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对你的备胎好一点 > 详细内容

对你的备胎好一点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夜深了,喧嚣的城市逐渐安静下来,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纷纷进入梦乡了,然而梁绮雯却不能休息,只见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无敌医院的值班室。潘金莲也在值班室内,看样子她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3号病房的病人睡了吗?”潘金莲无精打采地问道。

“唉……谢天谢地,总算睡着了。”梁绮雯忍不住把自己一肚子苦水都倒出来:“我们只是护士,又不是保姆,怎么啥事情都要我们做啊!想累死咱们啊……”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梁绮雯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备注名字是“备胎”,顿时感到一阵心烦意乱。坐在她身旁的潘金莲地瞄了瞄她的手机屏幕,也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备胎”二字,事不嫌多的潘金莲顿时来劲了,坏坏地对梁绮雯调侃道:“哟哟哟,绮雯小公举,你什么时候学会养备胎啦?嘿嘿,有姐的风范。”

梁绮雯却一脸厌烦,把这个所谓的“备胎”贬得一无是处:“哎,你都不知道这家伙有多烦,又不会说笑话,又不会哄人,又不懂我内心里想什么,就只会尬聊,真希望他原地爆炸。”

“那是挺差劲的,我最垃圾的那个备胎都比他强。那......他长得怎么样?”潘金莲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八卦地问道。

梁绮雯戳了戳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递给潘金莲:“嗱,就这样,你觉得呢?”

“这不挺帅的吗?绮雯,你的眼光怎么这么高?你看不上就给我啊,凑合着做备胎还是可以的。”

梁绮雯仍旧是一副嫌弃的表情,继续吐槽道:“帅?哪里帅了?金莲,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都跟不上审美的潮流了。这家伙啊,又不化妆,又不画眉毛,又不喷香水做面膜,穿衣打扮都不会,我从来没见过他穿过紧身衣裤,你说,这样的钢铁直男,用来做备胎都嫌麻烦。”

“哦,原来绮雯你喜欢娘炮,这样的话你把他让给我呗。”

“喂,金莲,你都已经有九个男盆友和二十二个备胎了,还嫌不够吗?就算我想把他踢给你,估计也不行,这家伙太死板了,说什么只爱我一个,说得自己好像很专情一样,拜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像个傻逼一样。”

说话间,梁绮雯的手机又响了,不过这一次不是来电铃声,而是微信语音留言提示。“你看你看,又来了,真是烦死人了。”说着,梁绮雯还是点开了微信,手机里传出一个男生的声音:“绮雯,值夜班辛苦吗?我给你买了点宵夜,我现在已经在无敌医院门口了,等下我就给你拿上来。”

“嘻嘻,这备胎不错呀,用来当长期饭票还是可以的哦,绮雯。”

“切——”梁绮雯露出一个更加不屑的表情:“这个死穷鬼,追我的那帮人里面比他有钱的多了去了,就算我想找饭票都轮不到他来当。”

不一会儿,值班室的门口便传来“咚、咚、咚”三声沉重而有规律的敲门声。

“备胎来啦,备胎来啦,嘻嘻。”潘金莲低声笑道。

“进来吧,门没锁。”梁绮雯朝门口叫了一声。

然而,梁绮雯话音刚落,门外并没有如她们所想的那样有人开门进来,而是又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都说了门没有上锁,自己开门进来。”梁绮雯提高了音量,对着门口又喊了一遍。

仍然没有人开门进来。

“咚、咚、咚”敲门声第三次响起。潘金莲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种不详的预感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刚想开口说什么,梁绮雯却已经起身走向门口了,一边走一边发牢骚道:“都说了几百遍门没有锁,自己开门进来不行吗?你是聋了还是......”说到这,梁绮雯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此时她刚好把门拉开了,而门外却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没有。梁绮雯有点愣住了,稍后她把头探出门口,值班室门外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只有墙上的节能灯发出微弱的灯光照在这条空荡荡的走廊上。

“奇怪,刚才敲门的是谁啊?”梁绮雯关上门,低声嘀咕道。当她坐回到椅子上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潘金莲此时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有些难以捉摸,仿佛有什么事情让她感到有点恐惧,有点忌惮。

“绮雯,刚才在门外,你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潘金莲低声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梁绮雯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如实说道。

“绮雯,你说......”潘金莲想对梁绮雯说些什么,但她的话被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对此,梁绮雯的反应是感到一阵恼火,拉长了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而潘金莲则是一副大事不妙的神情,她赶紧伸手拉住了正想起身开门的梁绮雯,还把食指竖在嘴巴前,对着梁绮雯“嘘”了一声,然后,潘金莲对着门口大声问道:“谁?”

“是我,耶律璟。”门外传来了与刚才梁绮雯手机上相吻合的男生的声音。潘金莲这才松了一口气。

梁绮雯拉开门,身材高大的耶律璟果然出现在眼前,他把手中的塑料袋递到梁绮雯面前,略带腼腆地笑道:“绮雯,我知道你值夜班很累,所以我给你买了鲜云吞,快趁热吃吧。”

“额......我先上个厕所,你们慢慢聊哈。”潘金莲坏笑着看了看梁绮雯和耶律璟,识趣地找个借口离场了。

值班室只剩下耶律璟和梁绮雯两人了。梁绮雯摆出一副标志性的高冷表情,道:“我不喜欢吃有葱的云吞,你自己拿回去吃吧。”

耶律璟尴尬地挠挠脑袋,呆萌地傻笑道:“不好意思哈,刚刚忘了告诉云吞店的老板别放葱......这样吧,这次你就凑合着吃吧,你通宵值班,不吃点东西会饿坏身子的。”

“好好好,我吃,我吃行了吧。”梁绮雯更加不耐烦了,随便敷衍道:“你先放那儿吧,我等下就吃,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也等我有空再说吧。”

耶律璟神情略显失落,但又似有不甘,遂柔声问道:“绮雯,你有空吗?我想跟你聊聊天,好久没跟你一起谈心了。”此时的耶律璟,真的是卑微到了极点,仿佛担心自己的音量大一点就会让梁绮雯不高兴,殊不知他出现在眼前已经让梁绮雯感到万分厌恶了。

“没空。”梁绮雯不耐烦到了极点,随口说出两个字打发耶律璟。

“绮雯。”耶律璟再也没能控制得住,把心底里对梁绮雯的爱慕之情一股脑地表白出来,深情款款道:“绮雯,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冷淡,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照顾你,保护你。”

梁绮雯内心没有丝毫感觉,面无表情、冷若冰霜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而已。”

“......”耶律璟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值班室内的呼叫铃响起来了。“看到了吧?我都说了我没空,拜托你别再缠着我了。”说完,梁绮雯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值班室,留下落寞孤寂的耶律璟独自彷徨。

梁绮雯来到了44号病房,系统显示就是这个病房按的呼叫铃,可是梁绮雯走进病房后,却看到三个床位上的病人都已经安详地睡着了,是谁按的呼叫铃呢?

正疑惑间,一只手重重地搭到梁绮雯的肩上。梁绮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怒道:“够了耶律璟,你别闹了行吗?你知不知道......”但是当她转过身来定睛一看的时候,却愣住了——不是耶律璟!

这是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在漆黑的病房中,显得格外吓人。“你,你是谁?”梁绮雯被吓坏了,声音颤抖地说道。

眼前这个男子举着手中一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一言不发、杀气腾腾地朝梁绮雯步步紧逼。梁绮雯赶紧用双手捂住即将发出尖叫声的嘴巴,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一刹那间,梁绮雯的脑海才想起一件事:由市警察局发布的一则新闻,说近一个星期本市发生了三起连环凶杀案,死者均为年轻女性,凶手手段极其残忍,而且至今仍逍遥法外,警察呼吁市民晚上尽量多注意自身安全......刚才在值班室里,那一阵奇怪的敲门声过后,潘金莲对自己欲言又止,应该就是想对自己说这件事了,可是那时候她并没有想起来,等她记起来这件事的时候,这个残忍的凶手已经就在自己眼前了。

梁绮雯扭头撒丫子就跑,跑出了病房,在黑暗的走廊上拼了命地狂奔,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想拨打报警电话,可是警察局离无敌医院太远了,等警察赶到这里的时候,估计自己已经歇菜了......对了,耶律璟,他应该还没走远的,太好了,这个舔狗要是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一定会发疯了一样冲过来救自己的,哪怕是跟那个凶手殊死一搏,他也一定会义不容辞地来救自己的,一定会的!

梁绮雯拨通了耶律璟的电话,急切地喊道:“耶律璟,你快过来,我这边有麻烦了,快啊!”哪怕是处在生死边缘,梁绮雯对于耶律璟的语气和态度,依然是高高在上,仿佛是在命令一样。

耶律璟刚好走出无敌医院的门口。这一次,他并没有像梁绮雯预料的一样,发疯一样冲回去救她,此时的耶律璟,内心异常平静,他不再像以往一样对梁绮雯毕恭毕敬、唯唯诺诺,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沉稳的语气:“我把你视作真爱,你却把我当成备胎。你是公主,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我高攀不上,我虽然不是王子,但我也不是奴隶,我不会再像个傻瓜一样为你无止境地默默付出了,从今以后,我们各过各的。我爱你,但那只是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不再是这样了。”说罢,也不等梁绮雯再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

站在医院门口,耶律璟45度角仰望着无尽的夜空,长长地悲叹了一口气。思索片刻,他又用手机拨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电话:“米哲,你有空吗?出来陪我聊聊天吧......嗯,是的,我现在心情很糟糕......”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现在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当梁绮雯再次拨打耶律璟的号码时,手机里传出的提示音令她感到绝望和崩溃,此时的她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眼看身后那个凶手的身影越来越近了,“嗒嗒”的皮鞋脚步声仿佛就在耳边,梁绮雯只能继续没命似的朝着黑暗的走廊深处狂奔逃命。

跑呀跑,跑呀跑......

当气喘吁吁的梁绮雯经过厕所门口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梁绮雯突然想出了一个堪称弱智的办法——自己是女生,那个凶手是男人,那自己躲进女厕所不就安全了吗?于是梁绮雯一头跑进女厕所。

然而你以为躲进女厕所就安全了吗?梁绮雯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有什么东西扑到她身上了,接踵而至的还有一个扭曲怪异的声音:“绮雯快救我......”

潘金莲!没错,就是她,可是此时的潘金莲,七窍流血、遍体鳞伤,她的声音也由于痛苦而变得扭曲而怪异。

怎么回事?才没见几分钟,刚才还好好的闺蜜现在已经变得这样不成人样了。来不及多想,事实上时间也不容许梁绮雯多想,因为外边“嗒嗒”的皮鞋声已经快要来到她们身边了。

被死亡的恐惧侵蚀了意识的梁绮雯,为了逃命,一把推开了把自己当成救命稻草而死死抱住自己的潘金莲,抛下闺蜜的她独自逃命了。潘金莲绝望地看着梁绮雯越跑越远,最后消失在黑暗的走廊中......

不知跑了多久,筋疲力尽的梁绮雯再也跑不动了,慌不择路的她,又一头扎进手术室里,环顾四周,想找一个藏身之处,脑子短路的她又想出一个自以为高明的办法——躺在手术台上,用台布把自己盖住。

“嗒嗒嗒......”沉重的皮鞋声像一把锤子,每一声都重重地敲打着梁绮雯的心弦。终于,皮鞋声停下来了。梁绮雯估摸着那人已经走到手术室门口了,此时的梁绮雯,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了,她眼角噙着泪花,却憋着不敢哭出声来,如筛糠般颤抖着的双手抓住台布把自己盖住,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自己发出的一丝动静会把凶手吸引过来,不知不觉间,两股之间裤裆之下一阵“涓涓细流”。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沉重的皮鞋声再次响起,所幸的是,这一次,皮鞋声越走越远,直至消失。

这时候,梁绮雯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来了,估计那个凶手已经走远了,自己也算暂时安全了。

用台布把自己盖住真令自己憋得慌,梁绮雯想拉开台布让自己透透气,然而当台布离开自己眼睛的那一刹那间,一张露出夸张又怪异的笑容的脸赫然出现在自己的正上方!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样:“呵呵呵呵,总算找到你了。”

顿时,鸡皮疙瘩布满梁绮雯的全身,她体内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她的意识和思维已经彻底被恐惧所侵蚀了。耳边回荡着那个仿佛来自地狱的恐怖的声音。

对此,梁绮雯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手术刀刺进自己的体内......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