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为什么要看鬼脸之网络暴力 > 详细内容

为什么要看鬼脸之网络暴力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为什么要看鬼脸

再次出现的鬼脸

陈欣拿起手机,看着她们市里面的论坛,排名前列的是一个叫陈欣的女孩,而她就是陈欣,她也是被网络暴力攻击的人。

陈欣是一所学校的高中生,平常也是比较安静的一个人,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事故毁掉了她的整个人生。

“这不是那个×××高中的学生吗?还真是淫荡?”

“接楼上,是啊,包夜不,我有联系方式哦,要的联系我!”

“你们还真是过分,人家还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去的话带我一个,哈哈哈。”

这些不堪入目的消息,全然不顾当事人的心情,陈欣看着这些消息,内心中的喷怒无法言表,她多次想到过自杀,但是有不甘心与就这样死去。

这时她突然看到一个红色的鬼脸出现在论坛的首页,发现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却没有一个评论,她点进去,发现整个页面都变了,是一个流血的骷髅头,然后骷髅头消失不见,出现一个红色的鬼脸。

鬼脸下面写着接受现实还是选择死去,我都可以帮你,帮你报仇,帮你自杀。

陈欣害怕的将手机扔下去,但是宿舍里面的人都只是看了一眼并不说什么,因为陈欣在网络上的人气,一直被整个学校所讨厌,更有甚者直接将她的衣服划开,往里面倒墨汁,还有一些人在她的书上画一些不堪入目的图画。

在夜晚的校园里面,一阵风吹拂而过,一个漆黑的房间里面,一个浑身破烂不堪的人,躺倒在教室的课桌上,她的手里哪里一把刻刀。

“死人了,大事不好了,校长,快来啊!”大清早边听到这样的叫喊声传在整个校园里,校长听到死人了,瞬间清醒不少,到达现场,看到一个在课桌上面趴着一名女尸,她的身体各处都是细微的伤口,到现在都在流淌着血夜。

怒目圆睁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课桌上面刻画的字,衣服已经被割裂的不成样子,露出身体每一寸肌肤,警察带着法医火速赶往,法医经过简单的检测发现死者并没有被性侵过,只是被绑起来凌虐致死。

这肯定是一种报复行为,警察将学校里所有和这个死者有关的人集合起来一个一个的审问,到最后还是一无收获。

“唉,许洋快走啊,好不容易学校里面放了几天假,出来玩,你就一直摆着一副不情愿的表情。”默默有点似笑非笑地说道。

默默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生清脆的声音说道:“表姐,快救我,有人要杀我,你快回来救我。”

“怎么回事啊?”

“呜呜,姐,我们学校里面死人,我总感觉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我,你快点来救救我,我现在只能联系你了。”

“你先不要哭,我今天就赶过去,你不要着急,在学校等我。”默默挂断了电话正好这时我也赶了过来。

“许洋,咱们不去游玩了,跟我回去一趟,处理点事情。”

看着默默神情严肃的样子,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就只好点了点头答应了。

进过三个小时的颠簸,我们顺利到达默默所在的城镇,来到了一所高中面前,很快出学校里面出来了一个长相甜美,身材火辣到极限的美女,对着默默说了一句:“表姐你来啦!我真的很害怕。”

“没事,我们来了,就没事了,案发现场的图片我已经让他们传过来了,还有验尸报告都已经传过来了,别害怕。”默默安慰的说道。

正在我在盯着里面看的时候,手机叮当响个不停,原来默默将案发现场的图片发给我了,看着图片上的案发现场感觉一片狼藉。

周围的课桌摆放不算整齐,应该事凶手故意将课堂布置成这个样,女生的衣服都被割裂,但是却没有遭受到性侵,再加上现场的情况判断应该是报复行为,手脚都有被绑起来的痕迹,就更加确定这是报复行为。

当我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一个红色的鬼脸赫然出现在我的眼睛里面,在死者刻画的桌子上面竟然有一个用血染成红色的鬼脸。

这个鬼脸很熟悉,这是巧合还是,李老师明明已经死了,网站我也再次登陆过发现页面都已经停止了,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死亡预告通知书

默默领着小美女出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没有,从表面上来看,应该属于复仇行为,要到现场才能彻底侦查,但是我们怎么进入学校?”

“没事,我已经和校长说明情况了,但是由于房间比较紧张所以你们两个就委屈一下住在一间房子里。”陈欣简单的向我说明了一下情况,便带着我们两个走进了校园。

房间在女生宿舍,实在对于我这个男生来说总有很多的不便。

“我叫陈欣,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许洋”默默接话回答道。

“表姐,你知道咱们这个市里的论坛和学校里的论坛再说我什么吗?”

默默,抱着陈欣抚摸的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他们都是一些以讹传讹的事情,不要搭理就好了。”

“我也看到了,那个一直保持热搜不断的名人,你名气还真是大,只是口碑不怎么好。”我接话说道。

正在我们相互聊天的时候,房间门响了起来,默默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性感高挑的美女,她红着脸说道:“我叫王曼,我今天下午收到了一张通知书,是一封预告死亡的通知书,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呢?”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身体明显卷缩了一下,这是害怕的标准动作,看来这是真的,默默说道:“通知书,在哪呢?给我们看一下?”

王曼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张黑色的纸,递给了默默,这种纸很少见,一般都是经过专门处理,默默看着这纸上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纸上面一个红色的鬼脸,鬼脸的下面写着:“王曼同学,我们预定在明天晚上十点半将取走你的性命。”

默默忧心忡忡的问道:“这难道是?李建强?”

“李建强已经死了,其实在案发现场也发现了这个红色的鬼脸,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巧合但是从这张死亡通知书看来,应该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但是李建强已经死了,难道任务还没有结束吗?”

“这就不清楚了,但是可以判定的是,这次的案件,应该和鬼脸有关系。”

王曼和陈欣两个人一头雾水的看着我们两个,随后我便说道:“没关系的,这张纸,先保留在我这里吧!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等到她们两个走了之后,我说道:“这张纸的材质很特殊,应该不难查找,明天我就去查纸的来源,你呢就在学校里面继续观察,看看有什么异动。”

默默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全市一个最大的文化用品商城,这里有很多的商家,询问下来,所有人都不卖这种纸。

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有一个老头,神神秘秘的说道:“小伙子,不用问了,这里怎么会卖这种纸呢?你去对面的那个胡同里走到最里面一家老旧的店铺,就有卖这种纸的。”

我谢过之后,便去了老头所说的哪家店铺,一位三十多岁,非常阴晴的人,站在店里面,我上前问道:“这种纸,你们有吗?他看了一眼之后,指了指后边的柜台。”

我看见之后,拿出一百块钱,给了他我问道:“你这纸在这几天之内,卖给谁了呢?”

中年男人看到钱之后,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说道:“一个小姑娘,一个很性感的小姑娘,她来买过,一次买走了七八张。”

女生,现在可以确定写这个信的是一个女生,难么她和被杀的人,和收到死亡通知书的人,到底有着什么样仇恨,竟然将一个人以那么残忍的手段将其杀害。

在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肚子早就传来了抗拒的声音,默默站在宿舍楼前也在着急的等待着我的出现。

见到我回来便说道:“我觉得凶手是一个女人,不知道怎么说,我总是有这样感觉。”

我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如此,买这张纸的是一个小姑娘年龄不大,看来她就应该是凶手了。”

十点三十分

很快就到了九点左右,陈欣和王曼两个人一起来找我们两个,而且王曼明显很害怕的样子,身体时不时的在发抖,时间一点一滴的走着,十点,十点十分,十点二十,王曼明显表现的受不了了。

死亡越来越接近让谁都无法接受,当时间走到十点二十五的时候,一声惨叫传了出来:“自杀了,自杀了,有人自杀了。”

我们四个人同时冲了出去,发现在宿舍卫生间的横梁上,吊着一个女孩,看样子已经死了,当所有人听到声音赶到的时候,时间正好已经十点半了,王曼的手机闹铃响了起来,吓了众人一跳。

这时尸体竟然,向上瞬间移动一米左右,然后所有人都看到,这个女孩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开始一点一点的破裂出现一道一道的伤口,鲜血顺着这些细小的伤口一下喷发而出。

在附近的人,都被喷上鲜血,还有好几个人都被吓的晕倒过去,好多人都在说着,这一定不是人能做的,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一个人身上割那么多的伤口,而且还看不到用什么利器将其割开的,这实在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难怪所有人都认为是鬼怪所为,警察很快赶来,先是疏散了同学,然后将尸体带走,在警察到来之前,我已经查看了尸体,发现尸体上面有一些残留的透明袋子,其余的就是吊在头上的那根绳子。

整体来说,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状态,一切都显得那么合规合矩,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就像是李霸业的死一样,看似不可能其实就是用了一种最简单的手法。

等到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满身疲惫的我回到了宿舍,这时王曼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我没有事情,难道只是吓唬我吗?”

经过王曼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王曼收到了死亡通知书,她却没事,但是却死了另外一个人,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这两件事有没有什么共同点呢?

王曼还正在等着我的回答,为了安慰她就只好随意的说道没事,没事。

“没想到死的两个人都是陈欣一个宿舍的,这个陈欣还真是丧门星,和她一个宿舍都这么倒霉。”王曼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个宿舍,为什么没听陈欣说起过,正好这时,默默和陈欣两个人回来了,我问道:“死去两个人都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想你应该也是听说了吧?死去的两个人,王雪和李静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但是真的不是我,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陈欣解释道。

“你干嘛?难道你以为是我的表妹杀了她们两个吗?我表妹在学校成天被人欺负,要杀她们早就动手了。”默默生气的说道。

我明白她们两个人意思,现在一切都没有证据,也不一定是陈欣,再加上这几天陈欣的确和我们在一起,她如果作案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

看来,明天要去第一个案发现场看看了,总觉得应该有什么东西被遗忘了,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王曼带着另外一个女生着急的跑了过来,她的手上也拿着一张黑色的纸。

上面写着同样的话,也是有一个红色的鬼脸,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事情并没有结束吗?这也就是意味着,明天还会有一个人死亡,那么明天这个人会是谁呢?难道是这个收到通知书的人吗?

凶手的做法很让人想不通,她故意制造出来一封杀人书信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就只是单纯的为了报复吗?

“那个,那个我叫于诗曼,今天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我的床铺上面放着这张图,正好王曼回来,我想起来王曼也收到过,所以问问她看看怎么办?”

“没事的,你看,王曼不就没事吗?你也会没事的放心吧!”我只有故作镇静的安慰她,总觉得要破这次案件就要查清第一起死者才可以。

预告死亡的通知书2

等到于诗曼走了之后,默默忧心忡忡的说道:“这个人比李建强还要可怕,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孩子,竟然连杀两人,真的是强大,内心更强大。”

等我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左右了,我前往第一个案发现场,看到地上的血迹和桌子的摆放和照片中的一样,看来应该是没人动过了。

这个教室在楼道内角落里,发现死者的是早上来教室整理东西的老师,那么到底是怎么杀的她呢?又为什么杀她呢?

当我正在思考的时候,于诗曼走了进来,看到我在这里就“咦”了一声,随后说道:“听说,你刚在大学破了一宗案件是吗?”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接着于诗曼继续说道:“我知道,陈欣叫你来,不只是为了破案那么简单吧!她被所有人嘲笑,被所有人谩骂,其实都是因为这个人,这个早就该死的恶毒女人。”

于诗曼在说这些的时候,身子很明显激动的抖了一下,说明她对这个死者,并没有好感,于诗曼接着说道:“陈欣的现在的情况,完全都是由她一手造成的。”

“当时我和陈欣两个人再教室安静的看书,是这个女人,诬陷陈欣偷东西,然后在翻陈欣书包的时候,竟然翻出来很多的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随后这件事越传越过分,变成整个市茶余饭后的大家谈论的话题。”

于诗曼说完之后就走了,我也没想这么多,因为我也在网上看到那些评论,基本网络上面的评论不足以为真,都是经过添油加醋的话术,但是在这个学校看来,陈欣的人缘还真是不怎么样。

时间飞快而过,在第一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当我正要转身回去的时候,发现在死者桌子下面有一个像是手链一样的东西。

再回去的路上,听到很多人在议论陈欣和我们两个,不管怎么说都是陈欣将我们叫过来的,所以我们两个也瞬间在这个原本不大的学校里上了头条。

学校官方论坛上也是这几天的死者和陈欣的关系的猜想,并且恶毒的话越来越狠,我浏览了一下觉得没意思就将手机随意仍在一边,这时于诗曼走了进来,说:“我能呆在你们房间里面吗?过了十点半就可以了。”

默默点了点头没再说话,陈欣这个时候也没有来,当时间快走到十点半的时候,陈欣推门而入,脸上身上都是伤,看样子应该被人给欺负了校园霸凌的事情一直都是在学生里面流传非常广的,只是老师认为这是学生之间的玩笑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默默生气的问道:“这是谁干的,走表姐帮你算账去。”

陈欣拉住了默默,摇了摇头说算了,正在我们全都陷入沉默中的时候,楼道的卫生间内传来了叫喊声:“王曼死了,王曼死了,快来人啊!”

当我们敢去卫生间的时候,王曼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而身上都是被凌虐的痕迹,下体流出大量的血迹,看来已经被性侵过了,不对啊!凶手应该是一个女生,怎么性侵呢?难道我们的侦查方向错了吗?凶手其实是一个男的。

一向镇定的于诗曼这时已经害怕的躺倒在卫生间的地上,嘴里含糊其辞的说着:“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怎么可能会这样,信明明是假,为什么会这样?”

“信是假的,这时什么意思?”我问道。

“信是假的,是王曼自己伪造的,为的就是逗一下你们两个,她不甘心的是,为什么我们学校的事,却让一个外人来处理。”

“信是假的,是王曼自己制造的,那信上面的红色的鬼脸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没听王曼提起过。”

于诗曼精神未定的被同学搀扶着进了宿舍,事情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原点,信是假的就是意味着,凶手是男的女的都不清楚了,现在的侦查方向完全断开了,如果是男的,为什么王雪李静的死,凶手并没有对她们性侵而王曼却遭受到了性侵。

警察赶来将尸体带了回去,在现场做了一些简单的侦查之后就走了,我去了王曼的宿舍,她的东西整理的干干净净,而在她的床铺上发现了一个网站和一串数字。

这个和董亮的一样,难道是,我直接将这个拿走,打开电脑输入网站,果不其然进入到了一个流血的骷髅头,网址栏上写着“为什么要看鬼脸”

点击流血的骷髅头,进入到输入编号的页面,我把王曼的编号输入进去,进入到界面里面,发现在新的界面里面也会很多人的名字排列,而在一旁有王曼的名字,我点击进去,在王曼的名字下面写着王雪李静两个人的名字。

替身

难道王雪李静两人是被王曼所杀,也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已,那么又是谁杀的王曼呢?在晚上的女生宿舍里,王曼死在卫生间里,而且一丝不挂,下体肿裂,明显有被性侵过得痕迹,如果是一个男人,那他是怎么进到女生宿舍来的。

第二天一早我前往外面透透气,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街头表演的魔术,魔术师将一个装满沙子的布袋子用小刀割出很多的口子,然后在将这些口子用透明塑料袋包裹上,用一个大一点的胶带缠住这个布袋子。

等到所有人到齐之后,魔术师为了做前期的预热先将布袋子升到半空之中,然后假装让所有的观众看向布袋子,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魔术师跑到另外一侧,用一根细小的线,用力拉开,因为塑料袋和胶带的关系,布袋子升空了一段之后那些前面割开的口子开始像外面喷洒出沙子来。

原来如此,李静的死,原来就是这样,一种街头的魔术表演,我们都被这一场表演给吓到了,王雪的死呢?脑海中闪过一丝景象,当我再次看这些照片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正在我想事情的时候,默默的把验尸报告传了过来,王曼的死因是脖子处断裂,意思就是被人活活吊死的,但是她虽然下体破裂但不是被人性侵的,而是有人故意用坚硬的物体插入王曼的下体,制造成被人性侵假象。

他这样做无疑更是让我确信了凶手是一个女性,王雪死亡的现场更加证明了我的推断,现在最主要是怎么让凶手自己承认呢?需要证据。想到这里,就觉得需要一个帮手。

我拿出手机给高健打出了电话,那时他正在网吧奋战游戏中,被我强行拉拽了过来,等了三个小时的时间高健来到了,我向他说明了一下任务之后,便走了。

在回到学校的路上路上,还是不断的传出来陈欣的事迹,这让我不免也有一点心动了,正好在想的时候,发现陈欣坐落在湖边望着湖水发呆,处于好奇的心态我走过去问道:“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就只是在想人掉落在湖水中,会不会觉得冷呢?”陈欣头都没抬起来冷冷的看着湖水说这些。

“问一下,如果你遭受到了网络暴力,现实世界上也遭受到了暴力,你会怎么解决呢?”

“我应该不会,理他们那群人,怎么了,看来你还是在意网络上面的那些事,还有昨天被霸凌的事情。”

“被霸凌,什么时候,我昨天很早就睡了,算了不想这些了,我只是觉得,网络暴力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样,在我的每一寸肌肤上一刀一刀的割着,我每次看到那些评论,我的身上就像多出来一个流血的伤口一般。”

“马上就要解决了,很快了,只需要最后,最后几天的时间,就足够了。”

“什么最后的几天,你在说什么呢?”我被陈欣问的一脸盲目。

最后陈欣转过头,用着小孩子天真的笑容说:“没什么啦,咱们走吧!”

看着陈欣欲言又止的样子,总感觉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默默,但是由于她和默默的关系,我有不太好直接问。

晚上到来,我把所有人都集中在教室中,放出了网上辱骂陈欣的照片,然后解释说道:“所有的起因都是因为这件事情,校园霸凌产生的校园案件,王雪和李静,就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凶手不是王曼吗?你不是从她的床铺上找到了网址,并且进去看到了吗?”于诗曼问道。

“嗯,没错,但那是凶手故意让我找到的,然后想让我们都以为事情已经结束。”

“可是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呢?”于诗曼好像有点迫切的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大家王曼只是凶手的一个替身而已,她并不是真正的凶手。”

初次显现的双重心理

所有人听到后明显为之一振,王曼不是凶手,那么最后的到底是谁呢?我相信所有人的心理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我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于诗曼,说道:“你就是凶手。”

“什么?于诗曼是凶手?”默默和陈欣以及在场的人全都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我去往王雪死亡的教室,就是想看看有什么发现而不巧的是正好遇到了你,那么你为什么要来这个教室呢?”

“我只是想来看一下,顺便拜祭一下王雪,难道就凭这一点就说我是凶手吗?”

“不错,凭这点不能承认你就是凶手,但是我听了你们宿舍里面的人说,你和王雪的关系并不好,有时候甚至大打出手,她死了你应该会很高兴的,怎么可能会来拜祭她。”

“那你不是来拜祭她的,那是来干嘛的呢?我想你应该是来找这个东西的吧?”说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手链。

于诗曼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处,然后不再说话了,我接着说道:“当我看见街头飞升流沙魔术的时候,想起了李静的死,应该也是用同样的方法,你先是利用王曼一起制作死亡通知书,然后再让她来寻求我们帮助,让我们把目标都放在死亡通知书上。”

当晚其实你的目标并不是王曼而是李静,你先将李静杀死用同样的方法将她呆在厕所上,然后假装看见尸体,在门外大叫一声,引起我们所有人注意,当我们看到尸体的时候,大部分都把精力集中尸体上,然后你在去放着绳子的地方,将李静身上的塑料袋撕碎,让血液喷发出来。

等我们都认为凶手就是去纸店买纸的女孩子的时候,你所幸将王曼一同杀了,在伪造成她被性侵而死,让我们把目标放在男生的身上,一开始我怀疑是老师做的,而且你故意告诉我们那张纸是王曼自己做的,就是想让我们彻底的结束这次案件。

再加上王曼的死与前两次的案件不相同,你原本预计就是让我们怀疑王曼的死是意外,是有人潜进去看见卫生间里不穿衣服的王曼,就兽性大发将王曼性侵致死。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因为你做的一切太过于完满了,所以才让人更加怀疑,王曼的死不是性侵那么简单,直到我看到验尸报告中记载的王曼只是被坚硬的物体穿插了下体,并不是被性侵而死的,这样我就能更加确定这一切都只是凶手布的一个局而已。

“这一切都是你的推断,你有什么证据,这个手链不可以是我和其他人一起来的时候,不小心丢在案发现场的吗?”

“可以,当然可以。”随后我从口袋里拿出案发现场的一张图片,在尸体趴着的桌子下有个手链一半的身影。

“那你能告诉我,你跑到尸体跟前干嘛去的吗?现场那么多的警察,你有是怎么在现场不让人发现,而且在法医拍下照片之前将手链丢在尸体下面去的。”我激动的吼道。

声音刚刚停止,然后高健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你要的东西我拿到了,在于诗曼的储藏柜里面发现了一个坚硬的钢管和绳子,上面还有一些残存的血迹。”

高健的发现无疑让于诗曼彻底绝望了,然后高健又从口袋里拿出了这个手链的购买记录,更加证明了这个手链就是于诗曼的。

于诗曼眼泪流淌而出,然后坐在地上,说:“我一直都在找这个项链没想到,它真的在这里,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我无话可说。”

这时,陈欣跑过来站在于诗曼的跟前,说:“快跑,我在这里帮你阻挡一下。”

于诗曼听到后,从后面的窗户一跃而出,朝着楼顶飞奔而去,陈欣紧随其后,等到我们到达楼顶的时候,发现陈欣正在一只手抓住于诗曼,另外一只手紧抓着后面的柱子。

“于诗曼要跳下去了,大家快来帮忙啊!”陈欣吼道,但是当我刚赶过去的时候,于诗曼一声大叫就掉落下去。陈欣趴在楼顶处伤心欲绝的大声哭泣着。

但是我发现陈欣的嘴角竟然漏出一丝阴沉的笑容,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她是默默的表妹,现在凶手也已经畏罪自杀了,事情都已经结束了。

新的证据

这天我和高健、默默在市里面逛街的时候,默默收到短信,上面是最新的验尸报告,报告上面写的非常清楚,原来发现王雪的案发现场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是被人杀死后在移尸过去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雪不是在教室被人杀死的,而且他的死因很简单,最后身上的伤口全都是死后不久被人用刀子划伤的。

这意思就是说,于诗曼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到底是谁,我发现市里面的论坛和学校的论坛关于陈欣的所有的信息都消失不见了,就像完全没发生过一样,当我再次进入网站的时候,网站并没有关闭,而是在王曼的名字后面赫然写着一个完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间连我都不清楚了,高健略有所思的说道:“我去拿证据的时候,碰见了陈欣,当时我还不知道她是默默的表妹,目标也不是她,所有并没有在意,我发现她好像有点怪异,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被她打倒在地的那群人。”

“被她打倒在地的人?”我不解的问道。

“对,她用一个坚硬但是头像是刀子一般的工具,在对地上躺着的人,说着恶狠狠的话,并且警告他们以后不准在乱说话,我当时还很好奇的过去看了一下,打算阻止却被她攻击了。”

等到高健说完这些,我才隐隐觉得不对,难道一切都是我预判错误了吗?于诗曼不是凶手,难道凶手是陈欣,可是陈欣是怎么做到这些,从她的生理心理竟然没有产生一丝的变化,随后我便说道:“走,去楼顶看一下。”

完事我们两个去了楼顶发现在于诗曼跳下去的地方有一个明显的碎步条和陈欣身上的一模一样,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我向下望去的时候,发现在于诗曼掉下去的地方明显有一个凸出来的地板,完全可以提供于诗曼上来。

为什么当时于诗曼要放弃呢,或许他并不是放弃,而是有人故意要杀死于诗曼,来替自己脱身,那么唯一能做到这些的还能是谁,想都不用想只有她才能完成,但是为什么陈欣的反应那么异常呢?这一点属实让我很难想通。

在于诗曼死后,网络上的指责陈欣的论坛帖子全都消失不见,而网站上也处在完成任务的指示,那就是说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陈欣一个人。

这时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部很古老的电视剧“读心神探”里面正在讲一个叫做阿海的卧底因为在监狱里面受尽欺负,最终导致了精神疾病,有了双重人格,但是激发双重人格的需要特定的条件,阿海激发双重人格需要别人对他进行攻击或者他看到自己老婆和孩子以前的视频才会激发。

那么激发陈欣双重人格的特定条件是什么难道是?想着我就对高建说道:“你把所有的网络上对陈欣的指责的帖子和评论搜集到一个优盘上,我有用,而且要尽快。”

晚上学校为了庆祝解决案件,在大讲堂内举行了联欢晚会,当所有的学生都沉浸在欢快的氛围中,学校的屏幕中放出了陈欣遭受校园暴力的视频,网络上一片侮辱的评论,底下的人却发出笑声,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网络暴力造成的悲伤

这时屏幕突然黯淡下来,整个讲堂都陷入了黑暗中,然后听到有人发出惨叫声,声音停止之后,灯光亮了起来,陈欣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站在讲堂的教台上,手里拿着一个坚硬的物体,然后对着教台下的人。

“是你们把陈欣逼上绝路的,你们每一次的谈论,每一次的校园霸凌,或许对你们来说这就是一句玩笑而已,但是对于陈欣那是一种致命打击,我要在这里和你们同归于尽。”

“那么于诗曼也该死吗?她其实早就发现是你杀了这些人,她应该看到你杀了王雪,在你走了之后,故意将王雪的尸体背去教室,然后将教室布置成杀人现场,但是在布置的时候,不小心将自己手链掉了下来”

“而且为了不让别人引起怀疑,她故意将尸体划伤,造成报复的现象。”我激动的说道。

“于诗曼,她不是陈欣杀的,她是自杀的,陈欣当时已经将她拉住了,她告诉陈欣,自己不得不死,她死了陈欣就可以自由了,但是于诗曼必须死,她就是把陈欣带入绝望的那个人,是她放弃了友情,所以她必须死。”

“李静的死,也是你造成的吧!于诗曼只是帮你完成了计划而已,在你杀了李静之后,于诗曼故意叫喊出来,引起别人注意,因为飞升流沙的魔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如果是你喊叫就没有不在场的证明了,这时于诗曼就出现了,代替你叫喊了出来。”

“王曼的死也是你做的,王曼的死亡通知书是真的,也是你给她的,但是这一切都被于诗曼看在眼里,她为了保护你,自己也购买了同样的纸,然后也写上和王曼一样的话,过来找我们拖住我们的行动。”

“那天我去王雪尸体的教室,于诗曼正好也去了,她故意说给我了那一段话,而且还将手链的事情说给我听,就是想让我阻止你,然后自己在自杀背上所有的罪名,而高健在于诗曼储物柜搜出来的绳子和坚硬带血的管子也是她自己故意放进去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更加确定她就是凶手。”

当我说到于诗曼这些事情的时候,陈欣的另一个人格,突然闪现了一下,但是造成她双重人格的事情并没有结束,所以还是很快消失不见。

这时有人想要跑出去,却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而且陈欣的手上竟然是一个黑色物体的火把,陈欣拿出打火机,将火把点燃,说道:“那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吧,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做过了那些可怕的事。”

“你们生活在光亮里,你们就以为全世界都是光亮的。”“你们不懂,你们没经历过,成长在光明里的人即使面对黑暗也会想到光明,而生长在黑暗里的人,即使有一天来到光明,也会永远记得黑暗里的痛。”

“你们骂过我最难听的词,你们动手的没动手的都一样,你们比石头还冷漠,你们又恶毒又愚蠢,你们胆小怕事,别人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你们巴不得世界上多死一个人,因为你们日子真的无聊,因为你们觉得自己不会承担任何后果。”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惩罚你们,让你们生活再多增加一丝乐趣。”

说着的同时,陈欣将手中的火把扔了出去,顿时教堂里乱做一团,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随后门突然被打开,高健站在门口发呆的问道:“怎么了,里面怎么乱哄哄的。”

“没事,这样的篝火晚会不是更漂亮。”我说完之后,一群人和警察走了进来把火熄灭。

“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的确见到光明也只会想到黑暗的痛,但是你没有给陈欣做选择的机会,她可以选择,但是你一直口口声声说保护陈欣到最后把她拉下地狱的反而是你。”

一周过去,陈欣两眼发呆的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手里面不断的摆弄着玩具,默默心疼的用手抚摸着陈欣的头,陈欣都没有一点的反应。

网络暴力的背后是一颗藏着恶魔的心在驱使着那些善良的人,变成他们的同类,陈欣是可怜的,但是同样的她也是可恨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谁也无法逃脱。

“你都知道了吧?”

“嗯,如果不是你帮她做不在场的时间证人,她怎么可能杀这么多人。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的表妹。”

“嗯,没错她是我的表妹,我有责任保护她,但是被她杀死的那些人的家长就要承受更多的悲痛。”

我没有说话了,只是看着陈欣的行为,网络暴力造成的后果真的会让一个人崩溃吧!

陈欣拿起玩具,对着玩具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真的能帮我吗?我想让那些说我的人,把我变成这个样的人,全都死,让她们全都死,哈哈哈。”

“哦,你问我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王曼。”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