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恐怖的宿舍楼 > 详细内容

恐怖的宿舍楼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我叫小丁,是大一新生,我住514宿舍,除了我还有三个舍友,分别是小飞、清坤、阿木。

也许刚来到学校,我很向往大学生活便在学校瞎逛了许久,眼看时间不早了,就回到了宿舍楼。

刚进宿舍楼,突然背后传来一声怒喝:“都几点了,还不回宿舍睡觉,晚上最好不要再出来瞎逛了!”

转身一看,原来是宿舍楼的管理员大叔,抬手看了下手表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了。

“大叔,不好意思呀,对了,为啥晚上不让出来?”我好奇的问。

管理员大叔不耐烦道:“不要废话,晚上不要出来就是了,尤其是凌晨一点,没看到通知栏上的规矩吗?凌晨一点不许出宿舍。”

我看了墙上的通知栏信息,还真有这条规矩,便无奈的耸肩道:“知道了,晚上我不就出来就是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管理大叔慢慢的消失在黑夜的走廊里,我便回到宿舍,看见三个舍友聚在一起玩斗地主。

我靠近三人说:“我说,时间不早了,你们还不休息,听说明天军训会更累哟。”

正玩起劲的小飞说:“最后一局了,马上就睡,小丁你先去洗澡吧。”

我洗完澡后,见三个宿舍已经躺在床上了,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就上前把灯关后,便躺自己的床铺上。

几秒钟后,突然上床铺的阿木幽幽说:“你们知道吗?我们学校在以前是个万人坟,咱宿舍楼当时建的时候挖出来的骨头最多。”

隔壁床铺的清坤的头躲在被子里,颤着声音说:“死阿木,不知道现在是晚上吗?说这些要吓死人呀。”

清坤上床铺的小飞则像吃了兴奋剂似的说:“真的还假的,那后来怎么样了?阿木快接着说呀。”

阿木则坐起身拿起手电筒照着自己的脸,诡异说:“听说,我们这栋宿舍楼在建第四层楼的时候,便卡在了第四层,一直建不上去,凡是往上建,墙或者砖头便无故的掉下来,砸伤不少工人。”

清坤则探出半个头,估计是忍不住好奇想听故事,只有小飞跟着坐起身,兴奋的说:“后来呢?”

阿木便接着说:“后来,校方实在无计可施,就去请阴阳师傅来学校看风水,后面阴阳师傅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咱宿舍楼才能继续往上建,最后阴阳师傅便告诫校方不要让学生晚上一点离开宿舍。”

阿木又接着说:“只是你们不知道,那阴阳师傅没多久便暴毙了,只听说阴阳师傅死的后只留下一封遗书。”

我疑惑问:“为什么凌晨一点不让出来呢?”

阿木沉默了一会便慢吞吞的说:“因为凌晨一点……有鬼!”

突然间,宿舍外面一声响雷,把正在聚精会神的我们狠狠的吓了一跳。

只见阳台外面倾盆大雨哗啦啦的下着,月亮则消失在云层里。刚刚的一记响雷把我们都吓的不轻,好不容易造就的恐怖紧张气氛都消散了,大家便无趣的各自休息了。

凌晨十二点半,尿实在憋不住了,我起床后发现电灯好像坏了,便打开手电筒迷迷糊糊的去阳台上厕所。

出来后,整个人精神多了,这时雨停了,月亮也出来了,只是月亮散发着淡淡的血红色,似乎今晚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夜。

等回到宿舍的时候,小飞、阿木不见了,只见宿舍门大开,吹进一阵阵寒风,我感觉一阵哆嗦,便赶紧摇醒清坤道:“清坤,醒醒,大半夜的,小飞和阿木他们去哪了?”

被摇醒的清坤揉了下眼睛,“我不知道呀,我一直都在睡觉呢。”

我和清坤在宿舍等了半个小时,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还不见小飞和阿木回来,我便提议一起出去找找看。

就这样,昏昏欲睡的清坤便被我强硬拉起来,我们各自打开手电筒,走出了宿舍。

我和清坤两人在宿舍楼的五楼逛了一圈都没找到小飞和阿木,接着我们就往四楼去寻找,渐渐的,我们周围起了浓雾,不知不觉我们便被浓雾包围了。

在四楼,原本跟在我身后的清坤突然不见了,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感觉有些害怕,便壮着胆子往回走寻找清坤。

我边走便喊清坤、小飞还有阿木他们的名字,也许非常紧张,声音渐渐的由小到大声了,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因为我喊那么大声,大半夜的竟然没有一个同学出来查看?难道都睡那么死?接着浓雾渐消,我看到我所在的四楼不少门都半开着,心想大半夜的这是什么回事?睡觉都不关门的吗?

我慢慢的靠近离我不远的一间宿舍,轻轻推开半开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阵阵阴风阴面扑来,令人感觉头皮发麻,其实我额头已经冒冷汗了,衣服背后都湿了。

一瞬间,我回过神来,整栋宿舍楼变得非常破旧,犹如电影里的鬼楼!宿舍楼安静得可怕,安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似乎所有人都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惶恐不安的我急忙忙的往宿舍楼下跑去,因为整栋宿舍楼太诡异了,我想离开这里。

来到第三楼,正要往第二楼下去时候,突然后面传来一道声音:“小丁等我!”

我转身看到的是清坤,只见清坤惊慌的向我跑来,便拉着我的手往三楼走廊深处走去,清坤告诉我他在三楼一间宿舍看到了小飞,但是小飞已经死了,对于小飞的死,我并不相信,所以清坤便带我过去看看。

在走廊时,我疑惑的问清坤怎么会在三楼?清坤说起浓雾的那时候发现我消失了,后来他也来到了三楼,便在三楼的最里面的宿舍发现已经死去的小飞。

清坤说正好他也要离开这可怕又诡异的宿舍楼,所以这才在楼梯口遇到我,也许因为有我的存在,清坤便壮着胆带我来小飞死去所在的宿舍。

我就这样跟在清坤的后面,突然间,有个黑影从后面的宿舍房间冲出来,拉着我的手往往二楼的楼梯口下去。

仔细一看,竟然是小飞,只见小飞头上留着血,在黑夜中的月光下显得异常诡异。

等等!

清坤不是说小飞已经死了吗?那眼前是谁?是人还是鬼?

我急忙的甩开了小飞的手,惊恐道:“小飞,咱往日无冤无仇的,你不要害我呀!”

小飞气急败坏道:“你个书呆子,还不赶紧跑,清坤已经死了,他不是人是鬼!”

突然清坤便出现在我们身后不远处,对着我和小飞诡异的微笑,抬起那苍白如纸的手在向我们招手,似乎要我们过去陪伴。

心有余悸的我们连忙跑到了二楼,小飞边拉着我的手边擦头上的血,跑着跑着,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在月光照耀下的二楼走廊,我发现小飞是没有影子的,难道小飞也不是人?

我心里一阵毛骨悚然,这到底怎么回事?清坤和小飞怎么会变成这样?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怖的煎熬,我狠狠的甩开小飞的手,转身往后逃跑。

在逃跑的时候,我偷偷的回过头,看见小飞身体手脚犹如橡皮筋一样的扭曲着,且鬼嚎着快速的向我冲来,当然,我也泪流满面并鬼哭狼嚎的大喊:“妈呀,救命呀!”

也许祖宗保佑,我竟然甩开了小飞!惶恐不安的我快速的往一楼跑去。

来到一楼,看见宿舍楼的大门,我笑逐颜开的跑过去开门,当然门怎么都开不了,心烦意燥的我破口大骂:“什么破门,关键时候开不了,难不成要我喊芝麻开门!”

大门打不开,我只能放弃了,一楼还有个后门,赶紧去看看,或许还能跳出升天!

正通往一楼后门的走廊,突然发现走廊前有个黑影,稍近一看,是清坤!望而生畏的我立马转身往后跑,但悲剧的是,我看见了小飞堵在走廊后面。

我心想这下完蛋了,前狼后虎的被堵在中间了,心有不甘的我对着苍天大喊:“我……恨……啊!”

然后闭上眼睛蹲在地上准备等死,听着两边的脚步声渐渐的靠近我的位置,我感觉自己寒毛卓竖,不寒而栗,心里默默的和爸妈道别了。

突然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语:“小丁,小丁,快起来,咱们赶紧离开!”

很熟悉的声音,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竟然是阿木!

由于有清坤和小飞的前车之鉴,我害怕阿木也是鬼,我连忙后退背靠着墙,已无退可退了。

我颤着声音道:“阿木,你是人还是鬼呀?”

阿木翻了白眼无奈的道:“我当然是人咯,你看过鬼有影子吗?”

我低头一看,阿木的脚下还真有影子,因为鬼是没有影子的,有影子说明阿木是人。

我顿时松了口气,“你差点把我吓尿了,对了,你怎么找到我的?”

阿木说是听到我大喊的声音,就闻声赶来找我,当时我真的很感动。

接着我便询问阿木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木没直接说,只说这里不安全,到了安全地方再说,然后我便跟着阿木来到了宿舍楼管理室。

来到了宿舍楼管理室,便看到管理员大叔,后来我才知道,阿木是管理员大叔的侄子,阿木家族是风水世家,之前阿木说的故事里的阴阳师傅便是阿木的父亲。

原来当时阿木的父亲镇住了学校的怨气,但唯独我们所住的宿舍楼怨气极重,在镇压的时候受到怨气的反扑反噬到了自己。阿木的父亲自知命不久矣,便用尽了生命镇压这栋宿舍楼。

后来阿木的父亲回去后,身体便一天不如一天,临死前留下遗书,让阿木的二叔去镇守那栋宿舍楼,以防住在此楼的学生被怨气侵蚀化为尸鬼,好施手援救。

因为凌晨一点怨气最重,所以便规定在凌晨一点的时候,不让出宿舍门。

这时候,管理员大叔告诫了阿木和我不要走出了管理室,然后一个人走了出去,许久未见管理员大叔归来,我一直惊恐不安,便提议赶紧离开宿舍楼。

阿木让我放心,说管理室有他二叔布置的驱鬼阵法很安全的,一般鬼怪是进不来的,现在天还没亮,此时出去,生死难料!

见阿木说的在理,我也稍微镇定了心情,就和阿木在管理室等待着天亮。

凌晨五点多,窗户外渐渐的能看到景物,我心里无法言喜,终于天要亮了。

这时候,管理员大叔也回来了,手上提着两个黄色布袋,布袋上还画着许多令人看不懂的符文。

管理员大叔说,这两个黄色布袋里面装着小飞和清坤的魂魄,因为小飞和清坤已经死了,管理员大叔打算天亮后为两人做法超度,以免做孤魂野鬼,无法投胎。

此后,一到夜晚,尤其是凌晨一点,我再也没出过宿舍,因为我也怕死。而我和阿木则成为了交心兄弟。

多年后,我和阿木毕业了,我便遵照父母的安排进了一家单位工作,而阿木留在了宿舍楼做管理员大叔的助手,当时我很不解阿木的做法。

阿木当时说,这是宿命,当宿舍楼的怨气化解时,便是他自由之日。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