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血库的红衣女人[精] > 详细内容

血库的红衣女人[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嘀嘟,嘀嘟,嘀嘟……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一辆闪烁着红蓝色灯光的救护车,在马路上疾驰而过,只留下了单调的警笛声在回荡。

“所有人快让一让,不要挡在前面,都快一点,人命关天。”

一位身着白色大褂,五六十岁样子的男人,十分焦急地跑在前面叫喊着,不停地摇摆着双手,示意前面的人让开。

他正是这所医院里最认真负责、最有威望的吴院长,也是全院公认最优秀的医生。

紧随其后的是医护人员,他们推着一个担架推车,上面躺着一位满身是血的女人,胸前扎着一把锋利的刀,整把刀透露着一股寒气,仿佛把在场的人都冻结了,看那样子,扎进去的估计足有6厘米长。

在场的昊天心里默默的为这个女人祈祷着,而他,是因为之前出了一场车祸,导致了左腿骨折,才住了院,索性人无大碍。

砰!

手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门上方的红灯亮起,意味着手术开始了。

“刀,钳子,镊子……血浆在哪?快点去拿!”吴院长呵斥着身旁的助手,毕竟时间就是生命。

经历了2个小时的奋战,手术室的灯灭了,吴院长推开门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手术成功了吗?”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说完,吴院长低着头,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出他此时内心的愧疚,默默的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身后只留下女人家属的哀伤与哭泣声。

“你们听说了没,吴院长的手术又失败了,原因还是和之前一样,都没找到合适的血浆。”

“是吗?是谁没事跑去血库,把血浆整的满地都是,真恐怖。”

“谁知道呢,不会是真的有鬼吧!”

……

几个护士走过昊天的病房,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什么?有谁会去医院的血库捣乱,开玩笑呢吧?”这一切正好被站在病房门口的昊天听见了,一头雾水地嘟囔了一句。

“小伙子,你还不知道呢吧,也难怪,你刚到这里。”躺在旁边病床上的一位老奶奶说道。

“之前医院都很平静,吴院长是全院医术最好的,什么大大小小的手术他都信手拈来,听说从那件事情过后,医院的血库,半夜就开始发生了一些离奇的事情。”

昊天听完饶有兴趣,一瘸一拐的坐在了老奶奶的旁边,瞪大的眼睛里全是好奇,想要继续听她的故事。

老奶奶看他那样,笑了笑,便继续说了下去。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也是一个身负重伤,大出血的女人被送到了医院,明明送医很及时,但最后不知是什么原因,延误了她的治疗,错过了救治黄金期,以至于这个女人没有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

“诶!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事后家属也没少在医院闹,最后医院也赔了点钱,可从那之后,血库半夜就经常像被谁翻过一样,血袋里的血撒的到处都是,监控也失灵了,无法查证,听说还有人半夜听见有女人的叫喊声。”

老奶奶说完,眼圈里的泪水也不由自主的滑落到了布满皱纹的脸颊,慢慢的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擦拭眼眶,她一定也是在为这个女人感到惋惜吧。

可是人间每天都有生离死别,手不定自己就是下一个呢?

昊天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石膏绑着的左腿,很庆幸,自己是幸运的。

到了半夜,昊天被一股尿意憋醒,于是一踱一踱的进了卫生间,开闸放水后,他感觉浑身都轻松了许多,走到洗手池边,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手。

突然,从镜子里看见后面一个红衣女人闪过,等他回头的时候,已经不在了,昊天立刻拄着拐杖找了过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个红衣女人走进了一个拐角,说来也奇怪,这女人怎么连个鞋都不穿,光着脚走路?

昊天随即也便跟了上去,可已转过去,眼前却没了路,只有一堵墙,那红衣女人去了哪里?

一阵寒意爬上他的后背,他克制住情绪,缓缓地将头转向左边。那是一个房间,门上有一把大锁,上面写着鲜红的两个字:血库!

嘀嗒嘀嗒……

里面传出了像是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他的心一揪,这里不正是老奶奶口中那个出现怪事的血库吗?

昊天握了握拳,壮壮胆,凑近到门上的玻璃窗,看向里面。

在昏暗的灯光下,只见红衣女人正蹲坐在地上,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他捂着嘴巴,生怕被女人发现。

就在他准备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的时候,突然,红衣女人转了过来,血红的双眼,充满着怨气,随后却用着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只见女人的手里拿着几袋破开的血浆,而她的肚子被划开了一道很长很深的口子,依稀可见的是,肚子里面,竟然有一个血淋淋的胎儿。

啊!

昊天立马跌跌撞撞的逃走了,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医护人员。

等到保安他们来到,大门依旧是锁着的,里面没有红衣女人,但血浆就如之前发生的一样,洒满了血库。

第二天早上,吴院长走到病房里,拍了拍还在沉睡地昊天。

“院长,你怎么来了,快坐下。”昊天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坐了起来。

原来吴院长是来询问昨天午夜发生的事情,他把自己所看见的都倾诉了出来,自己想想,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院长听完后,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然后和蔼的对昊天说道:“要不今晚我和你一起再去看看吧!”

昊天听完连连点头,有院长一起,他心里也有了底气。

到了午夜,昊天和吴院长悄悄的来到了血库。

闪烁且昏暗的灯光下,红衣女人已经蹲在面里,院长拿出钥匙打开了血库的门。

“你是谁?难道……”院长勉强着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

忽然,红衣女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站起身来,转向他们。

噗通!

吴院长竟然直接跪了下来,连说着对不起。

此时昊天被吓得呆在一旁不敢动弹,虽然猜到了一部分,可脑子里还是充满了疑问,院长为什么会对不起他,难道就因为手术失败了吗?

“就因为你的自私,让我和家人阴阳相隔,更让我未出生的孩子永远看不到这世间的美好,你该死!”红衣女人,不,是女鬼,用愤恨怨毒的目光盯着吴院长,好像分分钟都想要将他撕碎。

“院长,这是怎么一回事?”昊天拉着院长的胳臂问道。

“一年前,一个女人身怀六甲送到了医院,当时因为大出血,已经十分的危险,弄不好一大一小都保不住。就在我要准备手术的时候,突然有个坏消息传来,我的老婆出了重大车祸,也被送了过来。可能老天爷就是造化弄人,怀孕女人和我老婆都是非常罕见的‘熊猫血’血型,血库里的血浆只够给一个病人输血,我挣扎了一番,做出了一生中最自私的选择,害死了他们母子俩。”

吴院长说完,抬起了头,望着面前的红衣女鬼。

“难道她就是死去的那个怀孕女人吗?是吗?”昊天不敢相信面前这位道貌岸然的吴院长,竟然是如此自私的小人,这可是一尸两命啊!

“来吧!这是我欠你的,我自己来偿还我造的孽。”院长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红衣女鬼一眼,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红衣女鬼伸出双手,缓缓的向吴院长走去。

“可是,你这样做,不正是将自己的痛苦建立在别人身上吗?那你和他又有什么分别呢?他的自私害了你,可因为你的自私,却害了更多的人,收手吧!”

昊天说完,站起身,看了一眼女鬼,对她,或是对更多枉死的人,滴下了充满怜悯的泪水,扶着墙慢慢走回了病房。

啊!

惊叫声划破了医院的宁静,在空荡的走廊间回荡,看来,她还是做了自己的选择。

……

自从吴院长出事后,医院血库再也没有发生离奇的事件,这是让人感到庆幸的,之后,这件事便随着时间被人们给淡忘了。

昊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院了,刚走到了楼下,止住了脚步,回头目不转睛地看向身后的医院大楼,出了神。

凡是人,就不免多多少少地有些自私的欲念,这本无可厚非,只是这自私若伤害到别人,将别人害得体无完肤,就该停止了,不过还好,错误没有继续下去,现在终于结束了。

随后便摇了摇头,离开了。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