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不老和尚和他的送子观音 > 详细内容

不老和尚和他的送子观音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有一个寺庙名曰“惊安寺”,寺庙里供奉着一尊弥勒佛,和一尊送子观音。弥勒佛笑得很随意洒脱,送子观音笑得很温和慈爱。寺庙里住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和尚。

这附近的人都很敬重老和尚,因为这老和尚是这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善人。只要有人需要帮忙的他都能帮则帮。老和尚还经常收养被遗弃的孤儿然后替孤儿寻找适合的人家收养。

村子里的妇人们,坐在一起经常都在八卦老和尚的真实年龄。因为老和尚和这座寺庙已经存在很多很多年了。按说,这老和尚至少有一两百岁了。可是老和尚看起来却满面红光,除了须发皆白外其他却跟个中年男人似的。

某日清晨,晨光熹微之时,老和尚正在寺院里洗漱。突然听见一阵啼哭声从庙门口传来,老和尚嘴角挂起了如沐春风的微笑。

老和尚打开庙门,就看到一个用旧衣服包裹着的小婴儿。小婴儿正扯着嗓子嚎啕大哭!一张皱巴巴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老和尚将婴儿抱了起来,用光洁的大手轻轻的拍着婴儿,目光却朝四周扫去“即如我佛门,则和前程过往一刀两断。”老和尚解开包裹着婴儿的衣服,朝婴儿下身看了一眼道“你以后就叫“山栢十一郎”吧!”。

说完老和尚就抱着“山栢十一郎”转身进了寺庙。等老和尚进去之后,隐藏在一旁的一对年轻夫妇才相互搀扶着走了出来。女人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男人则两眼红肿。他们对着老和尚的背影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后,转身离开了。

老和尚给“山栢十一郎”喂了些浓稠的米汤,“山栢十一郎”吧啦吧啦的吃得可欢乐了,把老和尚喜得眉眼皆笑。

把“山栢十一郎”喂饱后,老和尚就抱着他离开是寺庙。来到了村落里,找到了羊官儿刘老头,并向刘老头租了一只带仔的母羊。老和尚已经不是第一次向刘老头租母羊了。每次老和尚捡到婴儿,便会来跟刘老头租羊,等孩子可以断奶后,老和尚就会把羊送回来。所以刘老头很放心的把羊租借给了老和尚。

老和尚一手抱着“山栢十一郎”,一手牵着母羊,母羊身旁跟着一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羊。就这样两人两羊,就这么悠闲的回寺庙去了。

回到寺庙后,老和尚把山羊关到了后院,然后在把已经熟睡的“山栢十一郎”放到了一间禅房的床上,在给“山栢十一郎”盖好被子后,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来到了另外一间禅房,这间禅房里睡着一个胖乎乎白白嫩嫩的小男孩。

老和尚拍了拍小男孩的屁股柔声道“十郎该起床了,太阳都快要晒到屁股了”。小男孩翻了个身又继续睡。老和尚也不气馁继续道“今天来了个小弟弟,你不要去看看吗?”。

“山栢十郎”揉了揉眼,然后朝老和尚伸手“师父,抱抱,看弟弟”。三岁的“山栢十郎”声音软软糯糯的说道。

老和尚抱起“山栢十郎”,一边给他穿衣服一边语带慈祥的道“好,好,好咱们穿好衣服,吃完早饭就去看弟弟”。

斋堂里,四方的桌子,老和尚和“山栢十郎”各居一方。老和尚面前放的是一碗白粥和一些素食小菜。“山栢十郎”面前放着的也是一碗白粥和一些素食小菜。其他都一样,就唯独“山栢十郎”的粥比老和尚的浓稠,香。

吃完早饭后,“山栢十郎”便拉着老和尚来看“山栢十一郎”了。此时的“山栢十一郎”也醒了,正睁着眼睛看着屋顶。

“山栢十郎”有些嫌弃这个皱巴巴的小婴儿,指着他对老和尚道“丑,弟弟丑”。

老和尚微微笑道“等弟弟长到你这么大了就和你一样好看了”。

“山栢十郎”歪着脑袋,皱着眉头盯着“山栢十一郎”看,像是在验证老和尚所说的话。

转眼半年过去了“山栢十一郎”也半岁了,他会冲着老和尚和“山栢十郎”乐呵呵的笑,也会抱着“山栢十郎”一个劲的猛亲。

“山栢十郎”会给“山栢十一郎”摘很多小花玩,会给“山栢十一郎”喂羊奶,也会给“山栢十一郎”念经。虽然“山栢十郎”摘的花大部分都烂了,喂羊奶时大部分喂撒了,念的经常常也只有部分对。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关系。“山栢十一郎”每晚睡觉都要跟“山栢十郎”一起睡。

这晚,“山栢十郎”和“山栢十一郎”都已熟睡,老和尚将“山栢十郎”轻轻抱起,然后离开的寺庙,奔着后山去了。

待老和尚再次归来时,怀里的“山栢十郎”已经不见了。而老和尚手里,却多了一颗褐色药丸。

老和尚拿着药丸推开了观音殿的大门,然后将药丸放到了送子观音面前的一个小木匣子里,老和尚点燃了三只香,朝送子观音拜了拜,就关上殿门出去了。

在烛火的照耀下,送子观音早已没了往日的慈眉善目,取而代之是满脸的狰狞与诡笑。一条长长的尾巴在其身后欢快且随意的摆动着。

次日清晨,天微亮。一辆马车停在寺院中,马车上下来了个美貌少妇。老和尚将小木匣子交给了少妇。少妇感激的对老和尚道谢后上了马车,由车夫驱车离开了寺庙。

待“山栢十一郎”睡醒后,却遍寻不到“山栢十郎”,“山栢十一郎”瘪着嘴扯着嗓子嚎啕大哭起来。老和尚实在无法,便只好抱着“山栢十一郎”出去转转。

路上遇到不少村民,村民们也很是和善的逗弄着胖嘟嘟的“山栢十一郎”。而大家对消失的“山栢十郎”却毫不在意。.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山栢十一郎”也渐渐的忘记了那个带给他欢笑的“山栢十郎”了。

转眼,“山栢十一郎”已经一岁,老和尚决定给“山栢十一郎”断奶了。这天老和尚一手牵着母羊,一手牵着蹒跚学步的“山栢十一郎”。

“山栢十一郎”走走停停的,走累了就坐在地上玩一会儿,说什么也不要老和尚抱。这时母羊则会过来蹲在“山栢十一郎”旁,让他依靠着自己。就这样原本半个小时就能到的,却愣是走了近两个小时。

老和尚归还了羊官儿刘老头的羊并且结清了租金,老和尚带着“山栢十一郎”离开,刘老头也牵着母羊进羊圈。但在老和尚带着“山栢十一郎”转身的瞬间,母羊却怎么也不肯离开,母羊拼命的嘶叫想挣脱绳索。刘老头以为母羊发疯了,就一个劲的拽绳子。

“山栢十一郎”指着母羊对老和尚啊啊啊的说着,像是在问“她怎么不跟我们回去?”。

老和尚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母羊,什么也没说就抱着“山栢十一郎”大步离开了。

母羊的嘶叫声凄惨异常,眼中也不断地涌出了泪水............

断了奶的“山栢十一郎”拒绝喝老和尚给煮的粥,看着一天天消瘦的“山栢十一郎”老和尚心疼的不行,却也无可奈何。

这天晚上,老和尚趁“山栢十一郎”熟睡后,再次离开了寺庙,向黑黝黝的后山走去。当老和尚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块肉。

老和尚将肉剁得细细的,然后和米一起熬成粥了。一锅浓稠泛着肉香的粥。

加了肉的粥,“山栢十一郎”的食欲很明显的增大了。就这样,老和尚每天晚上都趁“山栢十一郎”熟睡后出门,然后带回一块肉,在将肉熬成粥喂给“山栢十一郎”吃。

日子在“山栢十一郎”的欢声笑语中一天天的过去了。一眨眼“山栢十一郎”已经三岁半了。

又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老和尚将熟睡中的“山栢十一郎”,从被窝里抱了出来。然后抱着他,一步步缓慢且悠闲的朝着后山走去。

夜晚的山林黑漆漆的,清冷的月光坎坎将山路映出个轮廓。老和尚迎着月光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但这个笑容却怎么看都显得阴测测的。

走了不知道多久,老和尚终于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老和尚抱着“山栢十一郎”猫身进入山洞。

山洞里一只灰黑色的大狼窜了出来,这只狼皮光水亮的,在大狼的身侧堆了不下十具的成人尸骸。它此时正两眼绿油油的盯着老和尚怀里的“山栢十一郎”。

老和尚轻笑着低喝一声“你个小畜生,瞧你猴急的样子”。说完老和尚踢了开了挡道的狼,然后抱着“山栢十一郎”朝洞的深处走去。

老和尚将“山栢十一郎”放到了一张木板床上,然后转身去准备东西去了,这时,大狼跳到木板上,用长满倒刺的大舌头舔着“山栢十一郎”那光滑如剥壳鸡蛋般的小脸。

老和尚丢了一只鞋子过来,狠狠的砸到了大狼的脑袋上“弄破相了,老子揭了你的皮”。大狼顿时夹着尾巴从木床上跳了下来,躲到一旁瑟瑟发抖。

“山栢十一郎”被呵斥声吵醒,糯糯的喊道“师傅,这是哪儿啊?”。

老和尚端了杯水过来,抚摸着“山栢十一郎”光滑的脸蛋柔声说道“天气太热,师傅担心你睡不好,所以带你来这山洞避暑,来把这碗解暑汤喝了在睡”。

“山栢十一郎”乖乖的将碗中的汤水喝掉后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老和尚抚摸着“山栢十一郎”的脸庞,然后诡异的笑了起来。

此时,失踪已久的“山栢十郎”从一道石门后走了出来,脸上却挂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笑容。

老和尚起身,向“山栢十郎”鞠了一躬喊道“师父”。

“山栢十郎”微微点头,撇了一眼“山栢十一郎”后赞许道“嗯,不错,办事越来越可靠了”。

老和尚诚惶诚恐的再次鞠躬“师父谬赞,徒儿恭请师父更换肉身”;

“山栢十郎”满意的点点头后,一道红光飞进了“山栢十一郎”的眉心。

光影斑驳之处,一个狰狞可怕的黑影正奋力的向“山栢十一郎”的肉身并入。

黑影消失后。“山栢十郎”也凭空消失了,只留下衣物和一颗褐色药丸在原地。

而沉睡中的“山栢十一郎”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此时“山栢十一郎”右手中也握着一颗赤色的药丸。

“山栢十一郎”盘腿坐正,换气吐纳片刻后。当再次睁开双眼时,眼中的懵懂无辜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犀利。

老和尚见此连忙跪拜道“恭喜师父,贺喜师父”。

“山栢十一郎”低头看着手中的药丸,轻呵一声便将药丸扔给了老和尚“退下吧,本尊要继续打坐,无事不可打扰”。

老和尚接过药丸,行礼后便离开了山洞。

山洞外,老和尚直接吞食了赤色药丸然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寺庙。

老和尚回到寺庙后就直径去了观音殿。并将褐色药丸放到了观音面前的小木匣子里。然后点燃了三支香,朝观音拜了拜,转身出去了。

天微亮时,老和尚站在弥勒佛前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去把庙门打开了。打开门后只见一个油腻腻的中年男人,有些局促不安的站在寺庙前。

老和尚看到中年男人后,对他和善的一笑,并招呼他进寺庙。老男人将一叠钱和一个包裹递给了老和尚,老和尚接过来揣在了怀里,然后将小木匣子递给了老男人,老男人接过木匣子后,有些不安的问道“大师,这吃了真的能生儿子吗?”。老和尚轻蔑的看着中年男人,但语气依旧和善的道“施主,老衲是佛门中人,从不打诳语”。

送走中年男人后,老和尚舒适的坐在摇椅上,手里转动着佛珠,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

又是一个明媚的清晨,老和尚被一阵啼哭声吵醒,打开庙门后,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正不安的躺在那儿........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