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被鬼抱过的男孩(1) > 详细内容

被鬼抱过的男孩(1)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故事要从1998年9月16日说起,那是一个纯黑的夜晚……

唯有今夜,明月不在,夜空点点星辰与乡镇灯光交相辉映,一个30岁出头,皮肤焦黄的男人百米冲刺般的冲进医院的大门,身后跟着一个同样30来岁的女人。男人名叫张德军,是个本本分分工地地道道的农民,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儿子即将出生。至于那个女人叫做贺大姐,是和张德军老婆一起打麻将的牌姐。张德军的老婆马慧珍早不生晚不生,偏偏打麻将炸胡的时候生。不知道是炸胡的时候没憋住还是肚子里孩子憋不住了。这不,打牌的另外两个人把马慧珍抱到医院来,贺大姐就去叫张德军了。

穿着军绿色衬衫的张德军刚一冲进医院,“噗呲”一声医院的灯管就黑了下来,顿时噪声一片。

“啊,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黑了下来!”女护士尖叫道。

“靠,怎么这么黑,停电了么?”男医生骂道。

“怎么这时候停电,我他妈都快到了,老婆,儿子,等着我啊……”心急如焚的张德军扯开嗓子大吼起来,他迫不及待想看看他刚出生的大胖小子。

黑暗中,并没有人看见,一个轻飘飘的身影,来到产房,一双腥红的眼死死盯着手术台上的女人,准确的说是望着马慧珍高高耸起的肚子,嘴唇一上一下,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医院的产房在二楼走廊的最里面,摸着黑的张德军跟在拿蜡烛护士的身后刚一上楼,还没来得及转身,一阵刺骨的凉风呼啸而过,蜡烛熄灭的同时,眼前的世界在“噗呲”声中亮了起来,张德军和护士皆是打了个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咽了一口唾沫后,张德军看了看一旁的女护士,只见她小脸惨白,毫无血色,拿着蜡烛的手微微的颤抖。

就在张德军想要说些什么时,一阵开门声伴随着一阵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走廊的寂静……

三年过去了,张德军给儿子取名张小光,希望他永远沐浴的日光下。为了给让孩子过上好日子张德军这三年一直在外打工,老婆马慧珍照顾着小光。

这一晚躺在床上的小光奶声奶气的对着马慧珍说道:“妈妈,今天晚上要睡床的那头。”说完还用肉嘟嘟的小手指了指床尾。

“为什么啊?小光,你不想让妈妈抱着睡呀……”马慧珍摸着儿子的头温柔的说道。

“妈妈,小光只是想知道在那头睡觉是不是和这头一样。”童言无忌的小光睁着大眼睛看着马慧珍。

“哦,这样啊,那小光晚上不要乱动哦,不然会掉下去的。”马慧珍白天带着儿子去打麻将,回来还要做饭,早就筋疲力尽的她熟睡过去。

床尾的小光抱着妈妈的脚甜甜的睡了过去。黑夜中不知过了多久,小光感觉睡得不是很舒服,感觉屁股凉凉的,渐渐的他睁开了双眼,黑夜中本来什么都看不到,可入眼的东西,让小光大哭起来,那是一双腥红的灯笼……

与此同时,“哐当”一声,把熟睡中马慧珍吵醒,赶紧开灯,看见自己的儿子在离床边不远处的地上大哭着,她赶紧将孩子抱了起来。

“小光,不哭,不哭,乖……痛痛全部飞走了……”

翌日中午,天气有些炎热,马慧珍想给儿子洗个澡,刚帮儿子脱完衣服就看见一条红色的长印,仔细一看,把她吓坏了,那哪是什么红印,在小光的背后分明有两只血红色掌印,10条红色的指印深深地陷在肉里。除此之外,还有几处淤青。

“小光,你,你告诉妈妈,你的背疼么……”摸着儿子的背,马慧珍问道。

“妈妈,疼……”

“你,告诉妈妈你这是怎么弄的,是不是别的小朋友欺负你?”

“不是,不是,妈妈,昨天晚上有人抱我,我怕,我就哭……后来我就掉地上了…………”

“小光,你怎么能乱说话呢!再乱说妈妈就打你!”马慧珍在不自觉中加大了说话时的音量。

小光睁着无辜的大眼睛……

“什么?老婆,你,你没骗我?”电话中的张德军带着怀疑的语气说道。

“老公,我,我没骗你,我都检查好几遍了,门和窗户都是好的,家里闹……鬼”马慧珍压低声音用手包着电话听筒。

“呵呵,呵呵哈哈,怎么可能,你别自己吓自己了,孩子说的话也信,那房子我打小就跟我爸住,我怎么没撞鬼,好了,我待会还要工作,不说了……”

马慧珍想想也是,孩子的话怎么能信呢,可是小光背上的红手印又改怎么解释?

这几日还算平静,马慧珍一直抱着儿子睡觉,夜里也没发生什么。这一晚,她起来上厕所,走过挂在墙上的镜子时,忽然有一种错觉,她感觉镜子里有别人,她赶紧仔细看去,镜子里除了她没有别人,她一开始紧张的心也舒缓下来。

“看来,真是我想多了……”

在她上完厕所后把房门关上的瞬间,忽然又有一种错觉,她感觉门上有什么东西,可仔细一看,除了土黄色的门别无他物。

“唉,都是小光这孩子害得……我真的好累,赶紧睡了。”

一夜无语……

清晨一尖叫回应着指头叽叽喳喳的麻雀,把周遭的邻居纷纷吵醒。尖叫的不是别人正是马慧珍,她双眼布满血丝惊恐的看着卧室房门上的血红手印,她呆滞了,她的心理炸开了锅,她颤抖着移动着脚步来到客厅,看到墙上那印着血红手印的镜子,双腿无力的坐在地上,心里与脸上写满了惊悚,仿佛在告诉在说“闹鬼”

“什么,老婆,你,你别怕,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

“你赶紧去买火车票,带上儿子赶紧过来。”

“记住要快,不要让别人知道!”

语罢,马慧珍就把儿子小光交给邻居照顾赶紧跑火车站买票去了。翌日才回来,抱着儿子就踏上了奔赴远方的火车!

在马慧珍和小光离开不久后,家里紧锁的大门“吱呀”声中打开。路过的邻居以为马慧珍出门没锁门呢。一阵刺耳的女声从那幽深的门中传来“在他成熟之日,我一定要吃了那个孩子……”

2016年9月16日晚:

“孩子他爸,你说都这么晚了,小光他怎么还不回来呀?”

“孩子他妈,你也别担心,小光都18岁了,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与此同时,在小光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一个身影挡在了前面,仔细一看,那是一双腥红的灯笼……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