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冥婚诡谈 > 详细内容

冥婚诡谈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陈鹏今天心情很好,这一趟货挣了一万多。

吃饱喝足了的陈鹏在集市上闲逛,被刘半仙的吆喝声吸引住了:“天灵灵地灵灵,人间算命我最行,吉凶祸福早知道,趋吉避凶……。”

陈鹏在刘半仙的对面坐了下来:“大师,我先算算今年的财运,再算算出入可否平安?”

“你命中水旺,一生不缺钱,今年又是相生之年,必定财源滚滚。出行方面呢,”刘半仙眯着双眼,掐着指眉头一皱:“哎呀,恐怕你今天要走霉运,有性命之忧。”

“大师,你可别吓我,真的假的?”陈鹏急着问到:“严不严重,我该怎么办?”

“放心吧,你命中有贵人相助,可逢凶化吉,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刘半仙又掐指算了算:“对,你贵人就是你大娘,也就是你爹的第一个媳妇。”

“啪”的一声,刘半仙话音刚落,脸上就重重的挨了陈鹏一拳,摔倒在地上。

“大师,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吧,有没有算到今天会挨打。”

刘半仙捂着脸说:“你打我干嘛?”

“干嘛,”陈鹏走过去又在刘半仙的脸上打了两拳:“我让你胡说八道,还我大娘,你放屁,我哪来的大娘?”

“还半仙,我呸,叫你胡说八道。”陈鹏说完又在刘半仙的屁股上踹了两脚,扬长而去。

望着已经走远的陈鹏的背影,刘半仙才敢从地上爬起来,委屈的说到:“还没给钱呢,什么人呀,说实话也挨打。”

陈鹏也是一肚子气。自己今年也快五十了,父亲都七十多了,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听过父亲还有一个媳妇,一把年纪被人开这种玩笑,能不气吗?

陈鹏开着货车往家赶,在离家还有七八里路远的李庄村口停了下来。

李庄村口有个大池塘,里面的水很清。

陈鹏送的这一趟货,弄得满身是灰,还浑身发痒,于是把衣服一脱,就跳进池塘洗了个澡。洗完后他懒洋洋的坐在树底下,打算抽支烟,休息一下再走。

似睡非睡的时候,陈鹏感到周围出现了一群光屁股的小男孩,都在三五岁的样子。

他们围在陈鹏的周围,一开始只是揪揪陈鹏的头发,摆弄一下陈鹏的腿。

陈鹏迷迷糊糊的也不理他们。

他们或许觉得这样玩不过瘾,竟然抓起地上的泥巴往陈鹏嘴里塞。

陈鹏被惊醒了,嘴里被塞满了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惊恐中他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这一群小孩死死的按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陈鹏吓坏了,自己手脚都动不了,嘴里的泥巴却越塞越多,喉咙也慢慢的被塞住了,呼吸越来越困难。

陈鹏突然想起了刘半仙的话,说今天要走霉运,看来真的被他说中了!

他玩命地挣扎起来,但是毫无用处。

就在他绝望之时,他模糊的看见远处走过来一个女的,很年轻,扎着两条粗粗的大辫子,穿着花格子上衣,对着这群小孩喊到:“你们这群倒霉孩子,都给我滚,敢欺负我儿子,是不是想挨打。”

这群小孩一看有人来了,就一哄而散了。

陈鹏很高兴,知道自己被救了,他刚要张嘴,就昏了过去。

“我的儿啊,我的儿,你快醒醒。”

陈鹏在女人的呼唤中渐渐的清醒了过来。

女人看着陈鹏醒了,高兴的说到:“我的儿啊,你可醒啦,吓死为娘了。”

陈鹏恢复意识后,赶忙道谢:“大妹子,谢谢你,要不是你救我,我今天非死在他们手里。”

女人一听就不乐意了:“你这孩子,你怎么能喊我大妹子呢,我是你大娘。”

陈鹏一愣,对女人说:“大妹子,你救我我感激你,可你也不能占我便宜,我都五十岁的人啦,你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怎么能让我叫你娘呢。”

女人噗嗤一笑:“既然都到家门口了,就进去坐坐,我慢慢告诉你原因。”

陈鹏听女人这么说,就点头答应了。

不一会,陈鹏跟着女人就来到来到了一座破屋前,屋子不大,只有可怜的两间房子,残垣断壁,破旧不堪,房顶上的瓦都烂了一半,从屋里透过屋顶可以看见外面的天,四面的墙体也都裂开了,风从裂缝中刮了进来,可见这房子既不能遮风又不能挡雨。

屋里几乎没有什么家具,床是破的,衣柜也是破的,屋里就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也都是破的。

女人拿出来了一把壶,壶嘴也破了,放在桌子上的碗也破了一个口。

就连门后面盛水的缸上面也破了一个大窟窿。

“来,儿子,喝口水吧,也没有什么能招待你的,我就这么个情况,几十年了,你是第一个到我家来的。”女人说。

陈鹏环顾着看了个便:“你就住在这里?这也太寒碜了吧。”

女人苦笑了一下:“有什么办法呢?这么多年来,你们一分钱都不给我。没钱吃饭,我只能要饭吃,房子破成这样一直没钱修。我没有别处可去,只能住在这里。连我身上这件衣服,几十年也一直没换过,你爹这个没良心的,把我给忘了。”

陈鹏越听越糊涂:“你认识我爹,可是我爹从来没有提起过你。”

“我就说他是个没良心的,我和你爹是换了贴的,是夫妻,就差没有拜堂,要论我是你的大娘,叫你一声儿子不应该吗?”

“可是你比我年轻好多。”

女人叹了一口气说:“我的儿,我闺名叫李秀娥,你回去问问你那没良心的爹,我是不是你大娘。我这个地方你也不能呆久了,赶快回家吧,免得家里人担心。”

陈鹏刚从屋里走出来,身后的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陈鹏猛的一哆嗦,就醒了过来。

还好,是场梦,陈鹏想想就想笑。

嘴角一动,没笑出来,陈鹏惊呆了,嘴里已经被塞满了土,连鼻子里都有土。

陈鹏的心都快要被吓出来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都是真的,那我大娘的事看来也是真的。

陈鹏吐干净嘴里的泥,凭着刚才的记忆往前走,在池塘的不远处,发现了一个长满荒草的小坟,墓碑上就刻着李秀娥之墓。

陈鹏忽然感到莫名的害怕,他不敢在呆下去了,开车就回到了家。

晚上,陈鹏问父亲:“爹,有个叫李秀娥的女人你认识吗?”

老爷子听到李秀娥的名字,眉头一皱:“不认识。”

“你真的不认识,怪不得她说你没良心,看来她真的没有冤枉你。”

“她什么时候说的我,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老爷子嘴还挺硬。

陈鹏急了:“你实话实说怎么啦,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今天下午多亏她救了我一命,不然我可回不来了。”

陈鹏把事情的过程给老爷子说了一遍。

“爹,她把我当她儿子,她心里还有你。”

老爷子听了,眼睛湿润了,布满皱纹的脸上流下了两行热泪,也揭开了埋藏了几十年,内心最深处的伤疤。

“那是在五十三年前,也是媒人介绍我认识了秀娥,可以说我们是一见钟情。从那天起,我天天去她家帮着干活,心里跟吃蜜一样甜,干活也有使不完的劲。后来两边的父母就商量我们结婚的事,我们天天是形影不离,都盼着赶快结婚,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说到这里,老爷子哽咽了,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继续说到:“可是老天爷不随人愿,有一天,一个小孩掉进了池塘里,她跳下去救人。我当时正在干活,听到有人呼救,就赶了过去,但还是太迟了。在秀娥离开我的一年里,我整天借酒消愁,你爷爷担心我消沉下去,又托媒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就是你妈。”

陈鹏听父亲讲到这里,问到:“你们那么相爱,为什么不把她娶回来,给她个名分?”

老爷子又抹了一把眼泪,苦笑着说到:“当初我也想这么做,可是你爷爷坚决不同意,说要是那样做,名义上我就是二婚了。”

陈鹏又说到:“妈也死了二十多年了,爷爷也早就不在了,你为什么还给她个名分?”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你妈去世的时候,你都二十多岁了,为了你的名声,我也不能那样做,会让邻居们看笑话,再说你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陈鹏一想也是,如果不是她救了自己一命,自己肯定不会同意。

“爹,我现在同意了,你把她娶回来,给她个名分,让她安息吧。”

老爷子摇了摇头:“不行,都多大岁数了,不怕人家笑话。”

陈鹏一听就急了:“怕啥,她是你没过门的老婆,我的大娘,又是我的救命恩人,爹,她对咱们家有恩啊!你根本想象不到她过得有多苦,没有名分,入不了祖坟,就没有办法投胎!你还说你多爱她。你说,是你的脸面重要,还是帮她脱离苦海重要。”

老爷子低着头不说话,只是不停的在抹泪。

“爸,这件事我做主啦,我替你操办,挑个黄道吉日,给你们补办个冥婚,把大娘的坟迁入祖坟,以后逢年过节都多给她烧纸钱。”

既然儿子都同意了,老爷子也是欣然接受。

在陈鹏的操办下,婚礼举办的很圆满,也把大娘重新安葬在祖坟里。

后来陈鹏和他父亲经常做梦梦到她,听她讲在地府里遇到的新鲜事。

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那晚,一个没有影子的女人上了我的车,从此以后,我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我有一辆鬼出租》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