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我这个小道士 > 详细内容

我这个小道士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叫杜小溪,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小小的捉鬼道士,至于为什么在大好的年纪,众多糊口工作中选择了这一行,下面的故事便是我的原因。

小时候,我爷爷讲我们杜家是茅山派捉鬼的一个分支,在之前的一百多年里,我们祖先在茅山派捉鬼的一些大事件中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至于是什么事件和起的什么作用,爷爷没有给我细讲,我也不知道。

杜家在我这一辈就我一个男娃,说也奇怪,我爷爷膝下有七个儿子,各自成家,生的全是女儿,我爸排行老幺,就我们家生了我这么一个儿子,我爷爷的意见是要我继承杜家捉鬼的衣钵,继续将茅山的捉鬼术发扬光大。

我爸自然是不同意的,原因嘛,这又要说起我六伯了。

当年,我爷爷想着将一身捉鬼的本事传给我六伯,六伯的生辰八字硬,属阳,鬼最怕的命格,换句话说是天生捉鬼的料子。不料我六伯生来是个胆小的,每次跟我爷爷出去历练,鬼还没有抓到,我六伯就先吓跑了,爷爷每次回家都叹气,头摇得像拨浪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后来六伯一看见我爷爷就跑,要不是模样生的俊朗被我六伯母看上,估计这一辈子要打个光棍。

因为爷爷承接的术法要从小开始练起,爷爷之前一门心思在六伯身上,等回过神来,其他伯伯都错过了最佳的练法术年龄,于是我爷爷就寻思了,儿子这辈没有指望,那就指望孙子了。

毕竟七个儿子,总能生个带把儿的吧。可是,我伯伯们成家后,落地出来个个都是女儿,到了我家,我妈前面生了两个姐姐,好不容易才生了我这么个儿子,我爸可稀罕了,他一直觉得我六伯胆子小怕人是被我爷爷吓的,死活不让我学捉鬼的法术。

于是,我爷爷跟我爸商量,说带我出去见见世面,要是真不适合,也就不强求。我爸自然是相信爷爷本事的,而且我爷爷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爸心软的很,就答应了。

我当时才七八岁,就当出门好玩,小孩子嘛,觉得什么都稀奇。

爷爷说下午阴气重些,出门遇鬼的机遇也大点。于是,我爷爷背着他的棉布袋子,装着奇奇怪怪的符纸和法器,在一个日落西山天快黑的下午,牵着我的手出门了。

我们走了十几里山路,过了两个村子,晚上经过一个废弃的山神庙,就暂时作为休息的地方。我白天顽皮得很,玩的累,又走了那么远的路,不大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我耳朵边说话,我睁开眼睛,昏黄的柴火光亮里,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秃顶的男人,正在我的旁边对着我的鼻孔吸气,他光裸着上身,趴在地上凑的极近,一双突出的眼珠子像牛眼那么大,我吓得“啊”地叫出声,尿了。

爷爷闻声从外面冲进来,见状甩掉手里的干柴,随手一张符纸就朝我的方向贴过来,在我晕倒之前,我听到爷爷嘴里念叨着:“坏了坏了!”我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事情,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爷爷在烧着的柴火前抽着旱烟袋,一言不发,神色有些呆呆的。

“爷爷,你咋啦?我昨天晚上好像见鬼了!”我打着哈欠,想起昨天晚上的经历,那只鬼真的是丑死了,奇怪的是我现在好像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甚至还奇怪自己昨天见到鬼时居然尿了裤子。

“小溪啊,我们今天在这里再待一个晚上,晚上的时候爷爷给你做个法事,唉,爷爷不该带你出来的,你六伯胆子小,没想到你胆子更小,一个食气鬼吸点儿精气就把你一魄吓跑了......”爷爷叹着气,摸着我的头,我以为爷爷是因为我被鬼吓走了一魄而伤心自责,但是抬起头,我却从他眼里看到了家财万贯无人继承,甚是可惜的感觉。

夜幕来临,爷爷用一支很粗的狼毫笔,在地上画了一个阴阳八卦图,让我盘腿坐在中间,又在图外撒上红色的米,爷爷嘴里念念有词,从袋子里取出来七张符纸放到八卦图形边缘,其中六张方向朝着八卦图内,一张朝着图外。

说也奇怪,爷爷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印,念了一阵咒语后,这七张符纸居然一下子立了起来,爷爷接着在阵形内放入三个拳头大小的三脚铜鼎,每个鼎里面插入三支香,爷爷嘱咐过我不要动,虽然那香味冲鼻,我也只微偏了下头。

庙不大,阵形外不远处还燃烧着篝火,爷爷盘腿坐在旁边睁着眼睛,身形一动不动,突然老泪纵横道:“小溪呀,爷爷对不住你呀,你这被吓走了一魄,找不回来的话,我回去该怎么给你爸交代啊......”

我一时之间愣住,原来爷爷对我被吓走一魄的事情这么自责,于是我安慰道:“爷爷,别担心,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你放心,就算找不回一魄,我也不会告诉爸爸的!”

“哎哟,我的亲孙子啊,你放心,爷爷拼命也要帮你找回那一魄!”爷爷顿时收了老泪,喜笑颜开。

爷爷的脸色神情转变如此之快,我一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还未等我合上,这时,庙外一阵疾风刮进来,掀翻了庙门旁边的桌子,渐渐地风形凝聚成陀螺状,不一会儿,一个奇丑无比的秃顶男人从风中走出来。

“丑八怪!”我大叫出来,这是昨天晚上对我鼻孔吸气的那只鬼,也是爷爷说的食气鬼,奇怪的是我现在对他一点都不害怕,尽管他一脸猥琐流着哈喇子,一双牛眼大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

“百年难得一遇的纯阳童子身,一身精气可是难得的补品啊!”食气鬼笑盈盈地朝我这边走过来,本来就长的丑,一笑更丑,本能的让我感到恶心,可是在他伸出手想碰我时,八卦图阵边缘一阵火光闪现,将他的手烫缩回去。

“小小食气鬼,昨天逃了今天还敢来,看来胆子不小啊你!”爷爷立地而起,从袍子里面抽出一把桃木柄寒铁剑,猛地朝食气鬼的脑袋刺去。

食气鬼脸孔瞬间狰狞起来,顺势朝旁边一闪,然后对着我爷爷怒目而视骂道:“臭道士,居然布了八卦御鬼阵!”

说完双脚蹲立,从嘴中吐出一长串黑色的烟气,瞬间笼罩了整个庙中,散发出一阵阵恶臭。

“你这食气鬼害我孙子丢了一魄,老子正做法找呢,阵法本是防御附近孤魂野鬼,撞上来刚好收拾你,气又黑又臭,你这恶鬼是害了多少人命?老道我今天要替天行道!咳咳!真TM臭!”浓色烟气中我已经看不清爷爷的方向,只能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还有时而响起的剑击声和食气鬼的惨叫声。

不知道打斗多久,黑色烟气渐渐地变淡,我开始能看到爷爷的身形,模糊中他提着长剑半跪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装鬼的深色袋子,等烟气彻底散开,他一拐一拐的朝我走过来道:“孙子哎,爷爷没事!”

爷爷的额头上有个伤口,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正在向外面淌血,像条线一样流到他脸上,他将手中的袋子系紧,然后盘腿坐在我旁边,看了我一眼,接着擦掉脸上的血,温和地重复说道:“爷爷没事。”

我坐在八卦图阵里“哇”地一声哭出来:“爷爷,你是不是要死了啊啊......”

“臭小子,你爷爷我还要活一百多岁,死什么死,闭嘴!”爷爷双眼瞪着我,一脸生气的样子。

看到爷爷说话声音底气很足,我心里这才相信他不会死,于是开心的咧开嘴笑了,这个时候爷爷已经开始闭目养息,过了一刻钟后,他的嘴里开始念念有词,不知道在召唤着什么,八卦图阵中的七张符纸开始颤动起来。

“嗖——”地一声,朝向图阵外的那张符纸飞出了庙,正在我好奇间,它又飞了回来,立在了图阵的上空,而符纸上有一团白色的亮光在闪,我看见它渐渐散开朝我头部聚拢来。

“爷爷......”我开始有些害怕,撇着嘴忍住眼泪。

“小溪,你这一魄承接的是人体的惧,现在慢慢回到你的身体里面,你不要害怕,爷爷在呢!”爷爷说话的声音很轻,一脸慈爱的样子,我渐渐感觉到心安,于是意识里告诉自己不要害怕,慢慢让身体承接。

从刚开始的排斥,到与身体的融合,图阵内的三个铜鼎在爷爷的念咒下开始悬空在肩膀处的空中,里面的三支香弥漫出的香气开始萦绕在我整个身体上,一种酥麻的感觉开始遍布全身。

“三魂鼎聚安七魄!收!”爷爷的口令一出,三个铜鼎稳稳地落在地上,空中的符纸朝内落在原来阵中的位置,我整个身躯开始放松,想到与食气鬼纠缠的景象,一股迟来的恐惧一下子从心里爆发,我“哇”地大声哭出来。

“哭吧哭吧,找回来就好!”爷爷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走过来将我从阵中扶起来,远处已经响起了公鸡的鸣声。

“小溪,爷爷睡一下,你把火加旺点!”爷爷在我头上拍了三下,然后在篝火旁坐着,闭眼睡了过去。

我将庙中的干柴和一些破旧的桌椅都堆在火堆上,看着火光中爷爷的脸心慢慢安定下来,有爷爷在,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定定地坐了一会儿后,我有些熬不住,也沉沉地睡过去。

爷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将我叫醒后,收拾完东西便朝回家的路上走,路上爷爷一言不发,时不时唉声叹气,我知道再走两个小时就到家了,于是我问道:“爷爷,你怎么啦?你不开心吗?”

“哎,小溪啊,爷爷岁数大了,一身捉鬼本事没有人继承,心里堵得慌,昨天晚上给你找那一魄,爷爷受伤严重,命不久矣啊!”爷爷说完后捂着脸,肩膀开始抖动,嘴里发出呜咽的声音。

听到爷爷说这些话,我心里一阵痛心,爷爷真的要死了吗?

为了我,他拼命与食气鬼打斗那么久,耗费了全身的精力,怕我担心还装作没有事的样子,虽然走前爸爸说千万不要答应爷爷和他学习捉鬼术,但是现在爷爷快要死了,如果学习他的本事是最后一个心愿,作为孙子理应要帮他完成。

况且,学习捉鬼的本事可以打做坏事的鬼,比如食气鬼,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啊,于是我拍着胸脯跟爷爷道:“爷爷,你放心,我跟你学捉鬼本事,这样你就不怕你的本事没有人继承了。”

“哎哟,我的乖孙子哎,还是你孝顺你爷爷,爷爷偷偷教你,你可别告诉你爸。”

“为什么啊?”

“你想啊,爷爷现在身体不好,要是你爸爸知道他爸爸活不久了,那他是不是很伤心?你想想,要是你爸爸生病了,你是不是也会很伤心?”爷爷一脸可怜的样子看着我说道,但是看着他那翘起的嘴角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最后,在回到家门前,我答应了爷爷学习捉鬼术,并且答应他不让爸爸知道。

一直到多年后爷爷去世,我爸才知道我学习了捉鬼术,刚开始我爸气愤得老脸通红,后来叹息一口气后就对我放之任之,不再说什么,也不阻挠我替别人捉鬼。

而在多次的捉鬼事件中,我也明白了爷爷为什么那么执着将自己捉鬼的本事延续下去,人有好坏,鬼也是一样,总得有人去收服恶鬼,阻止它们为祸人间,不然的话,人间又哪里有那么多的光明呢?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