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双脸人 > 详细内容

双脸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小柏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手机,已经七点半了。他敲了敲上铺的床板,问道:“今天有什么课啊?”今天有什么课啊?对于每天的内容里只有睡觉、游戏、吃饭、偶尔上上课的大学生来说还真是个难题。

“你下个超级课程表吧,听说挺好用的。”上铺的哥们翻了个身,瞅了瞅他露出一丝坏笑。“有了它你就再也不用跟导员说什么‘我忘了课表上还有这堂课了’,‘我记得课表上没有这门课啊’这类的话了。”

“滚蛋,就知道幸灾乐祸,关键时候也不替哥们答到顶住。”小柏点了一下安装,把手机丢在一旁开始艰难地起床。

“这大冷天的,我们的小柏还要去上课,真是勤奋好学,求知似渴,头悬梁锥刺什么来着,反正哥们我是佩服佩服佩服啊。”

“你甭得瑟,早晚你也得挂!”小柏瞪了他一眼,大声的说道。

冬天的早晨还真冷,小柏缩着脖子一步步朝学校走着。手机震动了一下,他划开锁屏看见刚下载的课程表给的提醒:您今天有六节课要上哦。小柏的脑子都快炸了,六节课,六节课可是我过去一周才上的节数。唉,没办法欠的早晚是要还的,谁让自己前几个学期缺课严重挂了太多,这学期可都得重修回来,要不然学位证可就危险了。小柏点开程序:第一节流体力学(7-18周)三教232,他小声叹了口气:“这个学期可真的泡汤喽。”

六点钟天已经很黑了,校园里稀稀拉拉的没有几个人,以为今天是周五,该出去玩的出去玩了,该陪对象的陪对象去了。小柏上完了今天的最后一堂课,背着书包出了教学楼往寝室走着,路边的梧桐树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加上黄白色的树皮在黑色的天空映照下像一只只巨大的倒立的骷髅手。一阵寒风吹过小柏不禁打了个寒战。

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小柏很不情愿的把手从袖口里伸出来。

您今天还有一节课要上哦。

还有一节课,难道是我看错了。小柏点开超级课程表:阴阳学(8-8周)四教622,这是什么课,给排水专业也开这种课,小柏心里犯着嘀咕。管它呢反正就一节,先把学分搞到手再说。

该死,上个课还把教室安排在顶层。小柏一边抱怨一边擦了擦汗,推门进了教室。上课的人不多,老师已经开讲了,小柏鞠了一躬,说:“不好意思老师,我迟到了。”这个老师还蛮有意思,一身的运动装是衬的自己挺年轻的,可把连衣的黑帽子也扣在了脑袋上就有些滑稽了,也许是想遮掩他的大脑袋吧。老师点了点头,指了指讲桌上的一摞书,示意他拿一本。小柏一点也不客气,抓上一本在最后一排找了个座位一屁股就坐下了。

老师讲的什么小柏一句没听,随手翻了翻这本有点泛黄的课本,书页上面全是些阴阳八卦图,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我可没兴趣。小柏正要把书合上,几个字却把他的眼球吸住了:还魂法。这个有点意思,他继续往下看:阴阳相隔,亦可连通。魂体为阴,人体为阳。阴阳相容,人魂一体。人体召唤,魂体相应。操作方法:将书后信封打开,取出阴阳信纸,将以上召文书写一遍,便可得到回应。书后皮上果然粘着一个信封,用火漆封了口,封口上画了一个阴阳鱼。信封撕开后掉出一张泛黄的信纸。小柏拿起笔,照着文字抄了一遍,盯着信纸好一会儿也没有反应。他忽的笑了一下,心想:我也上了这编书人的当了,这只不过是打发无聊时间的游戏罢了。

“你真的上当了么?”一行红色的字迹在信纸上显现出来随即又消失了。

小柏吓了一跳,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起笔:“你能看见我写的字?”

“当然能。”

笔尖刷刷的移动着:“你是谁?你怎么会看见我写的东西?”

“我是你阴界的魂体,这张阴阳纸是我们沟通的媒介,你写在上面的东西我都看得见。”

小柏的手有些僵,笔尖有些抖。

他翻回书页,仔细的看了起来:人体与魂体连接后,人魂即可沟通。人可随意召唤、遣回魂体。魂体可执行人体的要求。文字到这里就没有了,后面缺了一页。小柏不去理会,细细的品读着这段话,心里打起了主意。

“我真的可以随意召唤、遣回你么?”

“当然可以。”

“那你会答题么?”

“会。”

“你回去吧。”小柏随后又写了几个问题果然没了回应。

他如获至宝般的收起了书和信纸,踩着下课的铃声出了教室。

流体力学提前结课,小柏拿到了很高的成绩。他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在阴阳纸上写了一行字:你附到我手上帮我答题。

从此的日子又回到了过去的悠闲、轻松。

回寝室的路穿过西尖山的山腰,山坡的背面是片墓地。说是墓地却并没有人来祭拜,排列在那的全是些孤坟。山上的风大,吹得树枝乱晃叫人有几分害怕。

“啊。”的一声叫喊在山里回荡着。小柏听到声音跑了过去。一个女生站在那一动不动,脸色惨白,眼睛直直的盯着对面的一座孤坟。坟头上坐着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个鬼。一身白袍在风里来回晃动,头发不长却长了两条奇长的眉毛,脸上一半青色一半白色,腐肉在上面蠕动着。他下了坟头慢慢的往这边走,怎么办?怎么办?小柏心里发毛,掏出笔在阴阳纸上写下:怎么才能降服恶鬼?

“让我附在你身上,我就能帮你降服他。”纸上显出熟悉的红色字迹。

小柏手腕一挥,一行字落在了纸上。

又一阵冷风吹过,地上的枯叶顺着气流哗啦啦的游走。小柏像变了个人似的,身子一怔,露出一脸的恶相。他径直的朝鬼走去,用右手食指的指甲在左手心上一划,便滴下了一滴血,他扬起右手,用沾着血的食指指着白鬼,怒道:“跪!”扑通一声,鬼在不远处跪下了,随即消失不见了。小柏清醒了过来,看着旁边吓坏的女生不停的安慰着,把她送回了寝室楼。

第二天的早晨,阳光格外的暖和,小柏接到了一个电话,收获了一份爱情。

小柏在信纸最后的空隙上面写下了最后一行字,完成了他最后一场考试。他走出考场信心满满的拉着他的女友出去庆祝,一来庆祝他即将修满学分,二来庆祝他们相识一个月。

KTV的包间里暗暗的,他们两个在对唱着情歌。舒缓缠绵的旋律在房间里久久不散,彩色的吊灯散发出柔和的光亮。一曲唱罢,小柏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感觉有点不舒服,忽的一刹那,肌肉撕裂般的疼痛歇斯底里的从后脑传遍全身,疼得他一边叫唤一边在沙发上打滚。

屏幕上的画面突然消失了,音响的喇叭里传来细长细长的女人的哀嚎。一声连着一声,一声尖过一声,听的人心里发紧,头皮发麻。他的女友吓坏了,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小柏用两只手使劲的抱住后脑来抵抗钻心的痛楚,他再怎么用力也不能减轻一丝一毫。中指跟食指的指甲因为用力过猛已经深深的嵌进了头皮里面,鲜血顺着手指不停的往下淌。“啊。”的一声哀嚎小柏昏死了过去。

他后脑的头发开始慢慢的脱落,发根的毛孔也一个接着一个的闭合。一张白色的、婴儿般的脸渐渐的在后脑上面显现出来,从这张脸上凸出了鼻子,鼓起了颧骨,裂开了嘴巴,睁开了眼睛。

“啊,终于出来了。”后脑上的嘴巴长舒了口气,眨了眨眼睛。小柏的脸像个木偶一样也跟着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他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那本阴阳书,把书后皮的信封撕下来铺开竟是那张还魂法的缺页,信封的里面写满了字,一行标题异常醒目:阴阳纸写满后魂体的反噬。

他把那页纸夹在原先的位置上,将上衣黑色的连帽扣在了头上,整理了一下衣服推开门,走了……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