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邪谭之夜路撞鬼 > 详细内容

邪谭之夜路撞鬼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黑夜对于人类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如果你留心观察,你会发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比如早上你倒一杯水,到了晚上,如果你喝了的话,没有人会觉得不合适。但是如果是晚上你倒了一杯水没有喝完,第二天早上再去喝的话,家里的长辈就会站出来对你说:“不能喝隔夜的水,喝了会生病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有另一些东西活跃起来!

但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贪婪不知满足的人们,不仅仅对地球上的物质资源进行巧取豪夺,移山填海,完全不顾及其他生物的生存空间。现在更是凭借发达的科学技术让黑夜也明亮似白昼。人们在不知不觉之间也侵占了这一些只能在黑夜里活动的朋友们。他们也在伺机报复。

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一年一度的十月一日的小长假终于到了。阿敏和朋友约好在十月三十一号这天晚上欢庆小长假,给美好的假期生活开个好头。

几人相约在县城的小排档里,寻常小菜,只是能暂时摆脱那些恼人,繁琐的工作。各个都是发自内心的欢喜和放松。席间推杯换盏,胡乱吹嘘着自己往昔的峥嵘岁月,也发表着对这个那个的各种意见,也感叹着自己怀才不遇的悲哀。

当然这么高兴的日子,觥筹交错,很多人也把握不好尺度,不知不觉见就喝高了。尤其是阿敏,这些年工作换了几波,自问也尽心尽力了,却还是在基层摸爬滚打,不仅事业上前途难料,生活上也一地鸡毛。她时常感叹生不逢时,才华被时代大背景埋没,心绪郁结时候,也开始学别人借酒消愁,奈何酒量实在不行,很快就喝得东倒西歪,站都站不稳。

菜还没上完,阿敏就已经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席上没有人太过注意阿敏,依然吆五喝六热热闹闹。毕竟打击生活都不容易,谁愿意分心关注一个没有权势,能力平庸,又没有钱的人呢?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觉间,夜已经深了,酒足饭饱人都陆续散去。有朋友起身叫醒阿敏,阿敏睡眼惺忪,晃了晃脑袋,看着一桌的空盘,满地的空酒瓶。摇摇晃晃的起身。付了自己AA的钱。和同伴寒暄了两句便准备回家了。

阿敏踉踉跄跄的走到自己二手小破车旁边,今天喝了不少,怕是只能在车里待一晚,明天再开车回去。于是她打开车门,放下座椅,躺了上去。十月秋意渐浓,深夜里愈加寒冷。阿敏喝多了更是感到寒冷。

车里窝着实在不舒服,阿敏想着反正回家也是走山路,人都没一个,也不用担心查酒驾。于是揉了揉眼睛,打起精神,发动小破车。

阿敏家就在县城附近,过一条桥再开几公里山路就能到家。阿敏将车开到桥上,这里似是一个分界线--在桥的这端,小县城灯火通明,繁荣靓丽,而桥对面人烟稀少,荒僻冷清。

过了桥就没有路灯了,今夜星月无光,阿敏车灯显得格外的孤单微弱,不过照出一二十米就被黑暗吞没了。凉风除了半晌,阿敏酒醒了些,心里开始有些害怕,她还没有这么晚一个人回家过。但转念一想,这条自己走了成百上千的次的路,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回去,又有什么好怕的?

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加速就冲进了黑暗里。夜已经很深了,一路上只有阿敏一辆车,山路曲折,七拐八弯的,让灯光不断的在路基的灌木丛中划过,阿敏也怕酒后迷糊,于是格外认真的盯着前方。

忽然在前方50米左右的地方有个身着白衣的人站在路边,低着头面对着自己,漆黑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阿敏心想,这么晚了还在路边,是不是村里人呀?这荒郊野岭的,要是认识就捎他一程。就在这思考的瞬间,阿敏已经开50米,但她车还没刹住,转眼一看人却不见了!

她连忙回头仔细看?还是没有。阿敏惊出一身冷汗,酒一下子就醒了。她连忙重新提了车速,安慰自己一定是刚刚那个角度不好,一些景物刚好凑了一个人形的轮廓,自己酒驾有些晕乎,才会产生幻觉,误以为是个人。

她努力平静下心情,再加个油门,很快就到家了。

这时她又想到了前边山脚下有一些孤坟,平时都不放在心上的,但现在阿敏的心为之一颤。下一个拐角就有是了,深夜里透着难以言喻的诡异和神秘。

不要自己吓自己了,阿敏强迫自己镇定,等下不要去看那边就没事了,二十一世纪什么都不可以成精的!

终于,还是到了拐角处,阿敏默念着,我不看我不看,但人总是这样,越是不想看,心中越是按捺不住。阿敏最终还是不能战胜自己的好奇,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

车灯晃过那座孤坟,坟上杂草丛生,墓碑早已散落破碎。那土堆上正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人,依旧是低着头,漆黑的长发和惨白的衣服随着夜风摆啊摆。

阿敏一下就慌了神,难不成自己真的遇鬼了?会不会和电影里放的一样,一转眼就跑到车后排的椅子上了。阿敏颤颤巍巍的看向车里的后视镜。

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是自己吓自己。

阿敏踩了一脚油门,心想就剩七八分钟的路程,赶紧回到家就好了。发动机轰鸣着,在这黑夜中格外的刺耳。又一个拐角,阿敏娴熟的打一个方向,点刹车,再加油门。眼看这弯道就要过完了。

那个身着白衣的“人”却再次印入阿敏的眼帘,这一次它没有站在路边,而是路的正中间,正面对着阿敏的车,缓缓抬起了头。

雪亮的车灯下,阿敏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样貌。它皮肤黝黑,面上干瘪像是毫无血肉,眼眶和嘴巴都黑洞洞的,里面什么都没有,但阿敏却能感受到他正盯着自己看。

阿敏哪里见过这种东西,当即尖叫着慌了手脚。车头擦到了前面的护栏,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声后,他连车带人栽到了山沟沟里。

老话说的好,夜路要少走,亏心事别做。现在一些城市彻夜灯火通明。自然到了黑灯瞎火的地方要格外的注意。有很多你看不见的朋友,偶尔现身和你开个玩笑。你不一定能受得住哦!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