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鬼上身的感受 > 详细内容

鬼上身的感受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60guigushi.cn 收集整理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某个时刻突然跳出自身,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审视你自己,会疑惑为什么“你”会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你”会是现在这个身份,为什么“你”要做现在做的事情,甚至还会质疑“你”到底是谁。

我就有过这样的感觉,有一次我在刷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就好像不认识了,就很纳闷为什么这个刷牙的人就是我呢,我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呢,我为什么活着呢,我为什么是我呢。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但会在心里留下一种别样的感觉。

看到这的时候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人格分裂或者是精神问题呢。其实好多事都是科学没有办法解释的。

就好比你家孩子突然高烧几天不退,验血各项指标正常,换了几家医院依然如此,这时医生就会很含蓄告诉你带孩子去看看别的吧,而你只要带孩子去收收魂,基本上孩子就没事了。这怎么解释呢,心理作用?

说这些只是想知道有没有人跟我有过类似的经历。好了,题外话就不说了,给大家讲讲我亲身经历的事吧。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小凡,女,23岁。

故事就发生在去年鬼节的那几天,那时我正好失恋,心情很不好,经常晚上出去遛弯散心,那段时间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特别想冲过去站在车前面好让车撞死我,每当这时我就会想:不行,我不能死啊,我死了我爸妈多伤心啊,他们要是没有了我怎么活啊。那时我一度以为自己是因为失恋受打击所以想轻生。

后来几天我就不敢出去遛弯了,只把自己关在屋里闷着,不想出屋,一个人在房间里一阵阵的想嚎啕大哭,觉得自己冤的不行,一阵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整天就这样颠来倒去的感觉自己就好像神经病一样。那时候爸妈工作忙,也没发现我有什么异常,只是看我每天都不吃饭叮嘱我别光顾着减肥饿坏身体。

多亏了我佛缘深,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喝水发现爸妈都不在家,一个人端着水杯在屋里走来走去,脑子里空空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着走着就在阳台停了下来,我家是20层,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样子,我就在想如果我跳下去会是脑袋先着地吗?那脑袋会不会碎掉?会不会像西瓜掉在地上那样碎一地,溅的到处都是。在想这些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我一边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下,这样我下了一跳,很恐惧自己。

我想转身离开阳台回卧室躺一会,可是我好想被钉在了那,脚不听使唤,不仅没能转过身来反而又向前迈了一步,现在只要推开窗我就能跳下去了。不知怎么,我有点兴奋,甚至可以清晰地听到因为兴奋而加快的心跳声。

就在我快要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我有一串爸爸送我的佛珠,翻找出来握在手里立马就觉得踏实了,有依托了,还是会哭但不是觉得冤屈,而是那种终于看见亲人的感觉。

再后来几天我发现如果我不带着佛珠出门,看见车我就想撞,看见河就想跳,我就跟我妈说带我去看看顶仙的(在我们这边那些可以给人看癔症、收魂一类的人就叫顶仙)。

结果一到顶仙的门口,你们猜怎么着,我妈敲开了门我就开始哭,哭的要多冤有多冤,要不是我妈扶着我,我可能就要瘫坐在地上哭了。

顶仙的是一位很慈祥的婆婆,来之前妈妈就告诉我可以叫她刘婆婆。刘婆婆牵着我的手把我领到沙发上坐下。然后看了看我,对我说:“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你这样占孩子体可不行,她受得了吗?”

不知为什么,听她说完我就不想哭了可是我自己控制不住我自己,眼泪就是一直流,然后我的腿就不自觉的交叉着放,还是放在地上没有盘起来只是交叉一起,我妈心疼的抓着我的手。

刘婆婆看到了我的动作,点了点头,又说:“别哭了啊。”

听到这句话我这哭的势头不减反增,更加大声的哭,好像要把五脏六腑全哭出来一样。

刘婆婆怒道:“跟你好好说你不听,再折磨她我可不饶你!说话!你别只是哭,有什么冤你说出来。”说着话双手钳住我,使劲的捏住我的肩膀。

被刘婆婆钳住的一瞬间,我就感觉很亲切很踏实。我想听刘婆婆的话张嘴说什么,可是就是哭,一直哭,哭的我手脚冰凉,全身发抖。

刘婆婆说:“小凡你让她占你体,让她说话。”

我就愣了,这是什么意思?可我完全听不懂,怎么让她占我体说话啊,我倒是想啊,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啊。这时我突然想起那些修仙小说里写的元神还有夺舍之类的。我就在心里想:你快占我体吧,不管你是谁,你赶紧占我体说话吧。然后我就尽量在思想上把自己缩在最后面。可还是没人说话,我依旧哭个不停。

刘婆婆掐的我更用力了,我努力向婆婆怀里靠,抬头想看婆婆,可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婆婆,呜呜呜......我难受,呜呜呜......”

刘婆婆问:“恩,你哪难受啊?”

我说:“我浑身难受,呜呜呜...”这时我心里想的是我明明胸口难受啊,可我怎么说出来的是浑身难受呢?我还没来得及纳闷呢,就听刘婆婆说:“行了,下去吧,别让她哭了,也不许让她发抖了。”说着还摸了摸我的手又说道:“也不许让她手脚冰凉了,赶紧让她缓过来。”

没多久我就发现我可以说话了,能动了,身上不抖了,手脚也暖和过来了,心里也不想哭了,可就是嗓子那里还是觉得堵得慌。

我用手摸了摸嗓子,用力的咽了口口水,以前没有缓解,这时我看向刘婆婆,婆婆正在闭着眼打坐,嘴在动,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没多久婆婆睁开眼告诉我这是一个妓女,被人用捅死的,因为是外出打工来的她家里不知道她死了的消息,正好鬼节那几天我心思不整身体弱她就附在我的身上想把我也带走,可是我佛缘深她虽能上我身但却不能支配我的行为。

后来刘婆婆还告诉我如果是普通人被上身了,那么他不会有被上身的那段时间的记忆,有的人即便有记忆也是很模糊的。

“那她刚才说话了吗?”我问。

“说了啊。”

“可是那不是我说的吗,是我想说才说出来的啊”

刘婆婆笑了“那句婆婆是你喊的,后面那句‘我难受’就不是你说的了,是一句普通话讲出来的,是她借你嘴说出来的。”

我扭头看妈妈,妈妈对我点点头,我觉得很神奇,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只觉得很好玩。

刘婆婆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我:“哭了半天渴了吧,喝口水吧。”

“谢谢婆婆。”我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嘴巴是没刚才那么干了,可是有些发麻,应该是哭的太久喊的太久了,而且嗓子还是堵的难受,我没在意,以为是哭太久的后遗症。

刘婆婆坐下后又把腿盘了起来,微笑着看我把水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慈祥的问我:“休息好了吗?”

我想了想除了嗓子堵得慌别的哪都好,嗓子应该是哭久了,在休息休息就没事了,便回答:“恩,没事了婆婆。”

婆婆点点头:“恩,那就好,晚上回去早点休息什么也别想。”

“好的知道了,谢谢婆婆。”

那天过后还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是下一个故事啦,以后再跟大家分享。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