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病房里的小女孩 > 详细内容

病房里的小女孩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正文

我是一名手术医生,干这行的你知道每天都会有无数个病人从你手中经过,他们都是生命面临濒危的一部分人。

从手术室里你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和另一个世界交界做博斗的战场厮杀时灵魂撕裂的声音,还有死者对这个世界的强烈不舍。

生前留下来的那一段段脑波和求救信号。而我做为一名手术医生也很希望能尽全力去挽救这些患者,他们是不幸的。

他们也总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医者父母心。从我主刀以来也救助过很多的人,把他们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

这些作为一名医生是再高兴不过的事了。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总有几次你会失败,看着那些曾经鲜活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我的心也被沉重的击的粉碎,每天做着噩梦,无数的手从地底下伸出来,救救我救救我,那是从地狱里发出的哀嚎。

作为医生来说这无非是最难过的事情了,或许我觉得我根本不适合做一名医生。

而在那件事情之后,我终于受不了精神上的压力选择辞职,只到现在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那是一个深秋的早晨,我和往常一样来到水房打热水,打完水盖上盖子我打算走,“哥哥,你好呀!”

听见叫声我回过头,原来是一个小女孩站在我身后,穿着一身红裙,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细细打量着我,很可爱,只是那脸却出奇的白,“喔你好,小朋友,你也打水吗?”

我朝她笑了笑,“嗯,妈妈出去买东西了,所以我就自己来。”

听她这么说我知道了她一定是哪个病房的,真懂事,来哥哥帮你吧。”说完我接过她的水瓶。

“嗯谢谢哥哥”,她突然冲我笑,圆圆的脸上划过那浅浅的酒窝,一个很阳光的孩子。

“对了,你是哪个病房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呢”?我突然想到。

“嗯,我是早上来的,妈妈说我得了一种病需要动手术呢”!

“那你怕么?”

她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在思考,沉默了一会又突然很坚定的抿了一下嘴。

随后一转笑脸对我说道:“不怕,妈妈说,做了手术就会好了”,我摸了摸她的头。

心里想着这个孩子真坚强,随后安她道,“真乖,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

她突然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充满期待和疑问的看着我,这样一来我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心里突然也有几丝不安,如果她不会好,那我不是骗她了?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那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失望的面容。

所以,为了不打破她,我还是勉强挤出笑容,“嗯,会的,上帝会保佑你的。”

“谢谢哥哥!”她满脸喜。

“来,打好啦,小心点。”

我把水瓶交给她她朝我敬了一个礼。

“谢谢哥哥!你真是好人!”

“呵呵,去吧”。看着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提着水瓶像办公室走去。

一进门,便听到同事在谈论,“嘿,小刘,听说今天来了一个病人年纪很小呢!”小张对小刘说道。

“是啊,听说才十岁,得了脑癌,真是可怜啊!早上她妈妈跑过来哭着问我她女儿手术成功的几率大不大,还叮嘱我不要告诉她女儿呢!”

看到我我进来她又连忙问道 “:小王,对了这次手术不是你主刀么?”我听了心里突然一惊。

难道就是刚刚我遇见的那个小女孩么?脑癌?我心里一紧,突然意识到情况严重了。

便上前去问小刘,她很惊讶我的反映为何这样强烈。“她的化疗结果出来没有?”

“嗯,在这里”。小刘诚惶诚恐的把那一张薄薄的化验单交给我,一排刺眼的字马上进入我眼帘。

方小红,女,十岁,脑癌晚期……我突然觉得心被沉重的敲了一下,这不就是说明她能活下来的几率很小了。

本来情况很恶劣加上我们医院是没有能力做这个手术的,手术成功的列子几乎没有。

我的良心一遍遍责骂自己,如果她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好了,会不会觉得我骗了她,我怎么能这么残忍去欺骗一个孩子。

我找专家一起协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建议转到大的医院去接受治疗。

但是有些事不是我们说的算,关于这件事我也像上面反映了很多次,但每次都被拒绝。

院长丢给我一句话,“做的好做,做不好滚蛋,我们医院要的是人才!”

现在的医院竞争也很大,谁不想赚钱,只是苦了那些病人,出于无奈我也只好顶着被上面开除的危险接下了这次手术,我有我的苦衷。

但谁又知道。这期间我也找过她妈妈,可是她妈妈说条件有限,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丈夫在很久以前出车祸死了。

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可现在女儿又得了病。她哭着哀求我一定要救救她女儿。我无奈。

以后的几天,我便不停的埋头翻阅资料,希望这次手术一定要成功,但是我心里是知道的。

这样的一次开颅之后能存活的几率的是很小的,终于离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我的心里却非常矛盾。但事情却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顺利。

那天病房里突然传来的哭声,听到紧急铃响,我和护士马上赶了过去,只见看妈妈无助的抱着女儿大声的叫这,要我们救救她。

看着床上晕过去的小红,我马上拿出的仪器进行抢救。“:不行!得马上进行手术,不然病人马上会有生命危险!”

她在停抽搐,我怕血已经进了脑仓。在急促的指挥下她被推进了抢救室,我的心情很沉重。

因为我不知道开颅以后里面是什么情况,被推进手术室上时突然她睁开了眼睛。

抱住了我的胳膊用很微弱的声音我,“:哥哥我会不会死啊,哥哥我不想让妈妈哭”。

“哥哥我会好起来的是吗?为什么我的头很痛……”说完便不省人事。我的心仿佛在滴血。

但是我知道在这个关头也只能搏一搏了,终于在麻药的作用下她停止了抽搐,手术进行着,我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努力去做这次手术。

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我打开她的颅腔打算用X刀割下肿瘤,心电图上的Vent.rate越来越低22 ……

10………….. ST-T波v3开始由一条小山丘逐渐变成一条横线。她的身体又不停的抽搐了起来。

出血性脑卒中,心脏聚停。我万万没想到一个生命就这样永远的逝去了。

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我为不能挽救这么弱小的生命而痛恨自己。

我何尝不想她能在我的手中变得好起来。那是我从医以来人生最灰暗的一天。

她的葬礼是当天举行的。接着那一段时间我的精神一蹶不振,走到哪里都是她的身影。

我知道她再责怪我,今天在梦里她又问我了,“:哥哥,我怎么摸不到妈妈了”。

哥哥这里好黑,妈妈她哭的好伤心。。。”我从梦中惊醒,几乎崩溃的神经使我再也抑制不住。

我走到阳台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天空。大叫一声:”我来陪你了!”

然后闭上眼睛从十一楼跳了下去。一声闷响,楼下草坪被我的身体碰撞的几乎陷了进去。

车鸣着警报声冲击着我的耳朵,我感觉不到疼痛。周围开始聚集了很多市民,身体轻飘飘的,眼前恍惚大脑却异常清醒。

呼吸开始变得困难,我感觉有人把我抬上了担架,冥冥之中我半闭着眼睛恍然中看到了小红,她站在离我五米处的花坛里。

依旧是那身红裙。和我第一次看见她时一样。那一刻我却出奇的释怀的笑了,然后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再后来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孩子你终于醒了!”

我看见妈妈坐在旁边抱着我失声痛哭,“你可担心死我了啊,有啥事想不通要自杀啊。”

你就这么狠心丢下我和你爸爸吗”,我感觉鼻子一酸,忍不住失声痛哭。

这些天的压抑全部随着哭声倾泻了出来,我想她可能是原谅我了,才没把我带走。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