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妈妈,妈妈 > 详细内容

妈妈,妈妈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一.

暗灰的天空飘着几朵淡淡的残云,远处传来了不知名鸟的怪异叫声。

天台上,风将女人的单薄衣襟吹得瑟瑟作响。胡乱的发丝遮住了女人的脸,她晃晃悠悠的走到天台边。

一跃而下。

时间移到三十年后,丽景小区。

沈冲和爱人新婚不久,两个月前,妻子诞下了一个宝宝。沈冲百感交集,小心翼翼。两个月大的婴儿正是不安分的时期,夜夜晚上啼哭。不是饿了需要妻子喂奶,就是需要沈冲跑去换尿布。才短短两个月就将初为人父的沈冲折磨的心力憔悴,但当看到儿子的天真笑颜时,沈冲一天的阴霾却又一扫而光。

“呜哇!”响亮的婴孩啼哭撕碎了夜的宁静。

“这小兔崽子,咋又饿了。”妻子嘟囔了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披了件衣衫,往孩子房间去了。

半晌,她喂完奶回来,爬上了床。沈冲翻了个身,发出了一声呓语。

谁料,没过多久,孩子又哭了。妻子本以为孩子哭一会就哭累睡了,结果啼哭的声音越来越猛。

妻子拍了拍沈冲,道:“孩子他爹,孩子哭了,你赶紧去哄哄。”

沈冲困道:“嗯…他饿了,你去喂下就行。”

妻子踹了沈冲一脚,道:“老娘刚喂完回来,你赶紧的。”

沈冲揉了揉惺忪的眼睛,走向了孩子房间。

他穿过过道,来到门前,刚想打开门。谁知,孩子突然就不哭了,房间陷入宁静。

沈冲抬在半空中的手一顿,轻笑道:“这小子,逗我玩呢!”

但既然已经起来了,沈冲索性准备解个手再回去睡。等他从洗手间回来,他突然听到儿子在房里“咯咯”的笑声。

他趴在门边,听着那童稚的笑声,闭眼沉醉着,似乎这笑声是一种天籁。

屋子内,除了儿子的笑声。似乎还有一个人在低声的歌唱,像是在哄孩子般。

沈冲笑了,心想:妻子虽然嘴硬,但仍是放心不下儿子,自己亲自来哄儿子睡觉了。

他走回屋,爬上了床。

“儿子睡了?”躺在床上的人道。

沈冲的血液一下子冻住了。

是妻子的声音!难道说妻子一直没下床?那儿子屋里的人是?!

深夜里,沈冲的困意一下子没了。背上的汗毛也瞬间竖了起来,整个人也微微的战栗不止。他噌的一下子爬下了床,朝儿子屋子快步走去。

“砰!”

沈冲猛地将儿子房门打开。

并没有什么声音,屋子中央除了一张婴儿床,再无其他。沈冲屏着气,扫视了屋子一周,发现并无任何人的踪迹,才呼了口气出来。

他喘了喘气,走到婴儿床边,两个月的儿子伸出双手,葡萄般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似是要人抱。他将儿子抱起来,搂在怀中。

他边哄边想,一定是自己刚才迷迷糊糊听错了。这大半夜的,怎么可能会有人进来。

他将儿子哄睡了,放回婴儿床。又扫视了屋子一周,目光停在了墙边的一个大衣柜,他盯着衣柜看了好久,慢慢地向衣柜走去。

他站在衣柜前,衣柜有一人多高。完全装的下一个成年人。沈冲咽了咽口水,将手握住了衣柜把手。

“沈冲!”妻子在另一边喊道,吓了沈冲一跳。

“怎么哄儿子哄这么久,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没事。”沈冲忙回应道,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他轻轻的合上房间的门,关掉了灯。

沈冲爬回床上,道:“哄儿子睡觉呢,急啥?”

妻子道:“看你这么久不回来,怪担心的。”

很快,二人进入了梦乡。

“嘎吱嘎吱…”

大衣柜的门慢慢的打开了。

二.

第二天一早,沈冲穿好皮鞋,正准备出门。

“老婆我走了哈!”

“等下!”妻子从屋内喊道。

沈冲困惑的看着妻子走到自己面前,不知还有什么吩咐。妻子整了整沈冲的衣领,柔声道:“孩子他爸早点回来,我晚上做好吃的和儿子一块等你。”

沈冲看着妻子羞涩红晕的脸庞,一下子出了神。从他们结婚后,有多久没像两人恋爱时期这样亲昵了。七年的长跑,许是磨掉了许多曾经的热情和初心,但这些悸动,从这一刻开始,逐渐复苏起来。

沈冲点了点头,道:“老婆,你产假在家,一定要好好休息。我下班了马上回来。么嘛~”沈冲亲了老婆一口,开门离去了。

下午的协和医院,拥挤的人流逐渐少了下来,沈冲也难得有了空闲的时间。

突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老婆的来电。

“这妮子,才离开了这么一会就这么心急么…”沈冲轻笑道。

他接通电话,道:“老婆,咋啦,想我啦?”

对面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一些嘈杂的电流音。

“是信号不好么…”他困惑的看了看手机,发现信号正常,又贴回了耳朵。

“喂喂?听得见吗?老婆。”沈冲不断问道。

对面仍旧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但沈冲似乎听到了一种奇怪的“伽伽”声。像是人张大了嘴,从喉咙里挤出来那样。

突然,手机里传来砰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撞到了地上。

沈冲心里一沉,他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不行,我得赶快回家看看。”可现在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沈冲一时也脱不开身。

“应该没事的…”沈冲安慰自己。

下班后,沈冲连忙往地下车库赶去。等他开车到医院门口的时候,看到长栏没打开,急的疯狂摁喇叭。

保安小张见是沈冲,打招呼道:“沈大夫,今天下班这么急啊,去哪啊?”

沈冲也没回应他,直接踩油门走了。

小张望着远去的车,奇怪道:“沈大夫今天这是咋了…魂不守舍的。”

沈冲一到小区楼下,随意的将车子一停,就冲了上去。他气喘吁吁的打开门,喊道:“老婆!你在哪?”

屋子内空荡荡的没人回应,也没有任何混乱的迹象。沈冲走到卧室,发现并没有人。

“奇怪…难道她出去了?”沈冲试着拨打老婆的手机。

“主人,那小子又来电话啦!”铃声从屋外响起,沈冲疑惑的循声而去。

他走到厨房那,见妻子的手机正躺在地板上,不断的震动着。他弯腰捡起手机,抬头发现妻子正双手抱着腿,蜷缩着坐在角落,头深深地埋进腿里。

“老婆?”沈冲轻声喊道,妻子却一动不动,没有回应。

沈冲试探着拍了拍她,谁料,手刚触碰到妻子的手,妻子突然抬起头哭叫起来。

“啊!你别过来!”妻子面目狰狞,整个人陷入了极大的恐惧,战栗不止。

“老婆,是我啊,我是沈冲!”沈冲急道。

妻子却没有任何好转清醒的迹象,仍旧哭叫不停,整个人极端抗拒沈冲的靠近。

显然,妻子这是疯了。

看完妻子这边,沈冲总觉得漏了什么事。

“不对,儿子!”沈冲忙冲向儿子房间。

“啊…”沈冲愣在儿子床边,整个人陷入了空白。

婴儿床空荡荡的,儿子不见了。

沈冲腿一软,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脑袋一片混乱,不知道作甚。

“报警…对了,报警。”沈冲颤抖的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警方接到消息,很快赶到。

“沈先生,我们排查了下,没有发现这里有人入侵和搏斗的痕迹。”年轻的警察说道。

沈冲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疲惫。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自己把孩子藏起来了?”

年轻警察摆手道:“沈先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的意思是现在暂时可以排除有人入侵的可能性。只不过这小区年代过于久远,没有监控。”

他顿了顿,又道:“至于你妻子的状况,我们也帮你联系到了附近的医院。等下请沈先生跟我们回去,录下口供。这次由于孩子丢失,案情较为严重,我们肯定会立案侦查。”

三.

沈冲从警局回来,已是半夜。他疲惫的打开门,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一时间,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和早晨的甜蜜相比,现在的无助感显得无比荒诞滑稽。

妻子已经安顿在医院,有父母帮着照顾。想起妻子白天惊慌的样子,沈冲心里笃定,这显然是一起歹徒入室拐卖人口的案件啊。妻子必然遭到了歹徒威胁。

只不过,为什么警察说这里没有丝毫入侵的痕迹呢?的确,门锁并没有损毁,上面也没有其他人的指纹。

莫非…是妻子打开了门,然后受到了威胁?

“一定是这样。”沈冲心想。既然警察那边暂时没有头绪,我就自己把歹徒找出来。不过,该如何找起呢…

沈冲将屋子翻了个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家里的所有贵重物品没有丢掉一件,难道说歹徒入室就为了抢一个孩子?这冒的风险也太大了吧。

接连好几天,沈冲都没有去上班。

一日早晨,沈冲接到了个电话,来电人是他在医院带的徒弟,王猛。王猛平日里就热衷于在网上解谜题,是个狂热的侦探小说爱好者。

王猛在电话里问道:“师父,你咋了,最近都见你来上班啊。我问了医院这边,说是你请了长假。怎么,是家里出事情了么。”

电话这头,沈冲一阵语塞,不知道该不该不讲。沉默半晌,他决定还是把事情告诉王猛,毕竟,多个脑袋想办法总是好的。

王猛听到师娘疯了,孩子丢了。沉默了一会,随即破口大骂道:“师父,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说,你还把不把我当你的徒弟啊。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很快,王猛赶到了沈冲的家里。他了解了事情经过,喃喃自语道:“事情的确有些匪夷所思,但肯定还是能找出解决办法。”

王猛来到孩子房间,发现屋子密不透风。为了防止儿子受风着凉,平时的窗子都是锁住的。他将窗子打开,探出头往下望了望。这里是四楼,墙壁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支撑住身体重量攀爬的东西。简单来说,想进入这个房间就房门一个可能。

然而警方说屋子没有入侵的痕迹,那么极大的可能就是沈冲妻子给歹徒开的门。至于她为什么疯了…王猛一时想不出缘由。

“师娘那边,你有没有问出什么线索。她是不是丢子心切,所以才…”王猛问道。

沈冲无奈的摇了摇的头,道:“你师娘她,医生说她一时半会恢复不了。如果她能清醒,这案子也就破了。”

“的确…”王猛点了点头,“她毕竟是唯一的目击证人。”

“目击证人…”王猛猛地拍了下手,“谁说目击证人只能是一个。”

“你是说…”

“这边发生这么大动静,邻居能听不到么,我们去问问不就行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沈冲恍然大悟道。

“咚咚咚!”王猛敲着对面的门。

“奇怪…没人么。”王猛对着猫眼使劲往里看。

“要不我们去楼上问问。”沈冲见状,提议道。

“行。”

二人上了一层,敲了敲房门。

门里传来几声响动,似是有人摸索到了门前。

“谁啊?”门内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王猛道:“您好,我们是楼下居委会的。有些事情想来问问您。”

过了一会,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探出个老太婆的头。

“有什么事吗?”老奶奶问道。

“是这样的。”王猛搓着手笑道,“我们想问下,您最近,就是前几天,有没有注意到楼下有什么动静。”

“动静?”老太婆努力回想着,“有啊。前几天有好多警察来了。”

“对!就是那天,你记的早上发生什么了吗?就是警察来之前。”沈冲忙上前问道。

老太婆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支吾道:“不…不记得了,那天我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您好好想想!”沈冲急道,“实不相瞒,阿婆,我就是楼下402的,我的孩子在那天丢了。我怀疑有人闯进了我的屋子。”

“真…没什么动静啊。”老太婆道。

沈冲本来微微升起的希望之光一下子熄灭了,他黯然道:“好吧,那就不打扰您了。”

二人正打算离开,老太婆突然叫住了他们。

“你说你是402,是楼下那个402吗?”

“是的,不然还能是哪个402。”沈冲有点不耐烦了。

老太婆叹了口气,道:“作孽,都是作孽啊…”

王猛闻言,奇怪道:“阿婆,您这是什么意思。”

老太婆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二人心里都一惊。

“402的上户人家,也丢了孩子。”

“你是说…”王猛不可思议道。

“对,就是402,我没有记错。”老太婆道。

“那具体事情,你还记得么。”王猛问道。

老太婆摇了摇头,道:“时间太久了,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

二人没能从老太婆口子问出什么有效信息,只能先离开了。

回到房内,王猛始终对这条信息耿耿于怀。

沈冲看出了他的心思,道:“哎,你别想了,就算这户人家丢小孩,也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和现在有什么半毛钱关系。”

“不对…”王猛摇了摇头,“我总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

“巧合而已,你担心这个还不如去多问问别的人。”沈冲有些生气了。

这两者之间真的只是巧合么…

王猛突然抬起头,问道:“师父,你买这个房子前,还记得上家主人是谁么。”

沈冲一愣,回答道:“我这房子那时候是从中介那买的,寻思着里医院近,又那么便宜,我就把它买下来了,正好结婚用。至于之前的主人,我是一概不知。”

“你联系下上回的警官,让他帮忙查查这房子所有业主的信息。我俩现在去楼下物业问问。”王猛道。

沈冲犹豫了,似乎不太情愿。

王猛见状,皱眉道:“哎呀,反正现在也没什么线索,有什么就先查什么不就行了,你还挑挑拣拣的。”

“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沈冲点头道。

二人来到小区物业,询问了那里的保安小哥。

保安小哥道:“本来吧,这些东西都是替业主保密的。但沈哥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我不让你们看也说不过去了。402的档案全在这里了。”

王猛拆开文件袋,翻看了402之前的业主信息。

“奇怪,这里总共就两户人家。一户是你,一户是一个叫杨涵的人。”

“就两户?”沈冲疑惑道。

“喏,你看。”王猛指着档案道,“这房子在三十年前就已经无户主了,也就是说他三十年前就把它卖了。直到你住进来,这段期间,它一直是空着的。”

“卖了?就算卖了,也得有新的户主吧。”

“这就不清楚了,这里也没写。”

二人不约而同的望向保安小哥,小哥被二人一盯,慌道:“看我干啥,我又不知道。我也是刚来的,三十年前我还没出生呢。”

二人这才低下了头,看着档案无言。

“要不…你们去警察局问问?”保安小哥试探道。

四.

“张警官…”沈冲面前站着的,正是前几天那个年轻的警察。

“沈大夫,你说的事情我们给你查了。这家的上户人家是个叫杨涵的男人,他是一家三口住着的。女的叫赵翠凤,他俩还有个孩子。”

“那他们的联系方式你查得到么。”王猛问道。

“这男的,已经失联好多年了。这女的,资料上显示已经去世了。”

“去世了?!”王猛和沈冲震惊了。

事情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嗯…死因是跳楼。至于他们的孩子,这边倒是有联系方式。”

“啊?不是说他孩子丢了么。”王猛疑惑道。

张警官回答道:“当时是丢了一阵,不过警察当时又给找回来了。交给了当地的孤儿院,后来也被人领养。现在怎么说也得有个四十多岁了吧,这是他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哦对了,我们解锁了你妻子的手机,发现里面有两张疑似歹徒的照片。”

“照片…那一定是她手机掉落的时候拍的。”沈浪心想。

张警官继续道:“不过照片看上去非常模糊,我们已经叫技术部帮忙还原了,过几天应该能出来。”

“好的,辛苦张警官你了。”

二人离开警局,王猛道:“看来,这两者这间并没有什么必要的联系。那我们还用找他去问么?”

沈冲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们还是去问问吧,就当是把死马当活马医。”

开车行了一段路程,二人来到一片破旧的居民楼。沿着纸上的信息,王猛敲响了房门。

房门内探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头,问道:“谁呀?”

沈冲刚要开口,王猛制止他,笑道:“请问是李先生吗?我们是新华社的记者,我们有些事情想要采访你一下。”

男人上下瞟了王猛一眼,不耐烦道:“滚滚滚,老子没那么多闲心陪你们唠嗑。”说完,就想要关门。

“哎哎!”王猛忙伸手拦住房门。

“咋地,你们还想要硬闯啊!”男人有些生气了。

“不不不,大哥。”王猛赔笑道,“我们这次采访是有偿的。”一边,手上掏出几张百元大钞。

男人见到这几张红色的大钞,脸色缓和了许多。

“进来吧。”男人打开了门。

“小妹!泡几杯茶。”男人向里头喊道。

沈冲和王盟就茶几坐下。

“说吧,有什么想问的。”男子道。

“你知道,赵翠凤吗?”王猛盯着男子问道。

“赵翠凤…”男子脸上忽然阴沉了下来,似乎很是忌惮这个名字。

“关于这个,我无可奉告。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别的可问,就请走吧。”男人道。

“别别,你先听我们说。”王猛这次从兜里,又掏出一小叠钞票放在茶几上。

男人盯着钞票,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我们知道,你是孤儿,后来被人收养。我们社最近在筹划一个孤儿寻亲的版块,只要是能登上这个版块的,还有万元大奖等着你。”

沈冲在一旁憋着笑,心想:这小子,平时怎么没看出来这么能编。

男人听到万元大奖四个字,显然是有些心动了。

王猛继续道:“你只需将你当年为什么进孤儿院的事情告诉我们,我给你保证,大奖不出意外就是你的了。”

“真的?”男人不可置信道。

“我保证。”王猛拍了拍胸脯。

“好吧…”男人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他叙述道:“我记的那年我十岁,老爹在外欠了高利贷跑了,就剩下我们母子俩。妈妈本来就没什么工作,后来老爹跑了,老妈就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讨债的天天上门来,说是再拿不出钱,就得拿我抵债。老妈就精神失常了,那段时间都不让我出门,后来上学也不让我去了。天天在家守着我,出门买菜也将门锁住。连我上厕所上久了,她也会疯狂拍门,然后抱着我又哭又打,总之…很恐怖。”

“接下来呢,你是怎么走丢的。”王猛问道。

“其实那次我没有走丢,我只是实在呆不住,跑出去玩了一下午。谁知道…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她…”男人说到这里,语气有点哽咽。

“她怎么了?”沈冲问道。

“她跳楼了。”男人突然埋头啜泣起来。

“啊…”二人陷入无言。

“怪不得房子这么久没人住,还那么便宜,敢情是座凶宅啊。”沈冲心想。

男人低着头,一直在小声的啜泣,身体不停的发抖。

王猛看见这个他这个样子,也有点于心不扔,于是将手拿出,放在他的肩上,安慰道:“斯人已逝,你别太伤心了。”

男人突然用一只手用力的握住王猛的手,疼的王猛咧了下嘴。

男人恶狠狠的盯着王猛问:“你说,如果那天我要是能早点回去,我妈是不是就不会死?”

说完,又松开手呜呜哭了起来。

二人被这男人的喜怒无常给吓到了,他们缓缓的站起身,王猛小心翼翼道:“钱就先给你放着了,我们有事先走了,下次再来….”

男人的哭声更凶了,像一头狂躁的野兽在低声哭叫。

不行,得赶快离开这里!

二人急忙朝屋外走去。

轰!

那个所谓的小妹伫在过道里,阴沉着脸用两颗死鱼样的眼睛盯着他们。

“哈哈…”王猛尴尬地笑道,“那啥,我们有事先走了,下回有机会再登门拜访。”

两人绕过小妹,慌乱的打开门,便在楼道里一路狂奔。

等两人离开小区,不知不觉中,都惊出一身冷汗。

“我去…”王猛心有余悸道,“这一家都是疯子。”

沈浪道:“怎么说,线索到这里就已经断了。”

王猛沉思半晌,突然锤头道:“我这猪脑子!我怎么早没想到。师父快上车,我现在去找我朋友借个法宝。”

沈冲一愣,问道:“是什么法宝?”

王猛已经钻进车里,叫道:“你就别管了,到时候你就知道。”

五.

沈冲家内,王猛拿着个硕大的类似一截灯管一样的东西。

王猛举起“法宝”道:“此物叫做紫光灯,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发射紫外线的灯管。平时我们在地上留下的痕迹肉眼虽看不到,但它能把痕迹照射的一清二楚。来,先把塑料脚套套了。”

王猛关掉屋子所有的灯,让室内一片漆黑。塑料脚套也是为了防止不再造成过多的痕迹。

王猛将紫光灯打开,地上的脚印就一清二楚的展现在二人眼前,冒着荧光。

客厅上的脚印最为繁杂,混乱无章。显然是前几日警察在屋子为了搜集证据穿梭留下的。

“去里屋看看。”沈冲道。

王猛举着紫光灯边走边看,他猛地惊叫道:“咦?你看这是什么?”

沈冲往王猛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发现在众多的脚印中,有一个奇怪的痕迹。

这个痕迹明显不是人的脚印,反而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一样。

“你家是有养什么宠物么?”王猛奇怪道。

沈冲不说话,只是接过紫光灯,一路照射过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爬行的痕迹有很多。那东西爬进了儿子的房间!

沈冲慢慢的推开门,继续察看。地上的痕迹在屋里也有很多,但大多数都停在儿子的床前。

痕迹继续延伸,一直延伸到屋子里的一个大衣柜。

沈冲打开衣柜,将衣柜的衣服都扔了出来。

二人的呼吸都暂停了。

衣柜里面,明显有一双没穿鞋的人的脚印。

“一定是那晚…”沈冲不敢想象,要是那天他打开了衣柜,会发生什么。

沈冲明显感觉到,王猛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似乎越来越兴奋。王猛抢过紫光灯,继续照射,屋内爬行的痕迹一直延伸,直到延伸到了厨房,然后就没有了。

“奇怪,痕迹怎么没了!”王猛急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先别急,我们要不先报警。”沈冲道。

“不!不要报警!”王猛咆哮道,接着就疯狂的开始在厨房翻箱倒柜。

沈冲被他的这个样子吓了一跳,他难以置信王猛怎么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

王猛突然在水槽下的柜子停了下来。沈冲上前一看,额头直冒汗。

水槽下的柜子里居然有一个洞,和一般水槽的排水洞不同。这洞是根巨大的管道,完全能容纳一个人。管道看上去年代久远,锈迹斑斑,不知连通到哪里。

“我去,我原来怎么没发现这么个东西。”沈冲震惊了,又或者他之前只是忽略了这个管道。

“快,找绳子!”王猛急切道。

“找绳子…干嘛?”沈冲愣了。

“废话,我要下去啊!”

“这下面不知道通往哪里,你下去会有危险的!”沈冲道,“我们还是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这些事情。”

王猛突然上到沈冲面前,抓住沈冲的衣领,冷声道:“不,不要警察,你现在赶紧乖乖的给我找绳子。不然你的宝贝儿子就找不回来了。”

沈冲呆住了,他这才意识到。平日里他这个看起来温和的徒弟,现在已经陷入了探案的癫狂。王猛本身并不关心自己发生的事,他只是在满足自己那病态的破案欲望!

沈冲只能照做,从屋里找了根尺寸适当的长绳。王猛将绳子的一端在屋子里固定好,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冷眼看了沈冲一眼,慢慢滑入了管道。

沈冲呆在地板上,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

“对了…报警…我要报警。”沈冲拨打了张警官的电话。

“嘟嘟嘟…”电话接通了。

“喂,张警官么,我是沈冲。”

“是沈大夫吗?你先听我说,你妻子手机里的照片我们已经还原了。你现在先千万别回家,切记!不要回家!照片我待会就发给你。”

沈冲吞咽了口口水,道:“可我…现在就在家里。”

“那你赶快离开。”电话那头急切道,“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你…”

电话的人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熟悉的嘈杂电流音。

沈冲挂断了电话,绳子也猛烈的摇晃起来,这是王猛要上来的信号。沈冲奋力的拉扯着绳子,很快,王猛就爬了上来,带着一身腥臭。

“呼!”王猛努力的爬出管道,将手上提着的东西一扔。

沈冲上前一看,整个人的血液都凝固了,腿一软,倒在地上。

那坨被布包着黑乎乎的东西,正是他那两个月大的儿子。不过,儿子双目紧闭,身子干瘪,显然是死了。

王猛靠着柜子门气喘吁吁道:“这下面,是一个个连着的管道,地下是另一处庞大的空间。这种构造也就你们这样的破小区才有了。”

沈冲这时候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他爬向儿子身旁,不顾恶臭,将他抱起来搂入怀中。泪水涌出眼眶,嘀落在儿子小小的脸庞上。

这时,管道下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是一个女人的叫声。

就像是一头母狮回到巢穴,发现自己孩子不见的那种愤怒和绝望。

“伽伽伽伽…”诡异的声音从管道里传出来,越来越近,管道上也有吱吱嘎嘎的响声。

显然,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往上爬。

“我靠,什么东西!”王猛惊叫道,慢慢远离柜子。

接下里的一幕,让在场的二人,吓得面如土色。

一只灰黑色的手,与其说是手,更不如说是“爪子”,攀住了管道。

“伽伽伽伽….”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光着瘦骨嶙峋的身子从管道里爬了出来,“女人”全身上下的手脚都已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折着。

“伽伽伽伽…”“女人”张着那空洞的嘴,歪着头看着王猛。

“什么东西!快滚开!”王猛靠在墙角,双腿不断打颤,两股间也流出骚臭的尿流。

“女人”猛地爬到王猛面前,王猛吓得直接晕了过去。

沈冲紧紧抱着孩子,不说话。

“女人”将头往后转过一百八十度,看着沈冲。更准确的说是看着沈冲手里的孩子。

“伽伽伽伽…”

“女人”爬到沈冲面前,一把抓走了孩子。

“不!”沈冲站起身,想要夺回儿子。

谁料,那“女人”佝偻枯朽的手指却如尖刀般锐利,一下子洞穿了沈冲的心脏。

沈冲倒在地上,眼里弥漫起一层血雾。

“宝宝...”

“女人”喉咙里挤出两个字,一脸关爱的看着孩子。

沈冲身旁的手机亮了一下,是张警官发来的两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很奇怪的残影,像是某种大型的危险动物,不过具体是什么,只有沈冲知道了。

在沈冲生命最后的视野里,那个“女人”,衔着他的儿子,爬回了管道中。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