,星期五放学,我和他一起坐着公交车回家。我总感觉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以前总是我缠着他说个不停。他坐在我旁边一脸开心的和女朋友发着消息,满脸的幸福。

他的女朋友我见过了,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精致的五官,阳光开朗的笑容,干净的白衬衫搭着一条黑色的百褶短裙,有着我们这个年龄不一样的精致,原来他喜欢这样子的。

我摸了摸我齐耳的短发,因为长头发不好打理,自己一直是短头发。看着自己一身邋遢校服隐藏的小肉肉,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几年,我拼命的学习,努力的填充自己,想让自己能重新的跟上他的脚步,我留起了长发,想努力变成他想要的模样。

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他依旧把我当成跟他屁股后面的妹妹。而我对他的喜欢,我却说不出口,我怕连最后的一丝关系都没有了。

二人行,加上了我,变成了三人行。

每次出去我都会点一杯西柚汁,只有嘴巴苦了,心里才会好一点。

我知道他女朋友和他闹了好多次,可是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就会很高兴,我甚至还会希望他们快点分手。

虽然这种想法让我也很厌恶自己。

他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而在他身边的只有我,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安慰。

有一天有人当着他的面给我情书,我没有惊喜,反而很慌张的想拒绝。可他只是楞了一下,摸着我的脑袋,笑眯眯的说,我的小白菜终于长大了,都有猪来拱了。

那晚是我们高中的毕业典礼,我终于想放手了,从小到大我追随着他的脚步,我累了。我终于在填志愿的时候填了和他相隔万里的学校。

毕业典礼上大家高声欢笑,毕竟一别,也许是难再相遇了。

那夜也许是酒精麻痹了自己,我看着他去了厕所,脚步踉跄的跟在他身后,我躲在门口,看他出来,便一个猛扑上去。少时的二郎早已经是一米八的大高个,我才一米六,额头感觉撞上了钢板,一个后力反而自己坐了个屁股蹲,头晕晕。

“葙葙?”

林子初低沉的声音在我面前响起,他蹲在我面前揉着我的额头。

我的神经终于控制不住那颗跳动不安的心,感觉只能听到我自己心脏砰砰的跳动声。我不知道谁给了我勇气,我扑倒了他,堵住了他因为惊诧还没有吐出的话语。

也许是因为多年的暗恋太过苦涩,也许是恨他为什么换了那么多女朋友却从来看不到我。我狠狠的咬了一口,咸咸的铁锈味充斥着我的味蕾。感觉脑子有一秒钟的清醒,但下一秒我就在酒精的作用下晕了过去。

脑子前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第二天,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笑的灿烂。

“箱箱,我们在一起吧!”

我仰望着他背着光也灿烂明亮的笑容,心中也像飞起了无数粉色泡泡,用力点了点头。

“嗯!”

后来,我们的的故事虽然也有曲折,却是圆满结局。

......

我做了一个梦,很长很长的一个梦,记忆被拉回小时候,我仿佛一个局外之人,看着河边挤满了人群,我去触摸,仿若无物。我听到大家都在讨论说着小孩子贪玩溺水了,不知道救不救的回来。

我穿过人群,走到最前面,我看见年幼的林子初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有人对着他做着心肺复苏,我看着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朵紫色的花。

终究我没等到河边的少年递给我一朵紫色的花。

睁开双眼,眼前环境一片惨白,随即爸爸妈妈高兴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满眼激动,高兴的说:六年了,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葙葙啊,还认得爸爸妈妈吗?医生说你没事,只是当年溺水可能缺氧太久才会睡了那么多年。只是子初那孩子,过几天我们好好去拜访他们吧。”

子初……哥哥?

“毕竟他是为了救你才会溺水的。”

我?

是我?我捂住脑袋,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冲破一片片给自己编织的假象。

明明是我自己非要去摘那朵紫色的花,明明是我,是我!

这就是我不愿看见的事实吗?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又一个故事,麻痹自己。

可是花总会枯萎,梦总会醒啊!

我说不出话来,眼前却原来越模糊,眼泪迅速滑落。

忽然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箱箱!”

我连忙回头,窗边一阵风卷动窗帘,阳光明媚,纱幔飞舞......

深夜食堂/神相赊刀人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