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3号站台 > 详细内容

3号站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地铁3号线,一个从未有人见过的站台,充斥着诡异,没人看见过他的出现,或者换句话说,只要上了这辆地铁,却永远都回不了头,因为他的终点站是……

手里拿着一张公司的辞退信,愤愤不平,坐在街边,低头抽着烟,回想着在公司发生的一切,凭什么,难道我和董事长的儿子天浩有过节,他们就可以随意的辞退我,这世界真的没有公平可言了吗?

“无故旷工、顶撞领导、影响公司内部团结……”这几年来,我对公司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的身上,将信勒在手心,扔了出去,将烟头摔在了地上,站起身,落寞的往家走去。

“刘涛,下班啦!快来吃饭吧,我和孩子都等着你呢,”妻子帮我接过包。

坐在饭桌上,还是忍不住,“老婆,今天我被辞退了,”看着桌上的菜,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是干吃着白米饭。

“没事,这很正常,工作没了再找呗,不是什么大事,”她安慰我道。

听见她对我这样说,反而陷入了自责和内疚,这个女人,跟着我受苦了,没能给她想要的生活,望着孩子懵懂无知的样子,作为一个男人,更要撑起这一个家,我一定要努力。

次日,我拿着自己的简历,到符合我专业发展的公司去应聘,跑了几家,运气还不错,有一家公司看中了我的能力,听说我在他们的合作商公司工作过,便录取了我,很是开心,下午就开始了工作,由于我的资历比较好,新工作很容易上手,到了下班时间,我想着找到了工作反正,不如庆祝一下。

“喂,老婆,我找到了新的工作,也不是很累,公司的各方面福利、待遇也是非常的好,我们晚上庆祝一下吧,我现在下班了,就到我们经常去了火锅店,你带宝宝直接过来,”掏出裤兜里的手机打了过去。

“是嘛,那太好了,老公你真棒,我和孩子为你感到骄傲,我们收拾一下,一会就过去。”听老婆说完后挂了电话,我也收拾下走了。

到了火锅店门口,等了10多分钟,老婆牵着孩子在我的对面缓缓的走来,孩子看见我,直接跑过来,扑在了我的怀里,牵着老婆的手,抱着孩子进了店里。

饭桌上,说着面试和公司的一切,有说有笑,其热融融,因为高兴,我也喝了一点酒。

走出了火锅店,准备一同回去。

“铃……铃……铃……”我掏出手机接过电话。

“喂,老板啊,我现在在…………”

“喂,是刘涛吧,我们还是不能录用你,虽然我知道你是一个人才,但是社会就是这样,你得罪了合作商的公子天浩,我也爱莫能助,对不起啦,”老板说道,都没等我一句话说完。

“好的,我知道了,”挂了电话,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让我的老婆带着孩子先回去了,只是跟他们说了公司有事,因为不想告诉真相让他们失望。

我默默的走在大街上,“诶,世界就是这样,我们这些没有背景的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如果有可能,我要让天浩也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地铁站台,坐下来,等待着列车的驶来。

过了一会,一个穿着黑色的卫衣,帽子戴在头上的人,坐在了我的旁边,低着他的头。

我瞥了他一眼,有这么的冷吗,还把帽子带起来,难道他也有烦心事?

“嗨!兄弟,你也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吗?”没回应我。

“兄弟?”还是没理我,心想这人可真没有礼貌,不理我算了。

“呜呜呜呜……”列车向我们站台驶来,他站起身向着前面走去,怎么这人走路这么奇怪,一瘸一拐的。

我也向着站台前面走,平时应该有很多人等车回家的,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整个站台只有我和他在等车。

“什么破车啊,跟报废了一样,外边的漆都掉的差不多了,”列车缓缓的驶到我们的面前,现在的我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一样。

刚要上车,“你不该上这列车,”那人转过头对我说,都看不清他的脸,说完,他就上去了。

“有病吧这人,他凭啥不让我上车啊,脾气怪还胡言乱语的,怕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一气之下我直接跳上了车。

脚直接踩到了车门台阶那,竟然直接给踩出了一个凹痕,车门关上了。

“这是什么车啊,乘务员,这车能直接换一辆了吧,”我对着乘务员喊到,可他却看也不看的直接从我面前僵硬的走了过去,今天碰见的都是什么人啊,见鬼了。

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靠着窗户,看着驶过的隧道,怎么开了许久还是在隧道里。

“这是什么味道?好恶心,”我闻到了一阵阵的恶臭,立刻起身跑进了厕所,呕吐了一番,洗了个手,抬起头看向镜子,我的脸上怎么会有血,头很疼,只感觉头上有东西流了出来,一摸后脑勺,这白白的豆腐状的东西,难道是……“啊!”我吓得立刻跑了出去。

外面列车上的乘客,我才注意到,有的人身上爬满了蛆,有的人脸上没有皮,只有鲜红的肉裸露在外面,再次从我面前走过的那位乘务员,原来他的身后有一个大窟窿,肠子都挂在了外面。

“我说了,你不该上来的,”只见角落上,之前那个在站台遇见一起上车的那人,缓缓的摘下帽子,原来,他的头,只剩下嘴。

我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时列车上的电视隐隐约约的播着一个新闻。

“傍晚,在2号地铁站,一男子在站台突然越轨,被列车碾压身亡,目前记者在跟踪报道,”难道我已经死了,看向列车号,写着鲜红的数字3,一个站台从没有过的列车,我低下头,耳朵里回荡着妻儿在电视里的哭喊声。

一年后…………

“明天继续一起喝酒啊,去最贵的酒店,不醉不归,老子请你们去嗨!”天浩晃晃悠悠,醉醺醺的在马路上走着。

“怎么连个车都打不到,还得害我这身份的人坐地铁,”他走到了地铁站。

“呜呜呜呜……”列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3号列车,呵呵呵,”天浩随即慢吞吞的上了车,睡了过去。

我缓缓的抬起头,笑了一下,踩下了列车的油门,驶向了一条不归路。

…………

“据现场发回的消息,XX公司董事长的儿子天浩,由于酒后神志不清,越轨自杀……”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